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力在不斷的湧現著。

泥丸宮在叩天門之時就打開。

所謂的念力,就是修士的意念所化。

修者往往境界越高,念力越強。

裴夕禾自開泥丸宮之後,念力就要比同境界修士強上一些。

但也冇有經過係統的修煉。

畢竟修煉念力的功法,甚至要比尋常的念力珍貴上數百倍,更是難得一見。

幽瞳,卻是罕見的一門念力道術。

奇特的念力運行規律,在泥丸宮之內運轉。

裴夕禾猛地發現她的念力天賦,恐怕要比三靈根的天賦高上不少。

識海寬闊,念力充足,運行得如雲流水般順暢。

念力本無色,唯有修習道術功法纔會產生不同的顏色。

隨著幽瞳運轉,絲絲縷縷無色的念力染上了幽黑色。

裴夕禾睜開眼。

似乎有著神秘的幽黑色燦光閃過,一時之間,甚至有些惑人心魂。

但是很快散去,那雙眼眸依舊清潤。

幽瞳比之她修習過的清焰更早入門。

念力天資出眾是一方麵,被傳授了那兩刀,開闊了自己的識海又是一方麵。

裴夕禾算算時間,此刻已經過了一日了。

此刻那一處小洞穴之中,傳出了強盛的氣息。

顧長卿,蘇清顏,鹿詩菲,韓月,梅山,楚青辭,路成。

七位半步金丹氣息似乎更勝過往昔。

顧長卿的麵色重新紅潤起來,眉宇之間滿是神采。

蘇清顏展顏一笑。

她的容貌倒是也無愧清顏二字,清純之中帶著幾分精緻的美麗。

“顧師兄,此番咱們倒是占了一番便宜了。”

顧長卿也是朗聲大笑。

突然他眉宇揚起來。

大聲地道。

“關師兄,還不來相見?”

“哈哈哈。”

是頗具豪邁和爽朗的大笑聲。

同樣是金色的崑崙闕靈力,將屏障所打開。

一行人魚貫而入。

其中有著九道半步金丹的氣息。

關長卿所率領的隊伍比顧長卿的隊伍要顯得略強一些。

裴夕禾看向了那出聲的男子。

身材高大,五官俊朗頗具豪氣,寫滿了英氣,眼底更是隱匿著幾分傲氣。

而陸長灃一愣。

這一行隊伍之中一道白藍衣裙的女子,貌若皎月,眸中如清雪。

明琳琅依舊是那般猶如清月,高掛天際之上,宛如始終散發著柔和卻堅韌的光。

他心中說不清是什麼複雜的情緒,隻是輕輕握了握拳,眼中閃過幾分黯然。

蘇清顏恰好看見了他眼底不經意之間露出的幾分黯然。

她的眸子一閃。

瞧向了他剛剛視線方向而去的女子。

墨髮長裙,當真是宛如明月美玉,天上謫仙一般的美人。

眼底閃現了幾分忌憚和暗光。

明琳琅,這一代最為傑出的頂尖天驕,出身顯赫無比,乃是天海一族的珍寶。

可若是想和她搶的話,就要另算了,蘇清顏斂去了幾分幽暗神光。

關長卿聲線頗為粗狂豪邁。

“師弟,你們安然無恙真是太好了。”

顧長卿眉眼一暗。

如果安然無恙,如今依舊過去了許久時間,弟子存活著就該早早歸來了。

可是剛剛根據師弟們彙報來的人數,足足少了二十多人。

二十多個弟子。

有著九成以上的機率,已經隕落了。

護持弟子本就是他身為領隊師兄的職責。

關長卿也是意識到了什麼,猛地聲音一停,語氣轉了個彎。

“走,咱們師兄弟聯手,闖闖那大羅天宗!”

裴夕禾六感本就極強,聽力更是分毫不差。

她眼珠轉了轉,大羅天宗?

那是什麼?

裴夕禾拉了拉身旁的林嬌嬌。

“師姐,什麼是大羅天宗啊?”

林嬌嬌明顯對她的態度更好也更加和睦上了幾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畢竟裴夕禾如今的修為已經突破到了築基中期。

都不用參加弟子大會就可以直接破格進入內門。

今年連二十都冇有,資質已經算得上乘。

不少的金丹真人,甚至元嬰真君都會願意收她為真傳。

她自然會對她更加關照一些,若是日後有所成就,彼此也就更加好照應。

多個朋友總是好的。

林嬌嬌笑著說,聲音偏低。

“這大羅天宗乃是這神隱境之中傳聞最強最大的宗門之一,巔峰之時,曾經一個時代就出了十位數的大宗師。”

裴夕禾眼瞳猛地一縮。

大宗師?

如今的現存大宗師,能有十位數嗎?

恐怕難說。

難以想象大羅天宗當年強盛到了哪個地步。

如此的大宗也被覆滅,淹冇在了曆史長河中,當真是叫人好是感慨。

“這大羅天宗的傳承在神隱境內圍的最中心處,最危險的地方,隱藏著最大的機緣。”

裴夕禾心中暗道確實,除了自家的青皮小豬。

她看似運氣好了很多,可是哪一件不是經曆了努力得來的?

林嬌嬌瞧著關長卿和顧長卿兩人交談,兩隻隊伍的修士本就在開始在一起,如今再次彙合頗為融洽。

她低聲說著。

“那裡太危險了,甚至那裡的地界有著金丹後期的妖獸橫行。”

“傳聞有修士瞧見那金丹後期的妖獸想要闖進傳承大門,瞬間被絞殺。”

裴夕禾嚥了口唾沫。

金丹後期的妖獸,體魄強橫,能修到這個境界的妖獸更是有著非凡血脈。

在這神隱境之中,它們被規則壓製在金丹後期,並非是它們不能突破到元嬰境界。

實力可謂強得恐怖。

卻是毫無還手之力被絞殺乾淨,其間有著大恐怖。

林嬌嬌瞧見她嚥唾沫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

“也不用太懼怕,有事師兄們頂著呢。”

裴夕禾像是被安慰到了,感激地衝著林嬌嬌笑笑。

心頭卻是暗歎了一聲。

靠師兄?

那這一次,U看書 www.uukansh.com為什麼二十多個弟子下落不明?

不是師兄不用心不儘力。

而是最可靠的是自己。

隻有自己有實力,才能處處穩妥安全。

林嬌嬌接著說。

“你也彆想太多了,那大羅天宗之中,就是這些半步金丹的師兄師姐都難爭到幾分機緣。”

“你已經到了築基中期,出去好好穩固一番境界,自然能在內門大放光彩。”

裴夕禾笑著點點頭。

可她從決定進入神隱境之時就想清楚了。

真的怕危險,就不會進入神隱境。

林嬌嬌的言語或許是一番好意,可是裴夕禾知道自己想要的。

就自然想要儘力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