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上擠出一個笑臉,儘量低聲下氣的問王洛:“王洛,你和朝飛霞剛剛從宮殿裡麵出來,飛霞那丫頭說她遭到了襲擊,就昏厥過去了,什麼都不知道,能不能跟我說說,宮殿裡的情況?”

朝歌看到伊思妙妙那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心裡莫名的爽快,感覺妹妹終於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看了眼王洛說道:“王洛,那你好好給妙妙小姐說說吧,我就不打擾你們,捱到某人的眼睛了。”

王洛笑著點了點頭,伊思妙妙看到朝歌走向朝飛霞了,這才呸的吐出一口口水,罵了句,不開竅的榆木疙瘩。

王洛看了看朝歌和伊思妙妙,忍著笑意說道:“伊思妙妙,宮殿裡麵和你想象的差不多,寶物很多,但想要拿走,也不是那麼容易,還是有一定危險的,本來要是冇有帶著朝飛霞,我肯定得到兩件了,就是為了保護朝飛霞,最後一件都冇拿到,雲林和蘇姬現在恐怕已經拿到好幾件了。”

伊思妙妙看王洛說的認真,越發好奇問道:“具體是什麼樣的危險呢,你該不會是亂編出來的吧!”

王洛無奈的搖搖頭:“進了宮殿裡麵,就跟這外麵不一樣了,出現的危險情況,也會不一樣,你要我怎麼告訴你呢,行了,你愛信不信,不要打擾我,我要休息恢複了,我還要再進去呢!”

伊思妙妙卻並冇有打算就此離開的訊息,將王洛上下左右看了個遍:“看不出來啊,你哪裡受傷了?”

王洛卻已經不再搭理他,自顧自在水底下,開始休息恢複起來,冇有了那股冰凍力量的存在,這水潭底部,就隻是普通流水,正常的水壓,另外無數次的打鬥,攻擊那股恐怖冰凍的力量,也讓水潭之中的水,十隻剩五六,甚至不足一半了。

南名和北名走了過來,看了眼不再搭理伊思妙妙的王洛,對伊思妙妙說道:“公主,我們可不能被他嚇住了啊,你放心,還有我和北名呢?”

伊思妙妙想了想後,也是冷哼一聲:“想嚇唬我,不要進去,嗬,王洛,你太小看我了!”

這次伊思妙妙好像是下定了決心,不再猶豫什麼,帶著南名北名一起走入了宮殿之中。

王洛看著伊思妙妙帶著南名北名直接進去了,不由得咧嘴笑了笑,看了眼一直好像真的無動於衷的塵逸和狐狸精女子靈姬:“伊思妙妙都進去了,你們兩個不跟著進去?!“

塵逸認真的看向王洛,虛心恭敬道:“王劍仙,宮殿裡麵,當真如你所說的一樣麼?“

王洛正準備起身去找朝歌還有朝飛霞,聽到塵逸的話後,隻是說道:“該說的已經說了,其他的無可奉告,要不要進去,是你們的事情,我也管不了,一切隻能自己小心。”

狐狸精女子靈姬看著伊思妙妙和南名北名都進去了,心思越發活躍,忍到了此刻,終於忍不住說道:“主人,我們也跟著進去吧,我知道你無心向寶,但如果真的拿到幾件趁手的寶物,就會大大增強我們的實力,再說了,如果真有什麼危險,王洛和朝飛霞,還能完好無損的出來?”

塵逸又看了眼,鐵了心,不會多說什麼的王洛,最後還是抵不過誘惑,點頭說道:“行,既然伊思妙妙南名北名都進去了,靈姬,我們也進去。”

王洛始終冇有再看一人一狐,很快宮殿入口處,就隻剩下了王洛朝歌還有朝飛霞三人。

王洛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對是錯,他隻是不想告訴伊思妙妙,冇想到,塵逸和狐狸精女子靈姬也跟著進去了。

朝歌帶著朝飛霞來到身邊,看了眼那宮殿入口後,說道:“王洛,怎麼辦,他們都進去了,我們真的不進去了,我覺得能往宮殿裡麵走多遠就走多遠,可以試著繼續往前的。”

朝飛霞也是說道:“是啊,王洛哥哥,現在宮殿裡麵就隻有雲林和蘇姐姐,伊思妙妙南名北名還有塵逸和狐狸精女子靈姬都進去了,萬一在裡麵碰到了,肯定不會放過他們,雲林和蘇姐姐,就會更危險了。”

朝歌看了眼猶豫不決的王洛,直接開口道:“行了,王洛,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我們也進去吧!”

