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色神霞絢爛,血氣旺盛如海。

屹立當中的,是一個年輕到令人驚歎的神皇。

烏黑晶瑩的長髮披散,肉身璀璨,宛如琉璃鑄成;元神如洪爐,照耀十方天界。

神皇逆天歸來,同樣成功活出了第三世。

並且,與仙皇相比,神皇活出此世的經曆更加奇妙。

方纔,諸天萬界所有的至強者皆生出感應,神皇之道崩潰,分明已經坐化。

就連大道天心也被其矇蔽,降下了唯有古來至高的禁忌存在隕落纔會誕生的異象。

然而,神皇就是這般逆天,掙脫了生死輪轉的清算,開創了又一神蹟。

“是了,唯有真正地陷入絕境,於生死邊緣遊離,方纔能連大道也瞞過。”

有古時封印下來的老準皇現身,道出了自身的猜測,得到了絕大多數修士的讚同。

“古往今來,凡是這樣活出第二世的修士,皆遠勝往昔啊……”

老準皇感慨,當中是難以掩飾的悚然與震撼。

眾人心中不由一顫。

神皇一世兩萬餘年,而今又成功活出了第三世來,已然註定會走向另一個絕巔。

“不讓仙皇專美於前啊。”禁區中的無上存在,望著天庭仙宮前的那道偉岸身影,神色複雜地長歎。

心中,第一次生出“自己是否真的老了?”的疑惑。

不僅禁區至尊,外界諸多準皇大聖等,也是同樣的想法。

活出了第三世的仙皇與神皇並立,來自二者大道的共同壓製恐怕會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令凡是有誌於極道果位的天驕絕望。

既然趕超二者的希望早已渺茫,那如果能看到神皇後來居上,將仙皇的威嚴壓過,卻也是有趣得緊。

不論上層的修士心中作何感想,對於底層修士和普通人來說,大道的安定,象征著更加平穩的環境。

自然天災、災劫厄難等都會相應減少。即便有九幽惡鬼一類的邪靈出世,身為皇者,自然也不會坐視不理。

“神皇!”

無論之前的眾人心中有何等想法,如今神皇再現,逆天歸來,所餘下的,唯有尊崇。

這一刻,凡是有生命存在的古星或小世界中,無不在高呼“神皇”之名。

最終彙聚成了一場風暴,席捲了宇宙中的每一個角落。

對此,神皇隻微微點頭,旋即一步邁出。

未曾動用神通,也並冇有仙光異象等顯化,返璞歸真。

其當真就如同閒庭信步一般,瞬間跨越了無數星域,回到了北鬥古星,降臨在神蠶嶺中。

“古皇!”

而今,神蠶嶺身為無上皇族,能君臨宇內五萬餘年,所倚仗的,正是眼前的蓋代皇者。

這一刻,神蠶一族所有人無不喜極而泣。

本以為,神皇將要坐化,神蠶一族的輝煌也將迎來終結。

誰曾料到,神皇歸來,展現出了絕代風姿。

即便比不上仙皇,但也淩駕古往今來諸多皇尊之上,註定於古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神皇環視一圈,心中不由一歎。

五萬餘年過去,昔年能喝斥、教導自己的長輩大多早已離世,而更多的至親,也被他親手封印在了神源中。

隻因他們抵不過時光長河的沖刷,即便有心,但也難以長久相伴在自己身旁。

而今的神蠶嶺中,都是對他尊崇無比、敬畏有加的後人。

寂寥一瞬,神皇雙眸中的神彩卻愈發璀璨。

他勢要勘破仙路!不僅要一人得道,更要令他珍視的所有人都能同享長生!

此後的一段時間,神皇於族中銘刻下繁複的陣紋,煉製出數不儘的禁器。

不僅如此,其還盤坐虛空混沌中,為族人講經數日。

大道天音轟鳴,各種異象顯化,令此地幾乎要化作紅塵仙域。

最後,神皇更是將自身的九色仙衣留下,這才飄然遠去。

神念浩瀚如海,一瞬間就能覆蓋幾乎整個宇宙。

無論是肉身還是元神,都遠超從前強大。

這便是天帝境界的修為嗎?

神皇心中有所明悟。

自身而今的戰力,他一清二楚,那麼遠超自身的仙皇又會是何等強勢?

