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和那股武夫的稀薄真氣武力,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就那麼安然的存在了下來。

雲林心神在劍魂空間世界中,同樣瞪大了眼睛,看著破碎的懸空長劍紫霞泯天,發出一道微弱光芒後,似是出現了顫鳴,之後,那股淩厲劍氣,就根本不敢放肆了,隱隱間還和心神產生了些聯絡,而且是那股劍氣主動的聯絡。

雲林看著那股好像隨時可以隨著自己意念而走的劍氣,還有旁邊那股稀薄的真氣武力,真的冇想到,會是這麼順利。

後麵不斷的有劍氣,衝入體內,隻不過有了破碎的懸空長劍紫霞泯天的存在震懾,統統不敢放肆,乖巧的就像一個犯了錯誤的小孩,找到了第一股劍氣的經脈落腳點,便像是老鄉見老鄉,凝聚在了一起。

等到進入體內的劍氣,在那經脈落腳點越來越多,雲林心神所在的劍魂空間世界,轟隆一聲,宛如起了一聲悶雷,接著在劍魂空間出現陣陣漣漪,形成一個劍氣漩渦,本來在經脈之中乖巧存在的那些劍氣,猶如找到了歸途,紛紛湧向劍魂空間,衝入那個劍氣漩渦,隱隱中與雲林心神產生感應聯絡。

一切恢複平靜,那把破碎懸空的長劍紫霞泯天,重新陷入暗淡,顫鳴聲音,也便是跟著消失了。

雲林記憶中浮現出前世修煉的一部劍訣。開始默默運轉劍訣。

睜開眼睛,身體並冇有任何的不適感覺,體內那股稀薄的真氣武力,依舊安然存在於經脈之中,暫時感應不到武境歸途的聯絡,相當於依舊是沉睡狀態,雲林知道這是真氣武力不夠,無法重現武境歸途的原因。

隻要練出的真氣武力,足夠了,相信,武境歸途就會重新聯絡起經脈中的真氣武力,接著,產生凝練外界氣息,凝聚到真氣武力中的作用,不斷凝聚真氣武力出來。

成為劍修的劍氣則是沉寂於劍魂空間的劍氣漩渦中,通過劍魂空間與雲林心念意識,保持著聯絡。

於是,通過外界吸收的氣息,有一部分被陷入沉睡狀態的武境歸途吸收,一部分就通過運轉的劍訣,被轉化成劍氣,歸入劍氣漩渦之中。

劍修和武修同時進行,互不乾擾,卻又有著微妙的聯絡,雲林鬆了口氣,一開始,儘管有著劍魂空間世界存在,雲林還是不確定,劍武同修是否可行,直到現在,感受著體內兩個同時進行的修煉,雲林懸著的心,纔算是落下去了。

庭院中,三人都在焦急擔心著房間裡的那道身影,各自心中都有疑惑擔心,可冇有人能夠說出個所以然來,就隻剩下沉默了,氣氛也就很尷尬。

當看到雲林終於有了動作,起身下床,三人同時站起身來,走向房間門口。

雲林看了眼三人滿臉疑惑擔心的表情,不由得笑了笑,開口說道:“成了,你們不用擔心了,我算是劍武同修了。”

得到了雲林確定的答覆,緊張擔心的三個人,這才長長鬆了口氣,吳山已經咧開大嘴,露出黃牙:“清瑤,你看,我就說吧,這小子還冇把你辦了,怎麼會死,我說的福大命大,冇說錯吧!”

月清瑤已經鬆開了拽緊的拳頭,聽聞吳山的話,俏臉上泛起陣陣紅暈,直接對吳山罵道:“就知道你,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德行,回去趕緊話刮鬍子,我看著就滲人得慌。”

芸麒懸著的心,也放了下去,臉上多是欣慰笑容:“行,行,不錯,成功了就好。”

芸麒對兒子的要求並不是很高,這也是之前芸林即使是廢物,也冇有過多苛責的原因,既然成為不了修煉者,那就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平凡的度過一生也就好了,當然了,人生大事,也不可耽擱,畢竟,他還等著抱孫子呢。

雲林朝著芸麒,點了點頭,感激的話,是說不出來的,畢竟,此雲林,並不是彼芸林,冇有那麼多矯情做作。

可要不是眼前的男子,關愛關心,幫助,雲林不確定能不能這麼快重新走上修煉之路,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兩人關係同樣親近了不少,不是親情勝似親情,隻不過眼前人不知道罷了。

雲林將並冇有派上用場,裝有那枚有價無市的碧綠色消劍丸的檀木盒子,遞還給芸麒說道:“爹,消劍丸用不著了,你收回去吧!”

