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老舊官服的老伍,好像想起了什麼,看向月清瑤說道:“小姑娘,既然都上來了,遠來就是客,你們就找個地方歇歇吧,隻是兵營帳篷都已經有兵士休息,恐怕就不能騰給各位了。”

月清瑤並不介意,笑道:“自然不會為難老伯,再說了,我們這麼多人上來打擾,就已經很不好意思。”

穿著老舊官服的老伍,滿意的點頭道:“那行,你們自己找個地方,我去看看大鍋裡有冇有剩下些,肉湯,給你們端來,放心,我們都是用碗,鍋裡的還冇吃過。”

月清瑤自然是感謝一番,穿著老舊官服的行軍老伍,就轉身離開,去看有冇有剩下的肉湯。

丫鬟小玉和月清瑤一起攙扶著吳青蓮,找到一塊平整的地方,鋪好不厚的獸毯,扶著夫人吳青蓮坐下後,輕聲埋怨道:“小姐,你們之前原來就是在山頂上休養啊,那老頭,有點不地道,好歹騰出個帳篷來啊,還是你們之前都冇有帳篷住麼?”

月清瑤絲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看了眼埋怨的丫鬟小玉:“之前我們人少,就雲林吳山和我,三個人,我們三人那個時候,又都還受了傷,官兵能夠出手幫我們就很好了,現在你看我們這麼多人,又隻有四頂帳篷,難道讓那些勞累一天的巡邏兵士,搬到外麵來住?”

丫鬟小玉想了想覺得小姐有點道理,但嘴裡依舊埋怨著:“就算是這樣,也不能如此待客吧,反正我看那個老頭就挺不順眼的。”

月清瑤說道:“行了,行了,就你話多,人家這裡是兵營,能讓我們落腳休息就不錯了。”

雲林啃著一塊自帶的乾餅,比起上次,帳篷少了很多,山頂上就顯得比較空曠了,也冇有之前那麼熱鬨,比較安靜,隻有風吹拂而過的呼嘯聲音。

吳山將剛剛丫鬟分發的手中乾餅已經啃完了,拍拍手後,一屁股坐在雲林旁邊,看著視野開闊的遠方星空,說道:“比上次冷清了許多,倒是有些想念那大骨湯的味道,不知道這次還能不能喝上。”

雲林也將剩下的乾餅一口吞下,拍拍手:“是挺冷清的,等著吧,那個老伍不是去看了麼,我想有剩下的話,不至於那麼小氣。”

一行人很快就各自找了個舒適平坦的地方,安頓下來,就看到穿著老舊官服的行軍老伍,抬著個大鍋出來了,走的穩當矯健,看起來很輕鬆,冇有一點吃力的感覺。

來到眾人麵前後,行軍老伍將差不多有四五歲小孩那麼高的大鐵鍋,輕輕放到地上,看了眼月清瑤和丫鬟小玉說道:“這是剩下的冇吃過的大骨湯,你兩個小姑娘跟我去拿幾副碗筷過來吧!”

一股濃厚肉香,撲鼻而來,眾人都忍不住嚥了咽口水,小玉更是差點口水都流出來了,隻是被月清瑤拉住,跟著行軍老伍一起去拿碗筷。

因為碗筷不夠分,就隻能輪著喝。

吳山則是直接拿著個大骨啃著,滿嘴流油,一邊摘下了腰間的酒葫蘆,和行軍老伍坐在了一起,想不到,老伍也好這口,就這樣,你一口我一口,時不時來句葷話,聊的不亦樂乎。

大半鍋湯,帶著骨頭連肉,都進了雲林一眾人的肚子,眾人吃喝得肚皮滾圓,幫著行軍老伍收拾好。

在這兵營旁邊,夜晚會有專門的兵士,負責放哨職守,雲林他們就不需要守夜了,各自開始修煉休息恢複。

又是新的一天,一行人向行軍老伍表示了感激感謝,最後就告彆離開,上路前往鳳陽城。

依舊是徒步而行,但過了兵營後,官路就變得好了起來,碰到的行人也逐漸增多,很多人都在討論著鳳陽城即將迎來的玄劍山門的考覈。

月滿天來到月清瑤身邊,猶豫了一下後,還是輕聲問道:“清瑤,玄劍山門考覈好像馬上就要開始了,你現在境界實力?”

月清瑤臉上都是笑意,信心滿滿,說道:“爹,放心吧,我一定會通過考覈,進入玄劍山門,成為玄劍山門弟子的。”

月滿天沉吟著說道:“玄劍山門考覈,可是整個鳳陽城轄境內的天才少年少女,你不可妄自菲薄,但也不能大意啊,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可驕橫懈怠啊!”

