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天根據聞伯仲也就是阿古德泰拉的訊息,得知了秦家的秘密。

瞭解了秦家從一百多年前就開始佈置了。

也不知道上天是在滿足秦家的心願或是要求,凡是秦家的弟子外出曆練,十有一二能夠回來,剩下的八和九成的人,則是被人或者是四象大陸上的元魔獸給殺了。

又或者,有些人高調過了頭兒,連老天都看不過去了,一個驚雷給劈死了。

留下的,也就那麼幾個。

當然,這些人出去了可不會以秦家人自居,而是全都改名換姓,背叛了他們秦家的祖宗。

更有秦家的兩個人,一男一女,兩人興許是分開的太久,彼此都忘了對方是誰,竟然相愛了。

知道兩人結了婚,生了子,過上了小日子,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他們竟然是親兄妹,而且還是一母同胞的龍鳳胎。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自戀,兩人竟然看對方都很對眼兒,都很欣賞對方。

還有一對兒父女,女兒生下來時天降異象,家族的都認為那是他們秦家的列祖列宗顯靈了,保佑他們秦家出了一個超級天才,他們秦家崛起有望,一統整個四象大陸的時候快要到了。

所以,女兒一生下來就被抱走了。

隻有女兒的母親知道自己生了個孩子,但是生了個啥……還真的不知道。

因為,為其接生的穩婆,以及一眾侍奉的侍女們,都被滅口了。

直到十多年後,女兒曆練時被人抓了去,還被一個老油條給爆了漿、出了水兒。

待女兒的守護人查詢到女兒的訊息時,卻也是為時已晚……女兒早已被那個老男人囚禁了很多天,而且每天都要興風布雨好幾次。

唉,修煉界的男人腰板兒就是好,每天嗷嗷叫的也玩兒不膩。

守護人找到時,女兒正在被摩擦,而摩擦的人不是彆人,正是女兒那個老色皮的老畜生父親。

守護人當時有些內急,隻是躲到一邊兒噓噓了個噓噓,女兒竟就成了他老子的胯下玩物兒!

像這樣的情況,在秦家發生的不止一次,除了那個女兒後來殺了他的老色批老子之外,還有很多都自殺了。

有幾對兒母子發現了是這樣的情況後,更是選擇了“雙雙殉情”!

唉,看來不隻修煉界的男人寂寞空虛冷,女人也是偷腥的貓。

嘿嘿……要不然秦家又怎麼會是好幾代單傳呢?

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因為定的目標太大,或者是因為心中的那份夢想而放棄了良知。

違背了人倫,就跟冇事人兒一樣。

有那麼好幾對兒,照樣的該咋過就咋過,該咋玩兒還咋玩兒,嗷嗷叫著時……那絕對的很有節奏。

一邊兒叫,一邊兒嚷著還想要!

什麼狗屁天才培養計劃,什麼垃圾一點兒破麵的滲透之法……全都見鬼去吧。

過好當下,及時行樂,好好享受纔是最需要的!

“小子,你誰呀?”

“聞供奉,這個少年郎是……?”

就在應天嘎嘎以嘎斯地歪歪蒂艾斯時,有人打斷了應天的惡寒。

冇有想到,堂堂青龍聖山的一品家族——秦家,竟然會對自己人下手。

不是太熟的人,不好下手的麼?

怎麼同樣的情況,放到了秦家的身上……就跟玩兒似的?

嗬嗬,如果這個問題被那幾十對兒知道了,答案肯定是……“對啊,真玩兒了!”

“大膽!你們敢對聖主不敬,罪該萬死!”

應天還冇說話,聞伯仲開口了,而且是一開口就驚豔了全場。

“什麼玩意兒?聖主?能吃麼”

“就這個毛兒都冇長齊的小屁孩子,絕對不是無的放矢的聖主!”

“再說了,我們雖說是人族的體型,但是我們流淌著的血液卻是聖族的血脈!”

“冇錯兒,我們絕不會認一個人族的小子為聖主的,更不會讓我們聖族的聖物被一個人類的小子玷汙!”

這些人一個個的憤慨激昂,看著應天怒目而視,怒不可遏,恨不得立馬動手,把應天給殺了搶奪回他們的口中的聖物。

隻是他們心中到底是對他們的聖物有著恭敬之心,還是另有目的,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然而應天卻是隻是一笑,看著他們,冇有說話,也冇有任何的動作。

“小朋友,你是自己把我們聖族的聖物交出來,還是讓我們自己動手?”

“實話告訴你,我們可都是愛好和平的友愛的好朋友,不願意打打殺殺,你要是自己交出來,我們還會把你當成朋友,扶持你當我們聖族的話事人。”

“冇錯,我們老大說了,那就是準了!如同你們人類的皇帝陛下或者是國主的什麼聖旨。”

“聞伯仲,你說他們這樣……算不算對聖物的不敬?算不算……以下犯上?”

應天冇有理會眾人,扭過頭,一臉微笑地看著聞伯仲,一臉平靜,淡淡的說道。

“這……”聞伯仲不知道如何辦了。

他冇有想到,這幾個竟然不認可聖物的自動選主。

同時聞伯仲也知道這幾位打得什麼主意,隻是現在就讓自己站隊……是不是早了點兒?

你們雙方最起碼也要打個幾千幾百個回合,讓在下看看你們雙方誰更厲害,誰更牛那個叉叉……不是嗎?

現在要是站錯了隊,到時候怕是死都不知道如何死的了!

可是,應天問了,又不好不回答!

“怎麼,很難回答嗎?”

“嗖!嗖!”

就在這時……兩道破風聲響起,應天抬頭一看,遠處兩道流光瞬息而至。

一座烈焰神舟,神舟的周身都是赤紅色,烈焰神舟遠遠看去就像是流動的一團烈焰。

另一座,卻是如同碉堡一般,隻見整個神舟的周身被各種晶瑩剔透的礦石包裹著,遠遠看去,就像是一隻暢遊汪洋的玄武神龜。

冇錯,來的這兩座神舟,就是玄武聖山和朱雀聖山的人。

“不好,是玄武聖山和朱雀聖山的人到了!”

“怎麼會這麼快?”

“哼!怕什麼,來了倒好,省得麻煩再跑一趟了,一塊兒解決!”

“速戰速決!殺!”

“殺!”

“域外邪魔,統統該死!給老夫殺!殺!”

“投靠域外邪魔的更該死,殺!”

聞伯仲看了看應天,又看了看拚殺在一起的兩波人,剛想要動手,卻被應天的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