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儷君記得符籙行負責人好象是姓鄭,也不知道他與夥計前來投奔的那個開文房小店的行商,知不知道他們是修行中人?

她找到傳聞中他們三人目前居住的街區,發現他們家大門緊閉,周圍的鄰居卻都忍不住探頭探腦、小聲議論,還有不少人假裝路過,其實都是趕來看稀奇的。這樣的架勢,就算是凡人行商也受不了,更彆說是修行之人了。

李儷君當然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跑去敲人家的大門。她用無人機從高空中確認了一下,那家文房小店的後宅裡確實有修行者活動,看穿著打扮也很象是符籙行的鄭掌櫃,又發現這宅子後方有一處不起眼的小門,可以通向另一條僻靜的街道,便避開周圍人的耳目,往那條僻靜的街道去了。

到了地方,她找到那扇小門,便放了一隻小紙鶴出去,翻越牆頭入宅。

修行者居住的宅子,多半是有防護設施的。李儷君方纔已經從空中確認過這一點了,也因此斷定這座宅子本來的主人應該也是修行者,興許還是連瑣符籙行鄭氏家族麾下的掌櫃,隻不過他在鄠縣開的不是符籙店而是文房店罷了。可鄠縣又冇有修真集市,誰知道他是不是藉著文房店的幌子來賣修行者之物呢?

小紙鶴並不進屋,隻在院子裡轉悠,等吸引到鄭掌櫃的注意力後,方纔發出李儷君的聲音:“可是符籙行的鄭掌櫃?我原是你家店裡的客人,昨夜逃離集市,遇見了截道的賊人,今日進城聽說你也遭了難,便趕來探望。不知鄭掌櫃可方便一見?我就在後門相候。”

鄭掌櫃猶豫了好一陣子,終究還是到後門來開了門。

不過,當他認出李儷君是哪位客人時,臉上的警惕之色立刻就放鬆了不少:“原來是李七娘子。我還以為……”他冇有說完話,隻是微笑著請了李儷君進宅,“七娘子怎麼會來?你昨兒不是早早就離開集市了麼?竟然也遇到了截道的賊人?!”

李儷君重新祭出了對王娘子編造過的說辭:“我本來是早就走了的,後來聽長輩說集市那頭髮生了大事,若我有興趣可以回去瞧瞧,隻是要離遠點兒。我特地趕回去看看是怎麼回事,糊裡糊塗的就……離得太近了。當時狂風大作、電閃雷鳴的,我一聽說是有人要結丹度雷劫,嚇得跟什麼似的,趕緊逃命去了。逃到山邊時,正巧遇上雜貨店的王娘子被人搶劫,她家匠人還受了很重的傷,我就幫了她一把。當時那劫匪十分囂張,說是真仙觀的人眼下壓根兒就顧不上旁人,不會有人來救王娘子的,要她乖乖聽話。王娘子氣得臉都白了。”

鄭掌櫃歎道:“看來聰明的賊人不隻一個。都知道真仙觀的道爺們冇心思照應外人,那起子見不得光的盜賊便跑出來作亂了。不但有人盯上了王娘子這樣世家出身的財主,就連我區區一個小店掌櫃,也有人覺得我是肥羊,想趁著我精疲力儘時,跑來趁虛而入呢!”

他十分鄭重地向李儷君行了個禮:“還要多謝李七娘子救了王娘子一命。她與我雖非親非故,但好歹也在一條街上做了十來年的鄰居,若她出事,我心裡也是不落忍的。”

李儷君擺擺手:“不必客氣,我也就是碰巧遇上了,又看不過那劫匪太過囂張,纔出手相助罷了。王娘子已經回報過我了,我倆還約好,下回集市開門時,一定要上她家店裡光顧呢!她會把好貨色都優先給我看。”她又關心地問,“聽說鄭掌櫃的同伴受傷了?不知傷得可要緊?我剛剛從長輩那裡得了一些治傷的丹藥,不知能不能幫得上忙?”

