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琳琅藍白色的衣角落入了裴夕禾的眼中。

白裙皎潔如月,上麵大片的藍色花紋和繡龍,帶著女子的精緻和獨特的出塵氣質。

裴夕禾唇角微微揚起。

怎麼會不認識呢?

當初她尚且稚嫩年幼,無論是能力還是心智尚且不如如今成熟,生死之際更是懼怕萬分。

明琳琅宛如天神一般出現救了她。

或許她早就已經淡忘了,可是裴夕禾記得就好。

她記得當年的一份救命之恩。

銜草結環以報,並不是說說而已。

若是真的明琳琅身處險境,裴夕禾有什麼能做的,也會儘力去做。

裴夕禾覺得自己挺奇怪的。

後來的,薑明珠,陸長灃,也算是曾經向她伸出援手。

可是裴夕禾都冇有對明琳琅的那種心緒。

也許是因為,那是她最早看見的一束光吧,也是她想要成為的模樣。

明琳琅眉宇清淡。

她手中持著一把青藍色長劍,秋水影已經陪伴她多年了,劍不離身。

如今的她,在得了那劍典傳承之後,已經是徹徹底底的劍修。

甚至除了與生俱來的司水之力仍然隨著她在成長,其他的道術都被她所捨棄。

隻修劍術。

劍修的劍之極致。

一劍足矣破萬法。

整個人似乎都隱藏著一股屬於劍的鋒銳。

裴夕禾剛剛看了她一眼,正巧被她所察覺。

明琳琅隨著看去,瞧見了那個相貌頗為平凡的少女。

但是眼睛晶亮動人,似乎頗有幾分似曾相識?

但這些想法一閃而過,她轉頭看向彆處,很多的事情都已經難以牽動她的心緒了。

顧長卿和關長卿結束了交談。

“師兄,那咱們如今就動身吧。”

顧長卿的眼中精光一閃。

如今他們七位半步金丹氣息鼎盛,隱隱戰力有更進一步的趨勢。

在此處已經停留了快要兩日,已經很長一段時間冇有弟子歸來了。

他也是死心了,弟子遇難本就是常有的事情。

接下來,經過了這些時間的修整,他們的隊伍也算是恢複了元氣。

正好如今離著那大羅天宗所在地不過兩三日的行程。

即可動身。

同時他們已經向著其他的隊伍發了資訊,有一支偏遠的隊伍約定在大羅天宗處集合。

其他的隊伍決定要去探尋其他的傳承地,畢竟這神隱境之中傳承重重,並非要卯足氣力在一處上。

如此一來,他們就有了三隻隊伍的精銳之力,更加的安全和有保障。

關長卿大聲道。

“那我們現在就走吧。”

兩人都是大手一揮,兩艘天靈舟出現在半空中。

“眾弟子,隨我們走!”

顧長卿和關長卿俱是大聲道。

身形如同暴射雷霆,同時禦空,開啟了靈舟的隱蔽之能。

各位弟子紛紛上靈舟。

裴夕禾也是連忙上靈舟。

此時隻剩下一個月不到了,領隊的兩個長卿徹底不顧惜靈石了。

宗門本就下發了一筆靈石,足夠他們用來驅使靈舟了。

天靈舟得了靈石燃燒的靈氣,張開了巨大的船帆。

破空而行,舟身沐浴著一層清輝。

輝光散入虛空,有著神秘的符文隱閃,將靈舟和他們的身形氣息儘數隱藏。

駛向宗門記載地圖之中大羅天宗的所在地。

………

一個女子站在船頭上。

她體態玲瓏,衣著大膽暴露,一片白粉色的衣料包裹住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反而是襯得她膚如凝脂,白若膏玉。

冇有半點瑕疵,肌膚雪白之中透著健康的粉紅色,格外誘人。

單單是身段,就可以知曉此人必定是個絕世尤物。

葉歡愉輕眯著眸子。

此刻才叫人看清她的麵容。

顛倒眾生,媚骨天成,似乎看見了她,就知道為何神話傳說中那些妖妃為何能夠禍亂一國。

像是豔麗到極致的玫瑰,美得奢靡而讓人沉醉。

五官眉眼之間儘是精緻惑人。

身邊一個打扮的如出一轍大膽的男子,低聲說道。

“師姐,咱們快到大羅天宗了,最多還有三個時辰。”

葉歡愉輕點了下頭,紅唇染笑。

輕佻又大膽。

似乎這是浸在她骨子裡的。

“藏在半空中的道友,藏頭露尾算什麼,不如出來見見?難道,是瞧不起我合歡教?!”

她猛地眼神帶了幾分厲光。

手一揮,一道粉色長綾就是橫飛出去,擊打向了似乎空無一物的虛空。

一柄青鋒劍頓時射出,也是破了藏匿之法。

兩艘靈舟頓時呈現在了合歡教眾人的眼中。

葉歡愉的長綾碰上了青鋒劍,卻是直接將之撞飛了出去。

柔軟的長綾似乎比那長劍更尖銳幾分。

那兩艘靈舟正是崑崙雙長卿所帶領的隊伍。

那青鋒劍也正是顧長卿所發出的。

青鋒劍被擊退,他的麵色有些不太好看。

關長卿冷哼一聲,手中擲出了一道金球。

金光大作,神秘符文在其上閃爍,爆發霞光威壓。

將長綾生生擊碎了去。

葉歡愉不在意,那本就是她的本命法寶相思纏綿綾所化的一道子綾。

擊碎了對她什麼影響都冇有。

她笑聲如銀鈴清脆。

“原來是崑崙道友呀,兩個小郎君好是俊俏,可要雙修一番?”

大膽又張狂。

顧長卿和關長卿俱是麵色黑沉。

碰上魔域合歡教派的隊伍了。

這些勢力和頂尖戰力他們早有調查。

冇想到運氣如此之差,碰上了合歡教最強的那一支隊伍。

合歡葉歡愉。

天生媚骨,是極好的鼎爐,可她偏偏是單火靈根,難以被采補,修為天賦可謂極強。

是如今合歡青年一代最具風頭的領袖弟子。

真算起來,關長卿和顧長卿兩人聯手恐怕也就和她五五開。

畢竟就是同為半步金丹,也是有著差距的。

葉歡愉,無疑是最頂尖的那一批。

她笑容放肆,肆無忌憚地打量著兩艘靈舟上的人。

道魔並非對立,隻是摩擦時常有生。

無論是靈力修煉還是魔力修煉,都是大道。

隻是魔修往往行事大膽不羈,豪放張狂。

這合歡教派更是遊走在魔修和邪修之間,即便是魔域也不少魔修宗門不虞。

可偏偏實力強勁,兩尊大宗師坐鎮,誰敢輕易拔老虎鬍子?

裴夕禾更加收斂了氣息。

她隱藏相貌怕的就是這些人。

像是合歡教,說的是雙修自願,可是誰知道有冇有乾出擄人做鼎爐的事情呢?

一部糊塗賬。

她不得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