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祖宅,祠堂外的大院中已彙聚了超過四百位族人。

須知,即使算上老弱婦孺,吳氏舉族也不過八百餘,現在大白天,又非什麼年節慶典,按理來說吳氏族人都該分在各店鋪、各莊子做事。

聚集這麼多族人是很罕見的。

而院中,正有不少婦女孩童在哭泣,幾塊白布遮掩著地麵,氣氛極為壓抑。

“淵小哥來了。”一道聲音忽然響起。

“吳淵?九房的那位武道天才?”

“族長最為重視他。”

“哼,他將來或許能成入流高手,可現在也就七品武士,能頂什麼用?”院中的數百族人,大多都轉頭望去,小聲議論著,有好奇,有疑惑,同樣有不屑。

吳氏,並非什麼千年世族,族人僅數百人,每到過年和三大節,大部分族人都會彙聚到祖宅來。

而吳淵,這數年來受族長‘吳啟明’偏愛,在族長是出了名的,且數月前的武院大比,他可謂狠狠出了次名頭。

所以,族中不認識吳淵的,極少!

呼!

吳淵跟隨吳東耀和其他幾人,穿過了自動讓出一條路的人群,他一眼就見到了院中的情形。

哭泣的婦人孩童,以及……屍體!

六具屍體。

雖早從吳東耀口中得知事情大致經過,他也早就聽聞‘城外幫派’的凶殘。

可‘聽說’和見到,完全是兩回事!

前世的吳淵,曾同機甲對決,曾同‘基因野獸’廝殺,曾在元宇宙的‘星空格鬥網’上鑄就‘一千八百七連勝’的傳奇。

唯獨冇有真正殺過人!

殺人,那是犯法的。

星際時代,武道宗師又如何?天網監控整個星球,星際軌道炮一炮即可湮滅一座超級城市,早已冇有武者發揮的餘地。

星際時代的武道修煉,第一目標是追求生命進化,武道宗師大多靠直播、宗師對決、泛太陽係武道巔峰戰等方式攫取財富。

而非廝殺。

來到中土大地,雖閱覽眾多典籍,雖同前身記憶融合,知曉這方世界殘酷,以武犯禁者眾多。

可今日,這是吳淵第一次真實碰到。

真死人了。

且哭泣的婦人孩童中,不單有吳淵認識的,更是吳淵非常熟悉的。

有一家,距吳淵家僅隔了數十米。

血親族人,就這樣橫死,這對吳淵的觸動是巨大的。

這讓知前因後果後,本就生出一絲殺唸的吳淵心中,殺意愈發重了。

“吳淵,進議事廳吧。”吳東耀低聲道。

吳淵點點頭。

兩人快步走過祠堂,進入了宅院深處議事廳,這裡的人非常少,僅僅隻有四人。

跟隨吳東耀的吳淵心中明白,在族長吳啟明被扣押的情況下,在場幾人便是吳氏當下的主事人。

“吳淵,見過各位叔伯。”吳淵微微躬身行禮。

這禮,是吳淵代前身而行,亦是感謝宗族對自家的幫扶和對自己的支援。

“吳淵和東耀來了。”坐在一側的鬍子花白老者勉強露出一絲笑容:“先坐下吧。”

“坐吧。”另一側的黑袍青年也道。

而另外兩人,則麵無表情一聲不吭,不知在想些什麼。

“各位叔伯。”吳淵直起身,論個頭他已達到一米八,若非臉龐略顯稚嫩,任誰也不敢說他才‘十四歲’。

“路上,我已從東耀叔口中知曉事情經過。”吳淵道:“城南的莊子被毀,族長被扣,這次,烈虎幫做的太過分。”

“吳淵。”

剛纔未開口的黑袍光頭漢子冷冷道:“今天讓你來,並非是你有資格列席家族會議,隻是想讓你暫時拿出家族給予的資助,好讓家族渡過眼下難關,彆的事,你就不必多言了。”

“龍叔,照你說,要什麼人,纔有資格列席家族會議?”吳淵淡淡道。

“要麼科舉成為‘秀才’,要麼是兩莊三號的掌櫃,要麼就達到六品武師。”名為‘吳龍’的光頭漢子冷冷道:“你這小娃娃,等再大些再說吧。”

“龍叔。”吳淵聲音無喜無悲:“那我想,我現在就有資格說話了。”

此言一出,四座皆驚。

吳東耀、吳龍、鬍子花白老者,都不由錯愕的望著吳淵,眼中都透著一絲不相信。

吳淵的潛台詞,是他已有武師實力。

忽然。

“轟!”那名為吳龍的漢子身形猛然一動。

他一躍便是兩丈遠,迅猛如獵豹,一腳踏在地麵上,令地麵青石大磚上都出現了絲絲裂痕,冇有絲毫停留,五指彙聚成拳,朝吳淵重重轟來!

“不可!”鬍子花白老者本能驚呼。

“吳龍,住手。”吳東耀同樣怒道,想要阻攔吳龍的步伐,可倉促之下,他一個七品武士,哪裡反應的過來。

眾人側目。

“嘭!”

一道沉悶炸響,出乎吳氏眾多高層意料的,吳淵不退反擊,竟同樣一拳轟擊迎上。

上萬斤的力道衝擊下,令地麵瞬間龜裂開來。

吳龍一步未退,緩緩收拳,他眼中有著不可思議,更帶有一絲欣喜。

吳淵則是踉蹌著後退了好幾步,彷彿有些不敵,方纔停了下來,可他眼中似乎透著不服氣。

高下立判。

可議事廳內,卻是是一片寂靜,吳東耀、鬍子花白老者等四人都難以置信的望著這一幕。

吳龍,可是離城吳氏第二高手!

可爆發一萬五千斤的巨力。

正麵對轟下,麵對吳淵竟做不到碾壓,隻是稍占上風,差距都稱不上很明顯。

這說明,吳淵,力量恐怕也有上萬斤!

“哈哈,好!你竟冇有說謊。”

吳龍冇有絲毫惱怒,冷峻的臉上露出了喜色:“吳淵小子,是你龍叔我錯怪你了,你有資格在會議上講話。”

“三個多月前還是七品武士,現在就有了萬斤巨力?”吳東耀同樣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吳淵。

“十四歲的武師!!”

鬍子花白老者更是起身,身體微顫,無比激動:“離城,上次誕生這樣的武道天才,已是二十多年前。”

“這是我吳氏之幸!”

“是小子狂妄了,還望諸位叔伯見諒。”吳淵臉色似乎也恢複平靜,低沉道。

“孟浪?”

“嗬嗬。”吳龍咧嘴笑道:“吳淵小子,若我有你這樣的天賦,我比你狂十倍!”

幫派、我跟隨去、低頭、夜黑風高殺人夜、風聲鶴唳

押送、匪徒、歸途、接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