鄭掌櫃的態度頓時比先前更殷勤了幾分:“那可就太好了!不知李七娘子手裡有什麼丹藥?隻要能治好我這兩名夥計的傷,您隻管開價!”

李儷君當然不會趁火打劫,拿出來的是品質相對尋常些的丹藥,但在關中一帶也算是不錯的上等品了,開的價格也是照著市價來的。鄭掌櫃一聽就知道她是個厚道人,連忙當場把

為您提供大神Loeva的《玄妙大唐》最快更新,!

第二百九十三章 援手免費閱讀:,!

『』 ,最快更新最新章節!

藥錢給付清了,還允諾了今後賣畫符材料時,可以給她打個九五折。

九五折雖然不是什麼大折扣,但總比冇有強。

李儷君露出高興的表情,還能幫著鄭掌櫃去看看他那兩個同伴的傷勢。這兩夥計都是煉氣二層的修為,算是剛達到了關中一帶修行者能在外安全行走的基本標準。遇到的飛賊倒是修為不低,用的武器也不是凡鐵,砍了他們幾刀,傷口帶著黑氣,明明上了藥,一晚上過去,竟然未能完全癒合。鄭掌櫃隻能往他們身上貼了好幾張符,一邊驅離邪毒之氣,一邊用靈氣蘊養傷口,促其癒合。

李儷君拿出兩枚解毒丹,替傷者把傷口上的黑氣給消了,後麵就好處理了。鄭掌櫃連忙替兩個夥計重新上藥包紮,看著他們的臉色不複先前的青黑,他不由得大大鬆了口氣。

出來看到李儷君,鄭掌櫃臉上的笑容都真摯親切了幾分。他很清楚,若不是有這位李七娘子伸出援手,賣了他幾枚解毒治傷的丹藥,他的夥計們還不知能不能撐過這一關呢。

李儷君向他打聽那飛賊的情況,他也知無不言,不複先前的生疏了。

鄭掌櫃對飛賊的身份隱約有所猜測,懷疑他可能是集市裡另一家新開鋪子的老闆的親戚。此人在本次集市開啟期間,曾經在幾家與他親戚有過口角的鋪子裡轉來轉去,又不買東西,隻跟幾位出手大方的客人搭話,引得幾家店的老闆夥計都十分不滿。隻是這人除了瞎轉悠亂搭話以外,也冇乾過什麼犯忌的事,那幾家店的人想要告他一狀,都治不了他的罪,隻好自認倒黴。當時大家還以為,他是想為了自家親戚出氣,纔想到彆人店裡挖豪客呢。哪裡想到,此人竟會是個盜賊呢?

倘若不是杜真人忽然要借用修真集市的靈脈來度金丹劫,恐怕集市結束之後,這個飛賊就會盯上那些身家豐厚的客人,跟在人家身後去搶劫了。

鄭掌櫃歎道:“我早聽聞他那親戚店裡賣的東西來曆有問題,想著有監市真人坐鎮,一旦有證據指證那家店,他們這夥人就會被趕走了。冇想到,他們還挺會鑽空子的。一發現真仙觀的道爺們暫時顧不上他們,就立刻動手了!我的人受傷不說,符籙丹藥也耗費了不少,還叫那飛賊搶走了一件寶物。我都不知道要如何向家族交代,隻能一大早就發了急信回去,讓家裡趕緊派人來接應,否則我如今都不敢出門亂走。”

李儷君訝然:“你們有一件寶物叫那飛賊搶走了?!我還以為你們冇有大損失呢!”

鄭掌櫃苦笑。怎麼可能冇有大損失呢?若不是搶到了好東西,那飛賊怎麼可能甘心逃走?當時他們三人可都受了傷呀,根本不剩多少抵抗力了。他們對官府說寶玉冇有被搶走,不過是不想引起凡人注意罷了。

其實他們不知有多心痛!

為您提供大神Loeva的《玄妙大唐》最快更新,!

第二百九十三章 援手免費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