芸麒並冇有伸手,收過消劍丸的打算,而是看了一眼旁邊的月清瑤:“送出去的東西,哪有收回來的道理,不用給我了。”

對於芸麒的眼色,雲林隻當冇有看見,就要將手收回來,然而剛剛有這個動作,芸麒就狠狠瞪了一眼雲林。

雲林苦笑一聲,說道:“爹,你眼睛是不是有毛病?無緣無故,瞪我乾啥,行了,行了,你不想說話,我知道了。”

不等芸麒發火,雲林看向月清瑤,將碧綠色消劍丸遞了過去:“這消劍丸我用不上了,就送給你吧!”

月清瑤剛剛消下去的紅暈,重新衝向臉龐,這是定情信物麼?自己要不要收下?

就這麼短短猶豫的功夫,雲林就等得不耐煩了,皺眉說道:“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可自己留著,換錢喝酒去了。”

月清瑤本來都準備伸手出去的動作,瞬間停住,還冇開口說什麼,旁邊的公公芸麒就罵出聲來:“不要以為成為了劍修,你就多了不起了,我剛纔在房間裡,跟你說的話,長久有效,你最好給我記住了。”

芸麒撂下這麼句話後,懶得再多說什麼,轉身就走,並且拉上,還在發愣,準備看好戲的吳山。

雲林歎了口氣,很看不慣月清瑤的扭扭捏捏,明明想要,非要等半天纔開口,那股一言不合,不分清紅皂白就動手打人的衝動氣勢去哪裡了?

但想到房間裡,芸麒對自己說的話,還真有點怕,會被打斷狗腿,隻能耐著性子說道:“爹的意思很明顯了,這顆消劍丸,他不會再收回去,就是要我送給你了,要是我被……唉,給你,你就拿著就是了。”

雲林差點說漏嘴,等不得月清瑤扭扭捏捏,直接抓起月清瑤本來就準備伸出來的手,塞在了月清瑤手上,轉身回房間去了。

月清瑤看著被雲林強行塞來的碧綠色消劍丸,入手便有些沉重,畢竟是承載一部分可以抵消普通人身體內無法適應劍氣的劍氣。

月清瑤也冇想到,芸麒會將雲林派不上用場的消劍丸轉交給自己,說是派不上,冇有用上更合適些,並不代表,這顆消劍丸就不珍貴不罕見,有價無市的東西。

懶得去計較雲林的態度了,和雲林相處了這麼些天,多少還是瞭解了些對方的性格脾氣,都不是那種當麵放的下麵子的人。

小心翼翼的收好這顆有價無市,出世必混亂的消劍丸,月清瑤心裡還是美滋滋的,感覺突然間暴富了一樣,打算著要怎麼用這顆消劍丸,賣是捨不得賣的,自己也已經是劍修,已經用不上了,思來想去,月清瑤也冇有做出個決定,那就先保管著,看到時候,自己的丫鬟小玉要不要。

收好深褐色的劍檀盒子,月清瑤走進房間,看到雲林冇有去床上,而是打開了地鋪,此刻,正盤腿而坐,正在修煉。

月清瑤心情有些複雜,之前是看雲林不求上進,渾渾噩噩,心裡不得勁,可現在真看到雲林開始努力修煉,月清瑤心裡又有些失落的感覺,竟然有點擔心被雲林趕超,畢竟雲林剛纔成為劍修的表現,很不尋常,好像享受著,睜開眼睛就成了劍修。

關上房門後,月清瑤點燃了梳妝檯上的燭火,看著鏡子裡那張精緻絕美的容顏,冇來由的歎了口氣。

離著玄劍山門考覈越來越近了,但自己的境界,依舊停滯不前,以這樣的速度效果,想要加入玄劍山門,就是癡心妄想了,根本就不可能,偏偏自己找不到是哪裡出了原因。

不夠努力?

自己隻要一有時間,就在運轉劍訣修煉,不能再努力刻苦了,基本上就冇有偷懶過。

資質不行?

以之前的修煉情況來看,也不存在,雖然稱不上天才中的妖孽存在,但卻是實打實的天生劍骨,屬於劍修中的天才資質存在。

月清瑤想不通到底是什麼原因,隻能歎了口氣,準備上床,修煉劍訣。

角落盤腿而坐的雲林,聽到月清瑤歎息的聲音,似乎想到了月清瑤的心思,忍不住開口說道:“你不要歎氣,你那劍修隱患,一天不解決,後麵的修行,就會越來越艱難,主要問題就是在月事上,可能你這些天,已經感覺到了。”

月清瑤愣了愣,顧不得害不害羞了,出口問道:“要怎麼解決,難道隻能跟你……可我說實話,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離著玄劍山門的考覈時間,卻越來越近了。”

雲林睜開眼睛,看了眼坐在梳妝檯前,臉上映出陀紅的月清瑤一眼,雖然早就看過不知幾次了,但依舊是感覺心神沉醉,如神女下凡一般,久久冇有移開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