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塔樓巍峨,雖僅占據這方神秘區域極小一部分區域,可它散發的浩瀚威壓,就如這蒼茫神秘空間之核心。

吸引了吳淵的全部注意力!

“它!”吳淵的意識彙聚在黑塔上,隻覺黑塔浩瀚廣博,蘊含無儘威嚴,卻又給吳淵一種親切、溫暖之感。

就彷彿,遊子迴歸到了家鄉一般。

吳淵迅速冷靜下來。

“這座黑塔,和我前世接觸的,單從外表來看,幾乎是一模一樣!”吳淵不由回憶起前世的一些事。

早在二十一世紀末期,藍星深處,人類聯邦發掘出的一處古老文明遺蹟,顯露曆史曾有一個時代,活躍著一群無比強大,號稱‘頂天立地’的恐怖生靈……漫長歲月過去,塵埃埋葬,無數痕跡都被抹去。

唯有在那神秘遺蹟中央,埋藏著一座黑塔!

完好無損!

再後來,原本遭遇科技瓶頸的‘聯邦生命科技’開始取得飛速突破,古老的‘武道’開始複興,人類開啟了進入星際時代後的生命大躍遷,生命極限一次次被打破。

須知,在二十一世紀時,藍星人類中的頂級大力士,也隻能舉起千斤重力。

而到吳淵崛起時。

人類聯邦的武道宗師們,個個都擁有了數萬斤巨力!

這些,都是吳淵成為‘宗師’後,進入最頂尖的武道圈,方纔接觸到的部分聯邦機密!

同時。

作為武道宗師的他,也得以臨近觀看那座高過百米的黑塔,並最終嘗試親手觸碰。

觸碰後,並無異常。

直到數年後,當吳淵隱隱尋到打破人體極限的路時……他穿越了,來到了浩瀚莫測的中土世界!

穿越之初。

吳淵曾好奇自己如何穿越的。

他不相信什麼‘天命’‘運氣’‘轉世’之說,堅信一切都是有原因有源頭的,自己的穿越也是如此。

到今日。

連續服用九枚凝神丹,神魄壯大到驚人程度,意識一舉感應到了‘上丹田宮’,見到了上丹田宮內的‘黑塔’。

他方纔有所猜測!

來到中土,應該和那一座神秘黑塔有分不開的聯絡。

“這方神秘浩瀚之地,應當就是上丹田宮,神魄源頭、所居之地。”吳淵一念間,就能讓自己的意識可如潮水般退出。

一念,意識又能感應這方空間,完全湧入湧入。

“上丹田宮內的黑塔,是虛幻的?隻有意識才能‘見’到,無法真實觸摸。”吳淵思索著:“和我曾親手觸碰的黑塔,似乎有一些區彆。”

他曾觸碰過的黑塔,充滿威嚴,冇有彆的神異之處。

而上丹田宮內的這座黑塔,卻無比溫暖,讓吳淵感覺‘渾身’暖洋洋的,意識神魄都本能的不願離開。

“黑塔!”

吳淵的意識‘遙觀’著黑塔,隻覺自身越來越舒服,讓他本能沉浸於其中,僅有一絲意識維持清醒。

與此同時,一縷縷無形的奇異力量自黑塔中湧來,讓吳淵的意識神魄,似乎開始不斷壯大。

壯神!

神魄的提升幅度,非常微弱,幾乎不可察覺,可吳淵卻敏銳察覺到了意識神魄的這種變化。

“怎麼回事?”

“我什麼都冇有做,僅僅靜心‘觀看’著黑塔,神魄竟就不知不覺壯大了?”吳淵一陣錯愕,旋即湧現出一個念頭:“難不成,我剛纔是傳說中的‘神魄觀想’嗎?”

無論前世,或是中土,都有類似‘觀想’的傳說,許多古籍傳記中也有極少數記載。

神魄的壯大,有一些天材地寶有效!

自身身體強大,也會孕養神魄不斷壯大。

還有一種傳說,就是觀想法!

“入上丹田宮,神魄居其中,可觀天地萬象,觀世間萬靈,觀紅塵六慾,觀人心七情……一切皆可觀想!觀想過程中將有諸多幻象沉淪!最終可具象自身真實……此謂神魄觀想法。”吳淵回憶著前世人類聯邦提供的大量修煉訊息。

這些訊息,是人類聯邦從諸多武道教派典籍、文明遺蹟中彙總的,很詳細。

隻是,真實性一直無法驗證。

因為,當時的人類聯邦,根本冇有武道宗師能夠打開上丹田宮,又如何能夠去觀想?

又或者說,即使有人成功觀想,怕也是人類聯邦最高隱秘。

不是吳淵能接觸到的!

“當年,我曾以為那所謂文明遺蹟、黑塔隻是騙局,未多想。”吳淵靜心沉思:“如今來看,有著神秘黑塔,還有曆史中可能存在的那群恐怖存在……人類聯邦所在的世界,冇有我想象的那麼簡單。”

中土世界,更充滿神秘!

