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世界,中州城西方的巍峨高山,這裡常年雲霧繚繞,方圓上百裡都被陣法完全籠罩。

雖傳送陣被隔絕的原因,吳淵至今未能弄清楚。

可為謹慎起見,自煉氣本尊離開的這些年,煉體本尊留在中土大世,除偶爾陪伴家人,大部分時間都是留在延青宮靜修。

畢竟。

傳送陣,是中土大陸迄今為止,連接外界唯一被驗證過的通道!

延青宮內的靜室中,靜室非常廣闊,空無一物。

唯有中央的玉台上,一名**著上半身,盤膝而坐,皮膚潔白光滑如玉,肌肉如刀刻斧鑿般的短髮青年。

他的生命氣息澎湃如火山!

此刻。

一縷縷細微神秘紋路,正在他的皮膚表層不斷生成、凝結,無數秘紋不斷生成,令他的生命氣息澎湃浩瀚!

就彷彿,是在經曆生命進化!

若是一位氣海境修仙者,來到這裡,單單感受到身軀散發出的恐怖威壓,都會止不住跪伏在地上。

伴隨秘紋不斷生成。

盤膝而坐的吳淵,皮膚表層隱隱變為古銅色,神秘紋路烙印在血肉、筋骨、血液最本質中……身軀都開始了最根本性的蛻變。

身軀力量不斷攀升!

“星辰。”吳淵閉上眼,他的內心已完全靜下來,腦海中隻剩下一幅畫麵。

那是一顆耀眼無儘的星辰。

懸浮虛空中。

無儘澎湃的威壓幅散,是那一片浩瀚星空的主宰……吳淵的意識正不斷觀想著。

伴隨深入觀想。

星辰所蘊含的種種奧妙,不斷被吳淵悟出,繼而在身軀中凝結形成了更多的更玄妙的秘紋。

這浩瀚星空的星辰景象,正是傳承記憶中,關於《星辰真身》這門高階源術的印記。

源術,是煉體士仗之縱橫萬界的根本性手段。

而它,乃是和身軀諸多結合所形成的強大手段,對身體負荷極大,且還要參悟不同源術奧妙。

所以,煉體士每想多修煉一門源術都極難。

吳淵煉體本尊所修煉的第一門源術乃是‘巫相’,可令整體實力大幅提升。

而踏入靈身境後,隨身軀、神宮進一步壯大,便能修煉更多更強的源術。

“若是四等、五等巫基,即使踏入靈身境,通常也隻能再修煉一門普通源術。”吳淵暗道:“但作為二等巫基,我踏入靈身境後,不但能再修煉一門普通源術,還能再修煉一門高階源術。”

源術,大致劃分爲普通、高階、天階三大層次!

天階源術,是連天巫都會一直潛心修煉、鑽研的,每一門修煉到極致,都足以仗之縱橫諸多時空。

而高階源術,隻要修煉有所成,同樣是遠超普通源術的,威能駭人。

尋常煉體士,想尋到一門源術都難。

而吳淵煉體本尊得巫之傳承,能修煉諸多源術,可選擇的餘地就太大了。

這幾年,在同境主商議後。

吳淵選擇了修煉《星辰真身》。

“任何一門高階源術,都蘊含著對神宮、身軀乃至道之奧妙的感悟,並非隨意修煉的。”吳淵心中明白:“星辰真身這門高階源術,若要修煉到極致,就必須要對星辰之道有極高深感悟。”

非常契合自己。

最重要的是。

“這乃是一門偏向保命防禦的源術。”吳淵感慨:“小黑擅長身法速度,我自身再修煉一門擅長防禦的源術。”

“彼此結合,將來遇敵,保命能力會大增!”

經曆這麼多,吳淵愈發意識到,修仙路上,活著纔是最重要的,活著才能擁有一切!

死了,萬事皆空。

雖早早就選定要修煉《星辰真身》,且吳淵對星辰之道感悟已經很深,根基更是強大。

但他依舊耗費了數年,到今日,方纔真正開始入門。

時間流逝。

“轟隆隆~”伴隨源術秘紋的誕生,吳淵體內渾身都在震顫,原本有些脆弱的血肉筋骨等等,都在不斷進化飆升中,骨骼愈發堅韌……

肌肉纖維更強健!

五臟六腑都更為強大,連皮膚表層都真正變得彷彿如同甲冑一般,弱一點的靈器落在皮膚上,恐怕都留不下印痕……

巫力境界冇有突破。

但修煉一門高階源術,也讓吳淵煉體本尊的實力,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彷彿是生命蛻變一樣。

這場修煉,持續了整整十天時間!

“終於成了。”吳淵緩緩睜開眼,眸子都彷彿變得明亮,冇有猶豫,他一翻掌便出現了一柄厚重的土黃色戰刀。

“試試!”

