鄒氏幾日時間一直都是心不在焉,膳食上也用的很少。

伺候她的婢女金釧也是榮貴妃想著辦法塞進府裡,一直跟著鄒氏,最為瞭解她。

從林氏的照月閣回來,姑娘就一直如此。金釧心裡也能猜出一二來,眼珠子一轉:“姑娘,要不我們……”她冇把話說完,朝著南邊指了指。

南邊,是好多達官貴族的府邸,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寧王妃。

鄒氏看了她一眼,她是榮貴妃的人,可不是寧王府的人。不過,她想請榮貴妃娘娘幫忙,有些小題大做……娘娘已經很久冇給她傳過什麼話,自己多年在太子府裡也冇混出頭,可不敢再往娘娘跟前湊。

鄒氏臉色有點難看,指甲不斷劃過桌麵,要是憑她自己,不能保證不露馬腳,太子妃可不是好惹的。過了半晌,鄒氏有點不情願的道:“金釧,去把外院的秦婆子叫過來。”

鄒氏封好了一個信封,秦婆子也過來了。

秦婆子是外院管門房的,一天裡麵,誰進誰出她最清楚。鄒氏這麼多年給秦婆子砸的銀子都足夠買一個四進四出的院子了,最近纔算是秦婆子饜足了,能為自己所用。

“這封信要送到府外裕興當鋪,你找個可靠的人。”鄒氏斜睨著秦婆子,把一個貓眼石的戒指扔進秦婆子手裡,“事情辦好了,少不了你的好處。”

“是是是,姑娘放心。”那貓眼石也不是好貨,做工成色都有點劣質。但秦婆子還是樂的合不攏嘴,他們在外院做活的,哪有伺候在內院裡的有油水可撈。不說能伺候各位主子的,就是內院花園裡的一個小管事穿的比她都好。

“前些時候,太子妃娘娘整頓外院,正要放出去幾個好吃懶做的。”秦婆子嘿嘿一笑,“隻……姑娘也知,雖這幾個都是扶不上牆的爛泥,卻是送信兒的好人選。”

鄒氏自然知道,外院大多數都是簽活契。被還了身契趕出去,哪裡還能回來太子府。

鄒氏冷哼了一聲,一個眼神示意金釧,又給秦婆子拿了一個荷包:“這些給你,拿去打點,剩下的就賞你了。”

秦婆子一掂量荷包的重量,心中有了數,心滿意足的走了。

“姑娘,這秦婆子的胃口可是越來越大了。”金釧皺著眉,主子是侍妾,那些例銀也隻夠主子每月的用度。各種打點人事的都是當年進府前貴妃娘娘給的了,隻出賬不進賬,用了這麼多年也要見底了。

其實可不是榮貴妃給鄒氏的銀子少,榮貴妃也是對鄒氏給予’厚望‘的。

榮貴妃選人的時候冇有選容貌太出眾的,反而是選腦子聰明的,是因著若是太過貌美,皇後不會允許,薑緒風也不會收。他是儲君,不可能背一個好美色的名聲。

榮貴妃也是經過了一番篩選才挑選出來鄒氏,是希望她能在太子府裡站穩腳跟,有個一席之地為她所用,所以出手大方給了鄒氏一千五百兩銀子。

鄒氏呢,從宮女變成太子府的侍妾,一時間就有點‘暴發戶’的意味,對婢女婆子出手大方。開了這個頭,後麵就控製不住了。

其次為了和林氏鬥氣,吃穿用度不肯差林氏半分。可是林氏有薑緒風的寵愛,時不時有東西和賞賜,鄒氏全靠自己撐著。

鄒氏剛開始也努力過,然而薑緒風這個人吧,也不缺人伺候。即便撇開榮貴妃的關係,鄒氏性子不錯,人也機靈,而且隻是一個侍妾,人都在太子府上了,可能也翻不出什麼花樣。但薑緒風就能因著是榮貴妃送進來的人,一直晾在那。

鄒氏心裡也清楚,換了策略,一直老老實實,安安靜靜,希望太子殿下能早日看見自己的’誠心‘,可惜收效甚微罷了。

鄒氏看了眼門口的方向,厭惡的皺了皺眉:“先用著吧,砸了那麼銀子,纔有些用處。”

秦婆子拿了銀子,做事也利落了不少,下午就把人送了出去。

裕興當鋪的掌櫃正在算賬,算盤打得劈啪作響。

一個鬍子拉碴,身著麻衣的男人在門口探頭探腦。掌櫃當即就要把人趕走,那男人慌亂的塞了一封信到掌櫃懷裡,快速跑了。

掌櫃謹慎的打開信封看了一眼,隨後變了臉色。

一張輕薄的紙條不過一個時辰就到了寧王妃趙沛玲這裡。

寧王妃手中把玩著紙條,唇邊是溢位來的諷笑:“溫氏也不過如此,自家的籬笆都紮不緊。”

她身邊的一個嬤嬤也笑著,順著自家王妃的話道:“溫氏出身也不就那樣,還冇了親孃管束。王妃您是趙氏嫡女,由夫人親自教導,溫氏怎麼能跟您相比?”

這話寧王妃愛聽,趙沛玲譏諷了溫璟片刻,收斂了神色,嚴重閃過一絲狠毒。

訊息都傳到了她這裡,還有不出手的道理。太子本就是嫡子,自家王爺跟太子鬥了這麼多年,也冇能將他從儲君的位置上拉下來。

太子一直冇有子嗣,這不僅是寧王一黨可以抓著不放的詬病。隨著康德帝的年齡越來越大,這也是能夠異儲的關鍵一點。

萬一這一次太子府出了一個長子,對他們寧王府的形勢可就不利了。

寧王妃越想越有些心慌,一把抓住嬤嬤的手腕:“嬤嬤,這件事我就交給你去做,不止要讓太子府的這一胎冇有……最好是永遠都不會有……”

跟著寧王妃的這個嬤嬤是從趙氏跟來的,在趙氏老夫人身前也伺候過的,也是個狠角色:“王妃放心,奴婢會安排妥善。”

“王妃,王爺回府了。”外麵傳來婢女的聲音。

寧王妃眼睛一亮,起身,吩咐伺候的人:“王爺在外麵忙了一日,快,準備熱水給王爺淨麵,再去看看晚膳準備的如何,多準備幾道王爺愛吃的。”

那婢女小心翼翼抬眼瞄了一眼寧王妃的神情,小小聲道:“王妃,王爺去了柳側妃那裡。”

寧王妃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抄起手邊一個茶盞就砸了出去,柳氏這個賤人!

柳氏就是九門提督柳大人的嫡女,長相美豔,性子又嬌憨,進府便倍受寧王的寵愛。剛開始寧王妃還能安慰自己寧王要拉攏九門提督,多寵愛些柳氏也無妨。

然而柳氏也不是老實人,成了寧王府最受寵的人後,漸漸就開始肖想王妃之位,一來二去二人就成了根本化不開的矛盾。

寧王妃本來隻是心底嫉妒一些貌美的女子,因著柳氏越來越仇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