這樣想著,神皇跨越了唯一古路,回到了天庭仙宮前。

隻見,仙皇依舊盤坐天門之前,沐浴在混沌氤氳之中,雙目微闔,悟道修行,與神皇離去之前的模樣一般無二。

“仙皇。”神皇主動開口。

儘管,其知曉仙皇定然已經感應到他的到來,但卻依然恭敬。

聞言,周洛緩緩睜開了雙眼,當中是星河幻滅,時光長河洶湧:

“冇有去看一眼你的親人和孩子嗎?”

神皇的臉上露出訝然的神情,顯然並未料到仙皇開口,提起的第一件事會是此事。

“我早已將他們封印在神源之中,留駐生機。如今,還並非出世的時機。”神皇這般回答道。

周洛澹澹地抬眼:

“紅塵萬象,雖然短暫,卻也蘊藏著永恒不朽之物。”

“於仙路爭鋒的間隙,不時回首,或駐足凝望,卻也能洗滌道心,另有一番體悟。”

紅塵煉心,並非是什麼了不得的大秘。隻是,周洛觀其為了活出這第三世來,費儘心力,許久未曾真正放鬆下來,一時出言提醒罷了。

聞言,神皇似有明悟,點了點頭:“謝過仙皇指點。”

旋即轉身離去。

此後的萬餘年時間裡,神皇踏入紅塵,隱藏了修為,化作了一個凡人,以旁觀者的角度,去體會人間百味,紅塵之苦。

儘管冇有潛心悟道,但神皇的修為卻在無形中增長了一大截。

對於原本瞭然於心的經文等,也有了新的體悟。

待到神皇回到彼岸天宮中,他早已洗儘鉛華,周身繚繞玄奧無比的道韻,當真給人紅塵近仙之感。

而即便是這樣煥然一新的神皇,在見到仙皇的刹那,卻也不由心中一顫。

如今,他已然功參造化,能真正地做到淩駕於萬道之上,這才察覺到許多之前難以意識到的細微之處。

隻見,仙皇雖然真身盤坐天庭之中,但其頭頂卻隱隱浮現出一尊朦朧的金身,與其神念勾連,像是遍曆了諸天萬界,芸芸眾生。

就在神皇心中感慨之際,仙皇睜開了雙眼,巍峨磅礴的神山幻象一閃而過,令神皇彷彿感受到大宇宙本源鎮壓而下。

回過神來,隻道是自身打擾了仙皇的修行,神皇表示歉意。

周洛卻擺了擺手,毫不在意地隨口解釋道:

“左不過是信仰之力的一些妙用。本皇於佛門留有一尊金身,藉此觀世間萬物,悟紅塵八苦罷了。”

仙皇嘴上說得輕鬆,似乎不值一提的模樣,但神皇自然知曉,能對他們這一境界之人也能有如此妙用,定然非凡。

隻可惜,神皇向來對紅塵信仰不感心趣,也無心立教,自然就冇有深入討論此事。

若是讓神皇自己打坐修行,恐怕即便忍受數萬載孤寂,也難有什麼收穫。

但此刻,他能與無上仙皇論道,相互映證,當真是事半功倍。

而這對周洛來說也一樣,就算他的境界高於神皇,但二者之道不同,相互碰撞,總能產生奇妙的反應。

這也是為什麼古代至尊都願意同他人論道,左不過是相互映證,另生觸動。

光陰荏冉,如白駒過隙,轉瞬即逝。

數萬年來,明明是二皇並立的輝煌大世,這世間卻顯得分外沉靜且單調。

一來,是兩位古皇隱居天宮之中,潛心修行,甚少理會紅塵中事,若非天心大道依舊,幾乎要令人誤以為二者早已於無聲無息間坐化;

二來,便是不出昔日諸多至強者的推演,兩位無上皇者的大道壓製令世人絕望。

神皇與仙皇照耀古今未來,奪儘了人世的造化。

與之相對的,則是世間暗澹,像是步入了末法時代,壓製萬靈,修行困難。

不說準皇大聖等,就連聖人也罕見。

自從神皇活出第三世以來,近六萬年的歲月裡,僅僅誕生了四位準皇。

但當中隻有一人修行到了絕巔,卻也無奈地望著那堅如磐石的大道,無緣極道。

所幸,這樣的局麵註定要迎來終結。

天庭遺蹟中,神皇和仙皇並立,正站在兩口巨大的石棺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