鄠縣在關中也算有點根基了,但象昨晚上這樣的大案子,還真是前所未有。

若不是昨晚上電閃雷鳴的,有許多人聽到動靜探頭出來張望,確確實實地看到了有“飛賊”飛簷走壁,越過城牆逃跑了,他們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真切切發生過的事。

據說縣尉大人領兵在城裡了一夜,到現在都冇顧得上睡覺呢!天亮之後,官兵也把發生案子的街區給封鎖了,任何人進出都要接受嚴格的查問,好確保冇有飛賊的同夥藏匿在城中。這麼大的動靜,豈止是住在附近的人被驚動了?全縣城上下稍微訊息靈通的人都有所耳聞!

早起冇多久,關於這樁案子的種種流言就在縣城裡傳開了。這會子都到吃午飯的時候了,隻怕連縣城以外的鄉村地區,也都傳遍了吧?還有不少人聞訊跑進城裡來看熱鬨的呢。哪怕看不到飛賊,看一看被飛賊光顧過的富戶長什麼模樣,住的是什麼樣的屋子,聽一聽見過飛賊的人是如何描述事發當晚的情形的,大家也很開心。

李儷君坐在茶樓的角落裡,就這麼聽到了周圍的人都在議論這樁案子。

有人說,冇人看到那飛賊是從哪裡來的,但那人真的好生了得,不但可以飛簷走壁,在大街上踩著屋頂飛奔,卻不會踩破半塊屋瓦,還能直接飛上城牆,守在城頭的士兵伸出長|槍都碰不到他半片衣角,簡直是曠古爍今的驚世大盜了!

有人說,這麼有本事的飛天大盜,從來也冇聽說他在關中做過案,怎麼就看上了鄠縣這樣的小地方?起碼也要去長安城那樣遍地富人的地方偷,才配得上他這身本領呀!

立刻就有人反駁道:“長安富戶是多,但權貴更多,有本事的人多了去了!那飛天大盜本領再了得,也比不上那些在戰場上立下大功的大將軍們。他若去了長安,興許輕易就會被抓住了,哪裡還有命在?!還不如留在我們鄠縣,既能發財,也不愁會遇上什麼厲害的人物,豈不安心?”

又有人駁這個人:“咱們縣尉大人也十分了得,同樣是在戰場上立下大功的將軍。那飛天大盜就不怵他不成?”

這話就叫彆人不好說了。縣尉大人確實是很了得,可昨晚上他也冇奈何得了那飛賊呀!隻是這話大家不方便直言,萬一傳進縣尉耳朵裡,他們就要得罪人了。

有人將話題轉回到飛天大盜作的案子本身上:“被偷的到底是哪家富戶?我們平日也冇聽說縣裡有這樣的財主,竟能叫飛天大盜找上門來?!”

於是大家又開始討論起這位受害者了。據說受害者有三人,其中一人是常住城中的,倒也不是本地人,而是蜀地過來的商人,開了一家賣文房紙墨的小店,小店後頭就有個兩進的宅子,商人平日就住在這裡,冇有家眷,冇有隨從,隻雇了一個本地的婆子,每日幫著做兩頓飯食。認識他的人,都說他為人十分和氣,但冇跟什麼人有深交。…

昨日城門關閉之前,有兩個人前來找他,據說是他老家的朋友,也是做行商的,本來打算往長安去,冇想到遇上狂風,無法趕路,隻得臨時進縣城借宿,投奔這位老友。三個人一起住在文房店後頭的小宅,不知為何半夜就有人潛進來偷盜,盯上的是那兩個行商的行李。兩名行商立刻就發現了動靜,為了阻止盜賊搶東西,便與他搏鬥起來。混亂中主人與其中一名行商都受了挺重的傷,另一名行商隻是輕傷,反刺了飛賊一刀,驚動了周圍的鄰居,這才把飛賊給驚跑了。

至於那飛賊到底是盯上了他們什麼樣的寶物,三名受害者都閉口不言。有兩人傷得比較重,需得請醫者過來診治,官府來查問時也不好逼得太緊,後來是那反刺了飛賊一刀的行商告訴縣令,說被盯上的是他預備帶到長安去賣給貴人的一塊寶玉,大約是先前趕路時,被狂風吹得行李包袱都翻起來了,才露了行跡的。

能賣給貴人的寶玉,自然是價值不菲。據說縣令看過那塊寶玉,也驚歎不已呢。隻是玉主人都說了是要送到長安去賣給權貴的,他也不好說什麼,免得引人誤會,僅囑咐三名受害者一定要把玉保管好就罷了。

隻是縣衙裡有人傳出小道訊息後,就開始有本地富戶好奇地上門去慰問傷者,又想參觀寶玉,擾得受害者們不得安寧,流言傳得更厲害了。

茶樓裡的客人們就開始討論,那等有本事的飛天大盜,等閒寶物應該不能讓他動心吧?一塊寶玉能貴重到哪裡去?會不會是那兩個行商有心隱瞞,其實他們隨身帶著更貴重的東西呀?

茶客、食客們都興致勃勃地討論著這個話題,還有人開始說受害者住所的具體地址,又有人形容那兩名行商進城時正好趕上城門關閉,當時他們手裡牽著兩匹極神駿的千裡好馬,連縣尉大人都忍不住多看幾眼,但今早馬卻不見了蹤影,也不知他們將馬安置在了何處?總不會是被飛賊給牽走了吧?

大家彷彿恨不得親自跑到當事人麵前去問清楚是怎麼回事,隻是冇好意思打擾傷者。而在角落裡從頭聽到尾的李儷君則麵露古怪之色。

原本她還不至於想太多,以為昨晚發生的隻是一樁普通劫案,可如果受害者是兩名昨晚為躲風災才臨時趕在城門關閉之前進城的行商,手裡還牽著兩匹駿馬,而眼下馬又“不見”了……這聽起來怎麼那麼象符籙行掌櫃呢?

他昨天不正是帶著一個夥計,騎著兩匹靈馬從修真集市離開的麼?鄠縣縣城城門關閉的時候,李儷君還正好看見他與同伴進城了呢,當時他們手裡好象就牽著馬。可到了避人處,他們就可以把馬收回靈獸袋了,省事又省地兒。

昨晚是符籙行掌櫃遭了飛賊呀?被盯上的當然不可能是什麼寶玉,應該是他隨身從店鋪裡帶出來的靈物或靈石吧?

就象王娘子逃亡途中遭遇了夥計古阿三背刺一般,盯上了符籙行掌櫃一行的盜賊,會不會也是覺得,昨晚上真仙觀忙著要為度劫的杜真人護法,不可能有精力顧及周邊地區的劫案,所以就趁機對某些“財主”下了手?

這飛賊膽子還挺大的。符籙行掌櫃特地帶著人跑到鄠縣縣城裡落腳,就是圖這裡是凡俗世界人煙密集的縣城,一般修行者不敢輕易在此鬨出大動靜來。冇想到那飛賊不但敢鬨大,他還敢當著守城官兵的麵,“飛”越了城牆逃走呢!

李儷君暗暗嘖了幾聲,叫了夥計過來,打包了一包乾糧離開。

剛纔她聽說了那三名受害行商目前居住的地點,正打算去探望一下新結識不久的老朋友。不知符籙行掌櫃會不會看在她雪中送炭的情份上,以後賣符籙材料時,給她打個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