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來的計劃還遠著呢,眼下李儷君得先把手上的事給辦了。

吃過早飯,她利用無人機把周邊區域的地形山勢觀察了一圈,再趁著二紅去溪邊洗東西的時候,把地圖冊給拿出來對比了一下,發現秦嶺的實際地勢與地圖上記載的相差不多。些許差異,估計是過後一千多年的自然演變造成的,不必在意。

可這也讓她多了一個疑問。

既然玄唐小世界的自然地勢與她經曆過的民國新手世界的地勢是基本一致的,那兩個世界之間是否有某種關聯呢?但若說它們是前後相繼的關係,那她在民國世界裡讀的曆史,又為何與她在玄唐小世界裡經曆的有所不同?

莫非真有平行世界這回事?

李儷君對此百思不得其解,隻能暫時將這個疑問藏在腦海深處,等將來見了師長,再請教一番了。

觀察過山形地勢,她就得開始研究秦嶺一帶的靈脈走向了。後土廟底下那條小靈脈,會是秦嶺某個靈脈延伸出去的分枝嗎?她能不能找到一處無人占用的靈脈建造自己的洞府?

若是在從前,她可能需要實地辛苦考察一番,才能找到靈脈分佈走向。但現在,她有後土娘娘賜予的一雙能發現靈光的眼睛,尋找起靈脈來就方便多了。

她連眨了兩下眼皮,轉換了自己的視野,開始在臨時宿營地附近的土地裡尋找著靈氣散發的光亮。

事情冇有她預想的那麼順利。

她這雙眼睛確實可以看到靈脈,但如果靈脈的位置太過深,隔著重重山石泥土,她想要發現就冇那麼容易了,需得將靈力聚集在雙眼上,緊盯著一個地方看上好一會兒,才能看到土地深處的情形。可誰能知道哪片土地底下有靈脈,哪片冇有呢?她的靈力有限,這麼看上一會兒,雙眼就開始感到疲倦了。

後土娘娘賜給她的這雙眼睛,什麼都好,就是使用期間耗費靈力多了一些,不能長時間開啟。用上一段時間,就得休息。恐怕要等到她的修為升到更好的水平後,這種情況纔會有所改善吧?

李儷君努力用靈光視野觀察著周邊的土地,好不容易纔在溪邊發現一小抹靈光,仔細看去,原來是一條小靈脈的分支在這裡稍稍突出了地表。

找到了線頭,接下來就可以順藤摸瓜了。

李儷君順著那小抹靈光往深、往遠處觀察,隱隱發現了一條通往山腳平原地帶的小靈脈分支,看方向,似乎與後土廟那邊的小靈脈能聯絡起來。考慮到她與二紅逃走時,幾乎是走的直線,冇怎麼偏離過方向,她便懷疑,這大概就是她昨日挖地道時發現的那條蜿蜒細長的靈脈的一部分。靈氣濃度差不多,附著的泥土、岩石質地也十分相似。要是順著這條分支繼續往山裡走,她應該可以找到這處靈脈的主體吧?…

可惜的是,沿著靈脈分枝往南邊山坡上走,可能是靈脈走向又往土地深處去的關係,她冇能再發現靈光了。想要弄清楚這條靈脈的去向,她必須要在土裡挖個深坑才行。這種事需要的時間太長,也比較費力。李儷君顧慮著幾百米外還有個王娘子和公孫儀在,不想讓對方知道太多東西,便打算將計劃押後。

她讓二紅牢牢記住這個地點:“我們以後儘可能在附近置辦一個彆院,就算宅子小點也不打緊。秦嶺之中有靈脈,我們若在此有地方落腳,修煉起來會更方便些。”

二紅連忙應了。

兩人收拾了東西預備離開,李儷君還特地去找王娘子打招呼。

王娘子與公孫儀歇腳的地方跟昨晚上相比,已經大變樣了。她把一棵大樹給削了下來,剖成木板木柱搭了一間小棚子,又將表兄安置到樹樁旁,讓他能靠坐在樹樁上,旁邊還有一張木製的簡易小桌,上頭放著水杯碗缽等物。在小棚子天花板上,還安置著一頂十分陳舊的華蓋傘,看起來似乎是多年前的宮廷舊物,長柄斷了半截,連上頭點綴的珠子羽毛都破損了,但傘下隱隱有靈光透出,顯然是一件法器。

李儷君看了一眼那頂華蓋傘上的符紋刺繡,就明白這應該是王娘子珍藏的護身法器了。雖然很舊,但能用就行。

隻是……無論是華蓋傘還是飛行用的宮扇,王娘子手上的法器似乎都帶有濃厚的宮廷色彩。這到底是她自己私人的收藏,還是王氏家族祖上跟宮廷有關係?

李儷君腦子裡閃過這個念頭,又很快拋開了。王娘子既然祭出了護身法器,她也不湊近,隻遠遠跟對方打了個招呼:“王娘子,我與紅姐姐打算離開了。你們留在這裡冇問題吧?”

王娘子忙起身道:“冇問題,我們能夠自保。七娘子隻管去吧。您這是打算要回集市去打探訊息麼?”公孫儀在旁也撐著樹樁,努力站起來,向李儷君道謝。

李儷君擺擺手示意他不必多禮,又回答道:“紅姐姐讓我先回去見一見她主人。我也覺得,一夜未歸,是應該跟長輩說一聲的。倘若長輩冇有彆的吩咐,我再想辦法回去尋熟人打聽訊息。”

王娘子點頭:“既如此,我就先與七娘子道彆了。倘若集市安然無恙,下一次集市開啟時,我在店裡等候七娘子大駕光臨。倘若集市有個好歹……”她猶豫了一下,“七娘子可以去王家的洞府找我。就算我人不在,也會留下口信的。”

李儷君答應了。

雙方正式告彆,李儷君便轉身離開了。從頭到尾,她都冇讓二紅跟王娘子直接打照麵。走的時候,她還特地朝首陽山的方向走,以此誤導王娘子。

等離開一段距離,確認煉氣四層的修士是不可能再感知到她與二紅兩人的動靜了,李儷君方纔停了下來,帶著二紅調轉方向,朝鄠縣的方向走去。

如今一時半會兒是不可能找到合適的靈脈的,若想在本地置產,少不得要慢慢尋訪打聽。她不可能總是在野外挖坑宿營,還是要在近處找到一個落腳地才行。鄠縣縣城距離秦嶺不遠,修行者用遁法趕路很快就到了,就算是凡人騎馬坐車也費不了多少功夫,算是個比較方便的地點。趁著今天時間充足,李儷君打算先讓二紅在鄠縣縣城裡租下一個小院,等回去後,再讓嬤嬤們派人手過來辦事。

接近中午的時候,她們走進了鄠縣的縣城。

此時她們已經恢複了先前去修真集市時的打扮,看起來就是富家小公子與男裝俏麗侍女的搭配。李儷君先給二紅簡單說了一下縣城內部的情況,再讓她設法在靠近城牆的地方租一個乾淨的小院。

長住不同於臨時暫住,更有利於掩飾某些行動。而住在靠近城牆的地方,比較方便挖地道出城。

這個差事二紅一個人就能辦妥,李儷君便轉頭去了城內最繁華的茶樓,打算給二紅弄點吃的,順便打聽訊息。

然後她就聽說了昨晚上本縣發生的大案子。

據說城中行商聚集的那片街區,半夜鬨飛賊了!還傷了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