吳淵右手抓住戰刀,瞬間就爆發了全部力量。

“嘩!”戰刀破空,狠狠斬在了吳淵的左手臂上。

堅韌無比的手臂皮膚,當即被切割出了一道肉眼可見的傷口,不少鮮血流淌下來。

嗡~

隻見巫力洶湧而出,吳淵受傷的手臂迅速開始恢複。

“哈哈,我全力爆發下,以三品靈器戰刀之鋒利,竟都隻在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傷口。”吳淵不由露出笑容。

須知,自己煉體本尊已達靈身境四重,全力爆發下,以戰刀之威力,就算低階靈器都會被直接斬碎。

可以想象,自己如今的身軀之堅韌。

“如此強大的身軀,一旦再穿上巫兵甲,我的防禦力何等驚人?同境之中,有幾個能傷到我?”吳淵心中痛快無比,雖早知道高階源術厲害,可真正練成,他依舊被震撼。

修煉成一門高階源術,實力提升了數倍都不止。

劍修,是靠強大的本命飛劍、劍陣,號為殺伐第一。

而煉體士,就是靠一門門強大源術,被尊為戰神!

“劍修的本命飛劍蛻變,要靠大量寶物堆積,每一步都很難。”吳淵暗道:“但我修煉這星辰真身,至少前三重,都不用額外的寶物。”

唯有達到第四重,就必須要星辰之核,來淬鍊身軀。

當然。

吳淵絲毫不在意。

第四重?一般是要聖域境纔會修煉的,自己眼下剛練成第一重。

一步步來。

“按法門講述,星辰真身修煉到極致,可化為‘周天星辰’,威能無窮,肉身、神魄、心靈意誌都完美結合在一起,不可撼動。”吳淵心中有著嚮往。

他無法想象那是什麼境界。

這是真正將身軀向一方星辰推動演化!

“第二重,以我現在對星辰之道的感悟,還難以練成,不過,僅僅第一重也夠強了,單單身軀力量就強上了一大截。”吳淵站起身。

活動筋骨!

明明還是靈身四重,吳淵卻覺渾身所能爆發的力量,變得更為恐怖!

“隻是,這門源術,對身體和神宮負荷也夠大的。”吳淵有很直觀感受。

想再修煉一門源術,非常艱難。

“第三門源術,修煉本相四臂吧。”吳淵迅速想清楚了。

這是一門進攻性源術。

雖隻是普通源術,但等修為提升,將來完全能轉為高階源術三頭八臂,乃至天階源術祖巫九臂!

“不過,想修煉本相四臂,至少要等靈身境七重吧。”吳淵決定穩妥起見。

修煉成星辰真身,神宮的負擔已很驚人。

就彷彿負重,當接近極限時,每多出一點都會有巨大壓力,隨時有可能崩潰。

修煉源術同樣如此,一旦超出身軀和神宮承受範圍,很可能令神宮崩潰。

到那時,纔是悔之晚矣。

嗖!

吳淵一步邁出,身體表層的絲絲汙垢迅速散開,跟著白袍覆蓋全身,英姿勃發。

白袍下,是那一層和皮膚貼合的土黃色甲冑,正是巫兵甲。

飛出延青宮。

嗖!

一道黑色流光自一側飛來,非常絲滑的餐繞在了吳淵手臂上,一隻小小的蛇頭抬起。

正是小黑。

“主人。”小黑開口,激動道:“你將《星辰真身》修煉完成了?”

吳淵微笑著點頭:“第一重。”

“唔,不愧是主人,就是比我厲害。”小黑搖頭晃腦,歎道:“我之前還有修煉神行的基礎,可耗費這些年,至今都冇能將‘踏界’修煉成功。”

“慢慢來,不急。”吳淵微笑著摸了摸小黑的腦袋。

《踏界》,是一門修煉雙腿或羽翼的高階源術,比‘神行’要厲害得多。

一旦修煉成功。

騰蛇原本就詭異的身法速度,隻會更可怕,到時候,恐怕連紫府真人都難擒拿它。

“主人,現在去新州?”小黑道。

“嗯。”吳淵輕輕點頭:“靈潮來臨,來的比曆史上幾次都要凶猛,無靈域區域都開始大幅消退。”

“新州的那一條通道,即將被打通,接下來會出現什麼,誰都說不清。”

“我身為中土之主,自然要時常去看看。”吳淵低沉道。

小黑點點頭。

它不太明白什麼叫責任,但它知道一件事,吳淵要去,便要跟隨。

嗖!

吳淵帶著小黑一飛沖天,旋即下方陣法運轉,緊跟著數道流光飛落進入了迷霧中。

“有四尊傀儡守護,應該無礙。”吳淵暗道。

嗖!

吳淵腳踏騰蛇,化為一道流光,迅速向著新州方向而去,一息便能飛過近千裡虛空。

騰蛇身下,是一方無垠的大地。

大地上,生活著無數生靈,炊煙裊裊。

“自吳國建立二十餘年,天下承平,算是過了段安生日子。”吳淵微微搖頭:“隻希望,這一次,靈潮來的不要太過迅猛,在承受範圍之內。”

“不過。”

“或許能趁此機會,去瞧一瞧,中土之外的夏山世界,是什麼模樣?”

“不知,能否尋到其他離開夏山世界的辦法。”

——

ps:第一章,二月第一章

剛剛從老家回來,更新會逐漸穩定下來的,月初,求個保底月票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