王洛無奈的歎口氣,冇有什麼理由可以拒絕,三人最後一起進入宮殿入口之中。

而在王洛朝歌還有朝飛霞也一起走進宮殿的同時,水潭表麵再次被破開,兩個人破開水麵,沉了下來,正是剛纔去埋葬兩個師兄的雅潤澤,隻是此刻被人抓著脖子,下來了。

如果現在塵逸還有狐狸精女子靈姬還冇有進去宮殿裡麵,就會知道,捉著雅潤澤脖子的人,正是將雨菲殺死的兩個傢夥之一的芸南天。

雅潤澤完全不是芸南天的對手,連掙紮都做不到,此刻,手中用力,雅潤澤整個臉龐都變動猙獰鐵青起來,好像自己的脖子就要斷了。

他身上多處傷痕,碰到了從林中走出來的芸南天,雅潤澤自然不會說什麼,卻依舊遭到了芸南天的毒手和逼問,隻能一路帶著來到了這水潭。

芸南天帶著雅潤澤沉到水底,宮殿入口前麵已經一個人都冇有了,而看到水底的宮殿,芸南天不由得激動無比,看來那幾個人都已經進入宮殿之中了。

雅潤澤掙紮著說道:“我冇騙你吧,現在可以放了我了,你自己進去吧!”

芸南天卻是冷笑道:“嗬嗬,放了你?難道你不跟著我進去,雅潤澤是吧,你以為你還能走的了。”

雅潤澤瘋狂掙紮起來,大怒道:“你這卑鄙小人,怎麼能說話不算話,快放了我,我還冇有將我師兄埋好,我要上去。”

芸南天嗬嗬笑道:“上去,先跟我進去再說!”

雅潤澤根本冇有選擇的權利,被芸南天二話不說,帶著進入了宮殿之中。

雲林和蘇姬冇有了王洛和朝飛霞的拖累,一路向前,繼續往宮殿裡麵走著,溫度到了連蘇姬都無法承受的地步,雲林真的冇想到,從外麵看起來並不是很大的宮殿,進入裡麵後,會是如此巨大。

看了眼因為高溫空間急劇扭曲的宮殿空間,熱浪一波接一波,溫度更是一波高過一波,雲林深呼吸口氣,身上的衣衫剛被蒸乾,此刻,又濕透了。

一路走到這裡,除了溫度變得越來越高,倒是冇有碰到其他的什麼危險。

看了眼蘇姬說道:“蘇姐姐,你怎麼樣,還能堅持嗎?如果堅持不了,我送你回去,你可以承受的溫度那裡。”

蘇姬正要開口,宮殿裡開始發生變化,好像兩人直接出現在了一處虛空之中,兩人就懸浮在空中,腳下是緩緩流轉的火海岩漿。

變化來得太快,雲林和蘇姬都冇有反映過來。

雲林皺緊了眉頭,感覺這並不是虛幻,周圍的溫度又在急劇增加,可以清楚的感覺到。

蘇姬突然看向腳下的虛空,一道岩漿一樣的熱流,突然噴湧而起,直奔虛空中的兩人而來,攜帶著說不出來的高溫氣息,直接將空間扭曲得不成樣子,熱浪氣息撲麵而來,好像要將虛空都給毀滅了。

雲林一把將蘇姬推了開去,身上散發出恐怖的氣息護罩,將蘇姬推開後,自己也是急忙後退。

蘇姬被雲林推出去三四米遠,剛剛穩住身形後,那突然噴湧而來的岩漿熱流,就從自己剛纔站立的地方,直衝而過,那一片虛空則是直接塌陷下去,出現了赤紅顏色的可怕空洞,在空洞的儘頭,可以看到混混漿液,緩緩流淌著,看一眼,都會不由得心驚膽戰。

顯然,那裡已經冇辦法站立了。

岩漿熱流在空中散開,灑向雲林和蘇姬,兩人身上的氣息護罩,被滋滋抵消,消融消失不見。

雲林穩住身形,對蘇姬說道:“蘇姐姐,你怎麼樣?冇事吧!”

蘇姬剛準備搖頭說冇事,就看到腳底下,又出現了無數道赤紅顏色的岩漿熱流,直衝而來,蘇姬嚇得又急忙後退,焦急開口說道:“雲林,看來我冇辦法陪你了,你快往前走,被這些岩漿熱流衝擊過的地方,就會出現空洞,已經站不了人了,你一定要在空洞占據虛空之前,通過這裡。”

兩人的距離,瞬間被拉開到了十幾米遠,雲林大聲了句,知道了,蘇姐姐小心的話,就轉身加快速度,往前麵而去。

蘇姬一退再退,剛纔兩人站立過的地方,徹底被出現的空洞占據,本來在空洞之下的漿液,緩緩在那裡流淌,釋放出恐怖的高溫,漿液通紅無比,猶如鐵被融化的顏色。

蘇姬看著雲林的身影消失,又看看通紅的漿液,鬆了口氣的同時,依舊有些心驚膽戰,要是稍微再遲疑一點,蘇姬無法想象,此刻,會是什麼後果。

雲林身後宮殿不斷的被融化塌陷,讓雲林根本不敢停下腳步,前方是未知,在等著他,後麵是危險,隨時準備要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