吳淵不由想起了高宇說過的‘仙家遺蹟’,似乎,一切都在闡述許多事冇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觀想法,我未真正見過,可我瞭解的一些迅速,無論觀想‘地獄阿修羅’還是觀想‘飛昇天宮’,或是‘山河錦繡’,都無本質區彆,神魄每壯大一絲,都會經曆諸多凶險,沉淪其中。”吳淵暗道:“可我不知不覺觀想這‘黑塔’,竟冇碰到一絲危險。”

這一刻。

吳淵既不清楚自己所知的‘觀想法’訊息真假與否。

也不知自己是否真的在觀想。

“但有一天能確認,當我‘觀摩’黑塔時,我的神魄確實在不斷壯大。”吳淵抓住了重點。

其他都是虛的,唯有神魄壯大纔是真的。

至於上丹田宮內的黑塔?

“無論它最終是益還是害,現在的我,都纔剛打開上丹田宮,根本冇有奈何它的能力。”吳淵的心很寬:“我現在要做的,就是不斷強大自身,纔有望在未來探尋到背後秘密。。”

“而‘觀想黑塔’就能無危害的不斷壯神,是一種特殊際遇!”

神魄,虛無縹緲,是難用常規辦法壯大。

而它對武道戰鬥交鋒似乎又無直接用處。

可是,神魄壯大,智慧悟性都會提升、念頭運轉速度都會強大。

無論是對身體素質的掌控,還是修煉‘戰鬥技藝’,都將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繼續。”

吳淵繼續‘觀想’著上丹田宮中的黑塔,神魄不斷壯大,雖提升幅度很小。

可積矽步而至千裡。

一點一滴的微小進步,日積月累後,將是令人瞠目結舌的偉大成就。

時間流逝!

隨著‘觀想’的持續,吳淵的意識完全沉寂其中,都不知不覺開始變得模糊。

忽然。

“嗯?”吳淵隻覺神魄轟然一下,意識都彷彿要潰散開來,無儘黑暗湧來,要陷入沉睡。

吳淵頓時明白,觀想黑塔並非是無限的,會令神魄疲憊。

就像淬體身體,不能超過身體承受上限。

必須要休息。

而養神,最好的辦法就是——睡覺!

……這一覺,吳淵睡得非常沉,無夢,彷彿一閉上眼就又睜開了眼。

“呼!”吳淵翻身而起,隻覺渾身神清氣爽,精神之強大,比服用凝神丹前不知強大多少。

一念,便可輕易感知到周遭環境任何一處,無須像之前還要靜心融入!

一念,可感知身體筋骨血肉極細微層次,遠超越了尋常‘內視’。

一念,更清晰感到位於腦部的上丹田宮!

黑塔,似永無變化,懸於其中,塔身上有稀薄到微不可見的血色氣流環繞。

“觀想。”吳淵剛一嘗試,就覺神魄一陣陣生疼,彷彿要炸裂。

這讓他明白。

必須等自己神魄徹底好,才能再次進行觀想。

“那塔身上的血色霧氣……似乎就是之前融入身體四肢百骸的奇異能量。”吳淵感應著那血色霧氣,分辨了出來。

他嘗試引動那些血色霧氣。

可似乎太稀薄了,它們環繞於黑塔,以吳淵的力量,根本冇法引動過來。

“這些血色霧氣,總共隻有這麼多嗎?”吳淵暗自琢磨。

若說對黑塔,他還一知半解。

那對這神秘的血色霧氣,如何產生?具體用途是什麼?會不會有副作用?他一點不瞭解。

隻能以不變應萬變。

“慢慢來,我纔剛打開上丹田宮,僅僅觀想黑塔壯大神魄,就已無比難得!”吳淵並不著急弄清楚一切。

上丹田宮,涉及生命根本,絕不能大意。

“嘩啦~”意識如潮水般退出了上丹田宮,吳淵目光掃過四周,可見明晃晃的光線透射進來。

演武殿亮了許久。

“我觀想一次,過去了多久?”吳淵暗道,忽然覺得肚子‘咕咕直叫’。

有些餓!

哐~殿門打開,外麵天色已大亮,寂靜無人,唯有古紀仍盤膝坐在涼亭中。

“公子。”古紀起身,輕聲道:“如何?”

“有些作用!”吳淵含糊道:“紀叔,現在是何時?我閉關了多長時間?”

“隻是有些作用嗎?”古紀心中一歎,嘴上一邊道:“自公子你第一次進去演武殿,一共閉關了六個時辰。”

六個時辰?

吳淵稍一計算就明白,自己觀想黑塔一次,前後大約耗費了三個時辰!

這是他必須要弄清楚的事。

“紀叔,我有些餓了,先去吃食了。”吳淵說道,直接走向了內宅。

自有安排的侍女送來飯菜。

……

一連數日,吳淵一邊用‘靈液’不斷修煉《虎豹練骨術》,儘力提升身體素質到當前極限。

一邊,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嘗試觀想黑塔,看神魄何時徹底恢複。

整整八天時間。

吳淵終於能確認,每次觀想將耗費約三個時辰,同時必須間隔四天以上才能再次觀想。

至於那血色霧氣?吳淵依舊冇弄清楚。

這一天,再次從演武殿出來。

“紀叔,不耽誤了,我們明天便啟程前往南夢武院。”吳淵輕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