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破建陽之後,大軍簡單地整頓了一日。

隨後,屈平率領楚軍主力,繼續東進!

大軍兵鋒直指乾王、烈王的核心腹地——【會稽】。

至於熊午良則撈了個好差事,作為新升任的後軍主將,屈平命熊午良領兵五千,並本部人馬,駐紮在建陽城。

從戰略上來說,建陽算是屈平十五萬大軍的退路,而且也是輜重運輸的要地,必然要留些兵馬來駐守。

但是乾王烈王的聯軍主力已經被屈平擊潰,正在向東逃竄,而北部的搖王又冇什麼實質性威脅了,因此留下五千士卒守衛建陽倒也夠了。

至於熊午良……一來是擔任了後軍主將,本來就應當司職斷後佈防等軍務。

二來曲陽縣的輜重要通過建陽城送往前線,由熊午良這個曲陽君鎮守後方、統籌軍資,倒也是合情合理。

況且……屈平也算是怕了這廝了!

建陽一戰,喪心病狂一般用掉了近兩萬枚石彈!

一枚石彈五錢,也就是十萬錢!

摺合千金之數!

縱然此次攻越大戰乃是楚懷王首肯,傾儘舉國財力打響的一場滅國大戰,也不差這支付給曲陽君的一千金……屈平還是有些心疼!

君不見,破城之後,那無良公子還叫囂說應當繼續用投石車再砸一個時辰?

敢情砸出去的石彈,每一枚都得我屈平掏錢!

錢都落在了你曲陽君的口袋!

真奶奶滴無良!

……

對於熊午良來說,一千金的額外收入算不了什麼。

雖然也是一筆不小的橫財……但是熊午良先後從太子和鐘離君手裡搞來的橫財都遠大於一千金,倒也不算十分興奮了。

隻能說是一筆小錢,灑灑水啦……

對於此刻的熊午良來說,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搜刮!拚命地搜刮!

錢、糧、財貨甚至還在其次。

最主要的……搶人!

可不是什麼強搶民女……

而是將大量的越國百姓,遷徙到曲陽縣去!

熊午良深知,身在戰國刀兵之世,銅幣鐵錢歸根到底都是虛的,最大的財富就是人口和土地!

土地他搞不來。

人口還是能搞來的!

進入越國境內以來,他麾下的五百曲陽軍、五百芍湖軍幾乎冇打過仗,整日就是到村裡幫老大爺提水、陪老大娘嘮嗑。

總之就是各種親民,和群眾打成一片!

然後就是各種描述曲陽縣的生活有多麼美好……

當然,這也不算欺騙——曲陽人最少能吃飽飯,這在戰國之世,已經算得上是天大的福氣了。

曲陽君大人心善呐,見不得窮人!

想吃飽肚子不?

想享受什一的稅率不?

那還等啥啊,來曲陽縣!我們曲陽君羋良大人心腸慈悲,包接包送!

至於你們的錢財細軟,秋毫無犯!甚至還會貼心地幫助打好包裹,扶老攜幼地一同送回曲陽縣。

相比於這些被忽悠去曲陽的越地貧民……那些越國的官吏和富戶就淒慘多了!

熊午良麾下在貧民麵前噓寒問暖的一千私兵,在這些越國官吏和富戶麵前,彷彿一群吃人的惡魔!

鐘華和芍虎二人,配合得珠聯璧合。

先是相貌不揚的芍虎上陣,連搶帶嚇唬。

然後是鐘華上陣,好言撫慰加勸誡。

總之是連搶帶騙,誓要榨乾這些越國官宦家裡的最後一枚鐵錢!

鐘華:終於輪到我唱紅臉了……

眾富戶受不了了,鬨到了熊午良麵前,結伴而行來到建陽城,求見熊午良,想要請求這位楚國的曲陽君大人約束部下。

卻聽說甚麼,熊午良生病了不能見客雲雲……

芍虎再恰到好處地出現,黑著臉瞪著訪客,殺氣騰騰。

眾富戶隻能唯唯而退……

就這樣,大批大批的越國農戶扶老攜幼,前往去曲陽縣的路上。

裝載得滿滿的沉重大車更是排成了長隊,日夜不停地向曲陽縣運輸。

‘臥病在床’的熊午良嘴角都咧到耳根了。

……

曲陽縣。

自打來到曲陽縣之後,召滑每天都沉浸在震驚之中。

他終於知道了曲陽縣糧食增產的奧秘!這讓他接連不斷地感歎熊午良的奇思妙想。

來到曲陽之後,召滑馬不停蹄地參觀了農莊,檢閱了民兵,甚至使用曲轅犁等新式農具,親手耕了一畝田……但最令他震驚的,還是曲陽縣的工業園區!

難以想象,海量的財富不但可以在田地裡榨取,也能通過這種形式生產出來!

留守曲陽縣的官吏見到了召滑手中蓋有曲陽君印璽的文書,對於這位召滑大人自然是畢恭畢敬,但是如此頻繁的視察也讓這些官吏不勝其煩。

那些在召滑嘴裡驚為天人的種種奇觀,在這些曲陽人眼裡早就稀鬆平常了。

土包子!

不過……這樣的視察生活也冇有持續太長時間。

隨著大量軍輜陸續送到曲陽縣,召滑也開始忙起來了!

批閱公文。

覈對物資。

整理入庫。

清點庫存。

征召民夫、安排車輛……

還要救助前線送回來的傷員等等。

該死的熊午良也冇給他留個趁手的副手……對於千頭萬緒的繁雜事務,召滑不得不一力承擔。

更讓他崩潰的是,他不但要殫精竭慮地處理十五萬大軍的輜重週轉,還要幫熊午良私人方麵來覈對賬目!

來自鐘離縣的賭注——一萬金钜款!

現在這些賭注,正在以多種多樣的形式,用大車拉回曲陽縣。裡麵不乏珍奇古玩等稀奇物事,大多數時候都要召滑親自來鑒定估價……

真的要崩潰了!

他也曾想過撂挑子一走了之……但是既然已經答應熊午良了,召滑也隻能咬牙硬挺。

畢竟,他也是個注重承諾的貴族。

短短十幾天時間,召滑已經肉眼可見地瘦了一圈……不過精神上反而更抖擻了!

召滑自打出道以來,一直都是個陰謀家或者外交官的身份,如今還是第一次被任命處理政務,倒讓他格外興奮,彷彿煥發了第二春!

挺一挺!

畢竟熊午良有句話說得好——年輕人要多鍛鍊!

多乾活,才能成長得快!

即便焦頭爛額,也要繼續努力,不能輕言放棄!

“召滑大人!”門口跑進來一個小吏,大聲通稟:“從越國回來很多難民,說是咱們主君要他們來曲陽縣的!”

“那些難民說了——主君告訴他們到了曲陽縣之後,一切都聽召大人您的!”

本就早已被繁雜事務搞得焦頭爛額的召滑,嘴角微微抖動……

眼前一黑。

熊午良,你是真踏馬無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