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之中的萬幸則是經脈的傷勢恢複過程中,一些品質上佳的療傷靈丹一定是占據重要地位的,因此恢複起來相對也是顯得更加容易一些的。

丹田內入侵的異種氣息,對於修士未來的影響是長遠的,反倒是在短時間內不會對修士產生一些負麵影響,反之經脈傷勢一旦遲滯則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惡化,兩種傷勢一急一緩、一快一慢,也算是給了他一個逐個擊破的時間和機會。

另外他閉關的這一處所在,距離水域太近,雖有一套陣法作為遮掩,依然是遠遠不夠的,待得體內稍微平穩一些便需要儘快離開這是非之地。

若非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他一定是不會選擇在這裡進行一個臨時的調整,這幾乎是相當於一件在老虎身邊打盹的事情。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在這裡休整固然是一件危險重重的事情,可這裡濃鬱的水靈力對於他來說也是一種福緣,每一次大周天運行完畢之後,都可得到比平日裡多上兩成的法力,對於傷勢的恢複也是有不可多得作用的。

在靈丹與法力的雙重作用之下,不過三五日的時光,趙守壽經脈之上的大大小小的裂紋已經有了一絲彌合的樣子。

一些比較明顯的傷口縱然是一時間無法痊癒,在一層靈丹靈光的覆蓋之下,短時間內也不會繼續惡化。

原本一些最為可怖的外傷,已經是基本痊癒的樣子,至於肉身之中的消耗,則需要充足的時間與靈物去一一進行彌補,並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完成的。

日升月落,晝夜交替,在第十日的時候,用來遮掩身形氣息的陣法之內驀然出現一位後背之上呈現黑紅色模樣的修士,在將陣旗收入囊中之後,並未在原地有過多的停留,第一時間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密密麻麻的叢林之中。

“倒是一個警醒的修士,可惜這一份美味的血食,本鱷是無福享受了,不過這一身鱷血也不是這般容易退卻的”驀然間一個碩大的頭顱從水域邊緣冒出來,正是當初大戰一場的鱷魚贔屭。

應當是在感受到他的氣息一直未曾撤離之後,準備進行一次悄無聲息的襲擊,將其吞入腹中。

可惜趙守壽雖說處在修行之中依然是警醒的狀態之中,鱷魚贔屭尚未靠近已經有所察覺,恰逢其傷勢有所好轉,便果斷撤離這危險重重的水域附近,讓它撲了一個空,隻能在這裡說一些狠話罷了。

“這鱷魚贔屭果然是賊心不死,若非是趙某人警醒,這一次恐怕是在劫難逃了”一口氣足足離開萬裡之遙,方纔算是稍微有一些放鬆的樣子。

在逃遁過程中途數次轉圜前行的方向,一身氣息也是強行壓製在身軀之內不敢有半點泄露。

既然鱷魚贔屭並未選擇追擊,此時相隔萬裡之外,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最終也隻能選擇偃旗息鼓,無法尋覓到其蹤跡從而進行一個遠程的追擊。

“傷勢隻是勉強有一些好轉而已,一身戰鬥力十不存一,必須儘快尋覓一處靈地修行,此番閉關首要之事自然是傷勢的痊癒,其次修為的提升也需要提升日程了”基於這兩個目的,他對下一個閉關之地的要求註定是較高且不容易達到的。

另外在一身傷勢的桎梏之下,他的戰鬥力也是極為有限的,不可能冒著危險去與妖獸爭奪老巢。

至於返回之前的兩處臨時巢穴也是不可能的,現在一身傷勢也是容不得他繼續長途跋涉下去的。

這一段時間的闖蕩之中,有失敗自然也是有成功的,尤其是在布偶城之中成功換取的五行至寶,對於化神後期修士修為的晉升有不小的輔助作用。

在這些靈物的輔助之下,除了傷勢的痊癒,隻要耐心下來總是可以輔助修為晉升的,這也是當初冒險前來無儘叢林核心區的主要目標。

月許的時間之後,趙守壽站在一株參天大樹之下,感悟著周圍濃鬱的靈力以及不遠處一條飛馳而下的河流,不由滿意的點點頭。

這裡環境安寧靜謐,靈力充沛,擁有水木二氣,對於修士修為的晉升以及傷勢的痊癒有明顯輔助作用,最關鍵的是這一株參天巨樹乃是用來隱藏行跡的最佳之物。

這一棵參天大樹不知生長多長時間,卻並未開啟神識踏上修行之路,不過大樹之中所蘊含的生命力也是極為旺盛的。

“此地依然處在無儘叢林核心區,雖地處偏僻卻勝在環境清幽,用來閉關最是恰當不過,以此為根基佈置一套隱藏氣息的陣法,纔是真正的萬無一失”趙守壽觀察一番之後,連連點頭更是露出滿意的神色。

至於洞府所在也是早有打算,隻見其手中一個揮動,獵海王叉化為一道流光,三下五除二便在大樹之下密密麻麻根莖之中開辟出一座小小的洞府,對於大樹並未有絲毫的損傷。

這一層密密麻麻的根莖正是天然的第一層防禦,因其並未踏上修行之路並不會引人注目;又因為其漫長的壽元之中,對於靈力也是有一定的吸收作用,在修為突破的關鍵時刻也可提供一臂之力。

在這個過程中,對於眼前的參天巨樹而言也是一個不小的機緣,說不得便可開啟靈智,走上另外一條截然不同之路。

整個洞府簡單佈置完畢之後已經是第二日的淩晨時分,趙守壽也並未有任何的耽擱,再三檢查確認並無氣息泄露之後,第一時間便盤坐的這座簡易的洞府之中調息起來。

擺在他麵前的第一個難題依然是後背之上的黑紅色血液以及丹田內越來越多的異種氣息,且已經是越來越難纏。

前者隨著時間的消逝已經與後背融為一體,似乎本來就應該是這樣的顏色一般,後者則是開始嘗試與丹田內的靈力進行融合,總之都是必須儘快解決的難題,以免對後續修為的提升有太過明顯的負麵作用。

幸虧其它傷勢並未惡化,依然處在一個可控製的狀態之中,趙守壽隻需要集中精力將這兩種來自鱷魚贔屭的氣息驅逐即可,依舊很艱難,不過依然是有足夠希望的,隻要有一個安靜的環境,他也有充足的把握完成兩個艱钜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