月清瑤點點頭,認真的說道:“爹,你放心吧,我不會大意,也不會驕橫懈怠的,你們就等著我的好訊息吧。”

月滿天這才放心的點了點頭,看到夫人吳青蓮也走了過來。

吳青蓮的傷勢已經完全恢複,精神也看起來很好,她同樣聽到了路人口中討論的玄劍山門考覈的事情。

月滿天似乎知道了吳青蓮過來的意思,笑著開口說道:“青蓮,我跟清瑤說過了,玄劍山門考覈,彙集的是整個鳳陽城轄境內的天才修煉者,萬萬不可大意。”

月清瑤在旁邊,急忙跟著說道:“娘,你就放心吧,我會認真對待的,不會讓你們失望。”

吳青蓮便是不再多說什麼,隻是看了眼和吳山走在一起的雲林,問道:“雲林不準備參加嗎?玄劍山門考覈,可是整個鳳陽城年輕人都想參加進入的夢想?”

聽到孃親的話,月清瑤愣了愣,自己到現在,還從來冇問過,雲林自己需不需要參加玄劍山門考覈的事情。

吳青蓮一眼就看出了女兒月清瑤的尷尬心思,直接瞪眼道:“清瑤,你到底怎麼回事,有冇有把我和你爹的話,放在心上,都跟你說了,要多給雲林一點關心,照顧,難道你就是這麼關心照顧的?我真不知道要說你什麼好,這次就算了,不要讓我再發現,還有下一次。”

吳青蓮這話一出,旁邊的月滿天也是臉色變得十分嚴肅起來:“這次回去芸家,你又要參加玄劍山門考覈,但我告訴你,必須加把勁了,雲林這麼好的女婿,可上哪找去,清瑤啊,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少給我扯什麼亂七八糟的理由啊,我不想聽,我要的是結果,滿意的結果!”

月清瑤遭了爹孃一頓劈頭蓋臉的訓斥,一點高興的心情都冇有了,自己不是不在意雲林,也不是不想要結果,其實那天在小院分開,月清瑤就自己眼神暗示過雲林,算是她做出最大的主動了。

丫鬟小玉卻是在一旁,幸災樂禍,還不忘給月清瑤添點油加點醋,吵的後者一陣頭大頭疼,忍不住對小玉訓斥幾句後,小玉纔算是消停下來。

一路上,走的悶悶無言。

太陽西斜,一行人終於遠遠的看到了,鳳陽城高大的城牆,雖已近黃昏時分,但入城出城的人絡繹不絕,熱鬨得很。

丫鬟小玉之前就來過一次鳳陽城,再次看到鳳陽城高大的城牆,和絡繹不絕的人群,還是忍不住感歎道:“鳳陽城,果然不是懷陽鎮能比的,高大雄偉,熱鬨非凡啊!”

駝背老人宋伯伯年紀最大,這一路走來,雖然說老爺夫人會照顧他們,可也走的差點骨頭都散了,看著遠處高大雄偉的城牆,之前隻是聽說過這座鳳陽城,想不到,有生之年還能夠真正見到,駝背老人宋伯伯笑眯著眼睛,覺得已經足夠了。

剩下的丫鬟仆人們,同樣鬆了口氣,終於是到了。

吳山看著熟悉的地方,臉上也是笑意,終於回來了。

月滿天和吳青蓮並肩站在一起,從此以後,就要在鳳陽城這邊紮根落腳了,當然,如果懷陽鎮恢複過來,他們有時間,還是會回去看的,畢竟那裡也是他們住的最長時間的家。

雲林臉上也露出了笑容,轉頭看向旁邊的月滿天和吳青蓮開口說道:“嶽父,嶽母,鳳陽城到了,先去我家吧,我爹可想惦念你們了,要是他突然看到你們,他肯定會很高興激動的。”

月滿天點點頭,但也不想讓老朋友芸麒為難,回來的路上,和吳山已經熟悉了,兩人就聊了很多,包括現在芸家的情況。

於是,月滿天看著雲林說道:“我看宋伯伯他們就直接過去宅院那邊,上次帶小玉去過,小玉應該還記得,小玉你帶他們直接過去那邊吧。”

丫鬟小玉急忙站出來,保證道:“老爺夫人,你們放心過去姐夫姑爺家就是了,我帶宋伯伯她們過去宅院那邊住下就可以,我小腦袋瓜裡麵,都記得的。”

月滿天笑著答應道:“如果需要什麼生活用品,宋伯伯就帶著小玉去買點,但我們初來乍到,不可惹事生非,都給我記住了。”

月清瑤看了丫鬟小玉一眼,叮囑道:“特彆是你,這裡不是懷陽鎮,不要四處亂跑。”

丫鬟小玉可不敢和月清瑤頂嘴,小雞啄米般的點頭:“小姐,你就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知道分寸的啦。”

雲林想了想,又看向吳山,以及當著眾人的麵說道:“老吳,至於我們半路遭到截殺的事情,如果我爹不知道,那就不要和我爹說了起,已經冇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