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第七日。

姒驚整個人都麻了。

保守估計,從建陽城頭上射下來的箭矢不少於三十萬。

這還不算那些粗如長矛一般的巨弩。

那種巨弩一旦命中,無論多厚的盾牌都無濟於事,往往要貫穿三四個士卒的身子才能停下來。

姒驚看向建陽城,那裡的楚軍旗幟獵獵飄舞,似乎在嘲弄自己的無能。

“好一個羋良。”

姒驚:我記住你了!

以數千軍卒,能在數萬越軍不計犧牲的猛攻下,守住建陽城整整十日。

“此乃大敵也,吾早晚必殺之!”姒驚撂下了狠話!

但是久攻不下,也是徒歎奈何。

……

卻說前將軍武賁奉了屈平的令,帶著五萬楚軍星夜回援!

一路上兼程急進,恨不得多長出兩條腿。

五萬楚卒除了劍戟和剛夠吃的口糧之外,連盾牌都冇帶,可謂是輕裝簡行,跟在武賁的屁股後麵一路狂奔。

五萬楚軍將士心急如焚,撒開腳丫子大步行軍——建陽城的重要性根本不用強調,就連小卒也知道此城萬萬不可被越軍奪走。

這關係到十五萬大軍能不能活著回家……

武賁麵色沉凝——他已經從最初的慌亂中緩過來了。

隻希望……熊午良稍微靠譜一點,哪怕就靠譜這一次呢……

但是……

武賁沉重地歎了口氣!

這種冇打過仗的小公子——尤其是素有紈絝之名的熊午良,真能靠得住嗎?

武賁的心中,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傳令——到了城下,直接強襲攻城!不要給越人反應的時間!”武賁下令道。

出其不意!

原本至少要十天才能跑回來的路程,武賁一路強行軍,隻用了七天!越國人絕對想不到武賁回援得這麼快!這便是一個機會!

估計一下,五萬楚軍趕到建陽城下的時候,正好是寅時左右(淩晨3—4點)。

正可以打那勞什子狗日的搖王一個措手不及,一戰破城!

口號都提前想好了——

攻破建陽城,打通回家路!

……

夜幕降臨。

和越軍大營的一片慘淡相比,此刻的建陽城沉浸在一片歡樂的海洋之中。

召滑與兩千民兵趕到建陽城之後,這裡真可謂是固若金湯了!

也無需這些民兵上陣廝殺。

隻要往後麵一站,幫忙乾些運送木石之類的苦力活,就足以讓楚軍士氣大振了!

此外,召滑也提出了不少守城的損招,比‘金汁’有過之無不及。

同樣冇什麼貴族風度的實用主義者熊午良對這些卑劣招數……大喜過望!

召滑,真乃吾之子房也!

如今已經守到了第七日,回援的大軍近在咫尺,守城的楚軍士卒士氣如虹。

相反,城下攻城的越軍大營則一片死寂。

“召滑大人,在我曲陽一行,觀感如何呀?”熊午良笑嗬嗬地招待召滑。

召滑感慨不已,衝著熊午良施禮道:“君侯大才也。”

曲陽縣在戰國之世,無異於人間天堂——這是熊午良僅用了一年時間建設出來的!

熊午良拍了拍召滑的肩膀,溫情脈脈地說道:“召滑大人能將曲陽縣的諸多繁雜事務料理得如此井井有條,纔是大才!”

羋良公子不安好心。

這個員工用得順手,熊午良便想著如何將召滑留在自己的曲陽縣。

這次吞併越國要是論起首功,包括屈平在內的所有人都得給召滑讓步——可想而知,此戰之後,召滑最少也能官升大夫。

按照熊午良的記憶,這廝好像在此戰之後便青雲直上。

趁著楚王的封賞還冇下來,趕緊搶人阿!

這種人才,必須留在曲陽縣繼續996!

為了搶人,也顧不得要往楚懷王那個便宜舅舅身上潑臟水了!

熊午良拉著召滑的衣袖,頗有幾分真情流露地說道:“先生如此大才,卻不得大王重用!”

“羋良雖然僅僅是一封君,但也頗有幾分誌向!”

“如今秦楚爭霸在即,正是用人之時。”

“羋良求賢若渴,盼先生能為我曲陽縣長久謀劃,如久旱而盼甘霖也!”

說著說著,熊午良擠擠眼睛,竟要流下淚來!

好傢夥!

劉備看了直呼內行!

召滑哪裡見過這等陣仗……雖然召滑也是貴族出身,但是能得到熊午良的如此禮遇,還是受寵若驚!

熊午良見召滑遲疑,演技更加用力!緊緊握住召滑的手,深情放電——

“先生……竟忍棄良而去乎……”

召滑被這一套師承昭烈帝的亂拳打得迷迷糊糊的,下意識地扶住熊午良下彎的腰:“君侯何出此言……”

“好!”熊午良作大喜狀:“既然如此,本君便在這建陽城中設宴,慶賀得逢先生相助!”

“我有先生相助,如虎添翼也!”熊午良學著羅貫中的口吻說話。

“來人呐!”

“擺開宴席,本君要為召滑先生接風洗塵!隻是不要飲酒了,畢竟城下大敵當前,還是要慎重行事……”

召滑人都傻了:哈?啥?

發生啥了。

勞資就這麼被拉上賊船了?

……

五月十三日,寅時。

武賁的五萬楚軍,一路狂奔,趕回了建陽城!

“將軍!喜事!”冒死上前查探的斥候滿臉狂喜之色,來到武賁麵前:“建陽城上是楚國旗幟!”

“攻城……阿不!你說甚來?”武賁大驚。

“曲陽君守住建陽城了!城頭是楚國旗幟!越國那搖王的大營夾在建陽城和我軍之間,距離我軍不到五裡!”

武賁猛地一拍巴掌!

好樣的!

這熊午良,大家都小看他了!

不愧是熊威大人的獨子!有兩下子!

以六千軍力,把守殘破城牆,居然能頂住三萬大軍整整七日的猛攻!

前麵戰場上的血腥氣,在這裡都能聞得見——這可是數裡之外啊!

此戰之慘烈,可想而知。

能在如此慘烈的一仗中,死守住建陽城,這熊午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同時……立了大功了!

武賁臉上露出獰惡的笑:“越國人好怠慢,已經被我軍摸到僅五裡的位置,竟然還不察覺。”

“此乃天助也!”

“我軍雖然已經因強行趕路而疲憊不堪,但是此等天授戰機,斷然不可錯過!”

“傳令——”

“立刻出擊,夜襲越軍營盤!”

“我軍夜襲越軍營盤之東,開打之後,曲陽君的兵馬定然也會從建陽城中殺出,從西麵猛擊。”

“兩麵夾擊之下,此戰必然大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