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待到雲墨打掃完現場,並與熒她們1同離去之後,負責須彌城防務的鍍金旅團才姍姍來遲,1隊黑皮雇傭兵來到了現場。

號旗官阿紮爾帶著部下迅速封鎖了事發之地,並驅散了圍觀的百姓,以避免發生更大規模的騷亂。

但等到鍍金旅團開始探查現場的時候,雇傭兵們都覺得很是奇怪,因為在這片區域,根本看不到任何戰鬥痕跡,也冇有死傷之人的蹤影,1切都很詭異,甚至可以說非常安寧。

阿紮爾皺著眉頭,仔細搜尋了4周1番,按理說剛剛那樣聲勢浩大的火拚肯定會留下殘留的氣息和痕跡,怎麼可能連1點都看不到呢?

這裡麵有古怪!

鍍金旅團的人開始盤問起周圍的路人,得到的答案都是1致的,冇有人看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且不知是錯覺還是其他,百姓們的眼神都有些不對勁,彷彿看到了什麼令人憤怒的事物1般。

鍍金旅團冇查出來什麼,隻好作罷,恢複了原來的警戒,但卻加強了巡邏,防止意外再次發生。

而另外1邊,須彌城對於雲墨來說不算什麼安全的地方了,再與熒約定好明日見之後,雲墨便回到了自己的世界—生長著虛數神櫻的虛數聖域之中。

雲墨1踏足虛數聖域的土壤,那原本還狂躁不已的情緒瞬間變得安定了許多。

無數道溫潤的氣流自神櫻花瓣上溢位,湧入了雲墨的身體,這些氣流就像水1般潤澤他的肌膚,緩慢而又穩健的修複著他受損的經脈和骨骼,1陣暖洋洋的感覺傳遍了全身。

1望無際的平原之上,巨大的虛數神櫻屹立於此,虛幻而又絢麗的神輝籠罩著整片天空,將周邊新興的人類城鎮都比了下去。

繁星與神輝共同組成了天空的景象,讓人們不禁心生嚮往,憧憬未來。

而在神櫻之下,生命之影與時間之影1左1右的佇立於此,她們兩人身上縈繞著淡淡的光芒,像是在守護著這片神聖的淨土。

看到雲墨與影自提瓦特大6歸來,巴爾和伊斯塔露都離開了神櫻,迎了上去,神色清冷,月光之下,猶如冰雕玉琢1般美麗。

app,&~p。

但還未等兩位影子靠近雲墨,伊斯塔露就忽然停住了身形,俏麗的臉蛋上露出了琢磨不透的表情,像是嗅見了什麼氣味1般,1動不動,眼中閃爍著奇異的神采。

巴爾也是如此,不過她的忍耐度似乎要高1些,冇有伊斯塔露那般激烈的反應,她來到了雲墨跟前,仔細端詳了他幾秒鐘,似乎是確認了他的身份1般。

“姐姐,你怎麼了?”影見真神情奇異,忍不住出聲詢問道。

雲墨也覺得有些奇怪,低頭下頭輕輕嗅了1下自己的身體,難道是剛剛的血腥味染到身上了?但他洗過了呀,冇有殘留氣味纔對,怎麼回事呢。

“冇事,隻是隱隱約約聞到了1股很熟悉的味道,或許是錯覺吧。”巴爾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也有些不確定。

“嗯?”雲墨聞言,不信邪的又仔細嗅了嗅自己身體,依然冇有感覺到什麼異樣,他也就放棄了繼續追究下去的念頭。

“彆像條小狗似的嗅來嗅去了,真丟人。”伊斯塔露看到雲墨這副模樣,忍不住點了點他的鼻尖,笑著打趣他道。

“……”雲墨滿頭黑線,看了她1眼,1時不知該怎麼反駁纔好。

“好了,彆看了,你在外麵做什麼了?好像受了不輕的傷啊。”伊斯塔露收斂起了玩鬨的心思,認真的問道。

“也不是什麼,隻是想1挑2,冇成功而已。”雲墨聳了聳肩膀,說的很輕鬆。

[email protected]>^>

“這樣嗎?那還挺有你的風格的。”伊斯塔露1點也不驚訝,似乎早就料到他會如此說道,明明相處的時間最短,卻像是有著千年交情1般。

反而是與雲墨相處時間比較長的巴爾聽了之後,露出了些許無奈的神情,她看了雲墨1眼之後,說道:“把手伸出來。”

“乾嘛?”雲墨不明所以,但還是乖巧的現做了,將手伸了出去。

巴爾和伊斯塔露兩人分彆握住了雲墨的手掌,肌膚相觸的刹那,1絲微弱的白色神輝從他們的指縫中溢位,融入了雲墨的身體。

神輝閃耀之後,巴爾和伊斯塔露兩人的身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雲墨神識之海中重新再現了生命與時間的烙印,並且變得更加深邃,更加凝實,更加精純。

“你的身體我們會幫你修複,但相應的,我們會取走你的1些能量,作為修行的資糧。”巴爾和伊斯塔露的聲音從神識之海中響起。

“喂……我現在是地主家裡也冇有餘糧,你們在神櫻樹下修行不挺好的嗎?”

“那太慢了,等到恢覆成完整狀態的時候,估計1切都晚了。”

“好吧……”

雲墨聞言,有些鬱悶,但也冇有拒絕。

.pp>@!

分離出去的靈魂回到了雲墨的軀殼之內,使得他的精神也恢複到了巔峰狀態,雖然靈魂上的創傷尚未痊癒,實力依舊是有限,但對付接下來的戰鬥應該是綽綽有餘了。

雲墨的體表泛出1層薄薄的光暈,將他的身體包裹在內,在夜色下看上去,宛若1件藝術品。

影看著雲墨正在收回他原有的力量,也不免為之後將要麵對之人默哀1番,這傢夥,總喜歡在戰鬥前給自己增加1層保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