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門處的衛兵一絲不苟地打量著太子一行人。

城門尉是跟隨熊威見過大世麵的人,眼見這群人氣度不凡,知道來者定然是王公貴族,連忙向著車駕行禮。

稍微寒暄幾句之後,城門尉示意士卒讓開道路。

掃了一眼眾禁軍士卒挎著的兵器,又笑著對侍衛長叮囑了幾句:“城中嚴禁廝殺,切莫犯忌。”

戰國之世,民風尚武。

各國官府對民間持有的兵器也基本冇有禁令。

因此太子一行人雖然明晃晃地帶著刀劍,城門尉也並冇有阻攔。

進了城之後,羋橫感覺眼前豁然開朗!

地麵是和曲陽城牆同樣材質的磚石所鋪。

兩側是一排排樣式劃一的商鋪,看起來生意興隆。

來往有很多商販,顯得十分繁榮,甚至有打著齊國、魏國旗號的商旅。

羋橫歎爲觀止:“族弟來到曲陽僅僅一年時間,這曲陽城竟然有這麼大的變化!論起繁華,恐怕不遜色於郢都的商坊!”

黃歇也閉上了嘴——實在是被打臉打怕了。

路邊還支著茶水攤,豐腴的老闆娘笑意盈盈地看著羋橫一行人,招攬道:“客家遠來疲乏,喝杯茶水再走吧!一壺涼茶隻要一錢!”

雖然已經是初秋了,但是天氣還是很炎熱。

路過的客商奔波一路,風塵仆仆,正是口渴難耐的時候,往往不會拒絕這一錢的花銷。

見羋橫一行人自顧自往前走,老闆娘唱起了洗腦的小曲兒——

“你愛我呀我愛你……”

往來客商情不自禁地駐足,紛紛進去消費。

老闆娘笑開了一朵花,嘿嘿一笑,支使小二前去招待:主君隨手寫的詞雖然土了點兒……但是真的好用啊!

車上的黃歇臉都臊紅了。

畢竟還是個小孩子。

“呸,淫詞豔曲!”黃歇捂著耳朵憤憤然地道。

太子羋橫心中,對熊午良泛起了濃濃的性趣……阿不,興趣。

這些,都是怎麼做到的?

他曲陽縣有什麼東西,能值得齊國、魏國的商旅不遠千裡,特地跑過來進貨?

後世所謂春江水暖鴨先知,而邦國的繁榮興盛,卻往往是商旅先知。

在戰國之世,一個地方能做到商業繁榮,代表這裡吏治清廉冇有盤剝、而且物質生產十分豐富,可以有足夠進行商業交換的物產。

所以才能引得四方商旅前來貿易。

齊國變法之後,臨淄的‘齊市’天下聞名;魏國變法之後,魏國安邑、大梁的‘魏市’也是奢靡一時。

這兩個國家都曾在那一段時間裡稱霸中原,吊打天下。

再說秦國的商鞅變法,旨在重農抑商。但是秦國的廣闊市場也引來了大量山東六國的商旅,秦國鹹陽的‘尚商坊’如今冠帶雲集,是響噹噹的繁榮氣象。

這小小的曲陽,憑什麼有這樣一副‘大治’的盛況?

雖然曲陽城麵積小,但是單論繁華程度,似乎不亞於郢都的任何一座商坊,甚至猶有過之!

太子衝著侍衛長揮了揮手,侍衛長心領神會,大步上前,攔下了一隊齊國商旅。

“敢問兄台,這車裡都是什麼貨物?”侍衛長的態度很是客氣。

那齊國商旅的領頭人掃了一眼,見侍衛長身材高大,太陽穴高高鼓起,知道是一個高手。再看向後麵的太子一行人,一個個衣飾華貴,腰挎名貴的銅劍,都是氣度不凡。

齊商不敢怠慢,連忙拱手道:“都是一些布匹。”說罷,還貼心地掀起了車上的篷布。

隻見車上堆著滿滿的布匹。

這些麻布針腳細密,十分規整。即便是放在郢都,也是能賣上價錢的上好布料。

羋橫在侍衛長的保護下走上前,輕輕撫摸了一下,嘖嘖稱奇。

齊商:“大人,這曲陽的布料十分便宜,一尺布隻要十五錢,若是賣回臨淄,一趟至少也是五分利潤。”

羋橫對商旅之事不甚瞭解,用探詢的目光看向侍衛長。

侍衛長凜然:“回稟太……少爺——在郢都,一尺麻布至少也要二十錢,若是眼前這種質地的布料,算是上等,估計能值三十錢!”

羋橫大為震驚,喃喃自語:“這羋良,從哪裡搞來這麼多便宜的布料?”

齊商重新蓋上篷布,老老實實地拱手道:

“我這隻是小本生意,冇有什麼門路。”

“也隻能販賣這些布匹,掙些差利。”

“那些大商,從曲陽收購箭桿,回去賣給王公貴族甚至官府,那纔是掙得盆滿缽滿。”

說著說著,齊商露出癡迷嚮往的神色:“區區一萬支箭,一趟就能掙將近萬錢!那些大商,動輒幾十輛大車,一趟能拉走十萬支箭!”

聞言,太子和侍衛長臉色一變!

小黃歇更是猛地一拍巴掌:“這熊午良!居然兜售箭矢!”

“還是賣往他國!”

“怪不得,能有那麼多錢用來修路、築城!”

這個熊午良!

終於還是露出了把柄!

那可是箭矢!是軍事物資。

誰給他的權力私自售賣?交易量居然還是數以萬計!

要是這些箭矢售往秦國呢?那豈不是資敵行為?

要知道,大王在政事殿辯論之後已經下令,向秦國積極備戰。

這些箭矢若是兜兜轉轉賣到秦國,未來遭殃的多半還是楚人!

單憑這個罪責,雖然不能致熊午良於死地,但是削爵罰俸,已經足夠了!

就連太子也沉不下心了。

如今的楚國,將秦國列為頭號大敵。

楚懷王為了向秦國備戰,正在囤積糧草、箭矢等一係列軍資,將重兵交給著名的抗秦派大臣屈原的弟弟屈平,令屈平鎮守秦楚邊境。

在這個時候搞事,是不是作死?

羋橫以手撫額。

侍衛長很有眼力見,立刻向路人詢問了曲陽君府的方向,然後護著太子上車,直奔曲陽君府。

……

此時此刻,熊午良還不知道太子已經來到了封地。

畢竟哪個正常人,也不會選擇在初秋開始狩獵。

“小儀啊,口渴。”羋良公子四仰八叉地躺在臥榻上,晃晃悠悠地搖著蒲扇。

這些天,封地的一切都走上了正規。

曲陽子弟兵的日常訓練,有鐘華親自負責。

工廠那邊,有石二這個狗腿子負責。

眼下農莊欣欣向榮,芍湖盜遲遲冇有再出現,整個曲陽縣都在準備秋收。

羋良公子樂得清閒,居然有閒心養了一條大黃狗。每天等太陽下山了,天氣涼爽一些,就牽著狗,在幾個部曲的保護下滿城溜達。

至於白天,自然就在小儀的悉心照料下,心安理得地享受巨嬰生活。

這纔是穿越者應有的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