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青塘搖晃著腦袋。

“你這丫頭,上道。”他直接拿過了酒碗。

碗雖然是玉質,卻是如同大海碗一般。

裴夕禾瞧著裡麵的大團酒液,比猿王療傷還要多的酒液不是不心疼。

但是就是這位前輩教她的那一刀,換這碗酒,就值。

裴夕禾向來能把這些東西分清楚。

什麼該不該,值不值,她向來把控得當。

陸長灃有些驚異裴夕禾會給他如此一碗猴兒酒。

琥珀色的酒液看上去其實很是粘稠,甚至有點凝結固體和液體混合的狀態。

這是六品頂尖靈物。

其中蘊含的靈力甚至足以直接撐爆尋常的築基後期修士了。

可是趙青塘大笑著,姿態豪邁,把大海碗的猴兒酒一口就乾了。

明明他身上散發的氣息是築基後期,卻是不見半點不適。

甚至猿王那般的金丹妖族肉身,都會在飲酒之後不自控地散發霞光。

他卻冇有。

就像是尋常的酒液一般,隻是麵色微紅了幾分。

“哈哈哈。”

他大笑著,身形頗為晃盪,露出了身後的那把大得不尋常的大刀。

“不愧是猴兒酒,雖然才六品,可是夠香,夠醇!”

“你這小丫頭倒是好運道,這猴兒酒少說一百多年的年份了。”

酒液似乎是隻讓他麵色有些許變紅,他眼中依舊是無比清明。

裴夕禾瞧著他青衫邋遢,可是眼神清明。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

雖說想要從眼睛裡麵看出所謂的全部情緒不可能。

可是一個人的眼神清明混濁,卻是可以輕易分辨。

趙青塘眼神雖然帶了幾分滄桑,卻是清明無比。

那她就願意稍微降下自己的防線。

“前輩可要再來一杯酒?”

裴夕禾稍顯得恭謹。

她見識過他的那一刀,那種威能她就能判斷出他絕不會是單單築基。

神秘的前輩,何況他教了她隨心意刀,她自然要保持著幾分尊敬。

趙青塘眼神一亮。

“你這小丫頭,捨得?”

六品靈物對他算不得什麼,可是對她這種小築基卻是大寶藥了。

就算是金丹真人這種初聞道的修士都是很難用六品靈物輔助修煉。

裴夕禾卻是傾斜青玉酒罈,再次斟滿趙青塘手中的酒碗。

“怎麼不捨得。”

本就是白來之物,她雖然扣門,可是分的清。

那一刀的傳授,其價值就超過這一整壇的猴兒酒。

合天地的修士,眼前的前輩不知是什麼神通手段混入了神隱境。

至少是元嬰真君以上。

矇蔽了神隱境規則,甚至可能是進入了揚天下,走入化神尊上的大修士。

裴夕禾不免會存幾分討好的心思。

她是知道有些人會和高階修士對著乾,就算知道其身份也不怯懦。

甚至會特地做出一些和旁人不同的新奇之舉。

然後高階修士就覺得,哦,這個小傢夥好特彆,好亮眼。

我好欣賞,我一定要幫他,他越是不想要,我就越要給。

嗬。

裴夕禾在崑崙外門瞭解到曾經有過這種流傳風氣的時候,簡直想笑。

高階修士,又不是人人犯賤。

往往高階修士都有著自己的傲氣,地位尊崇,受人敬仰久已。

小修士對他們而言就像是腳邊的螞蟻。

你會覺得,路邊的螞蟻被他的腳步嚇退,然後一隻螞蟻不畏死上來他腳邊打轉。

就青睞有加?

不就一腳踩死了嗎?高階修士想抹殺小修士,隻是一揮手。

甚至大宗師傳說中一個念頭都能抹殺生命痕跡。

裴夕禾承認自己在討好趙青塘,可有什麼不對嗎?

她冇那種膽氣隨意挑釁高階修士,更是想要套套近乎。

那一刀她雖然領悟,可也就是可能區區一兩成。

裴夕禾對那一刀存了好些疑惑。

想問,就要拿出誠意。

趙青塘眼底浮動著笑意。

這小丫頭,挺上道的嘛。

這猴兒酒釀確實醇厚香冽。

六品靈物他不難尋得,難得的是猴兒酒稀有,並且超過了百年份,能達到六品品質。

再次將酒碗之中的酒液一飲而儘。

陸長灃一直保持著沉默。

他見識遠比裴夕禾更加廣闊,那把不像樣子的大刀。

陸長灃似乎想起了什麼。

趙青塘飲儘了甘霖,渾身舒坦。

酒液入肚,化作暖流。

“丫頭,再來一碗,老夫早看出你想乾什麼了,老夫喝完就再教你一刀。”

裴夕禾眼睛亮了起來。

趙青塘眯了眯眼。

果然,這雙眼睛就像是生生硬安在這張臉上的。

這小丫頭,也太謹慎了。

不過想到魔域合歡那些葷素不忌的貨色也進了神隱境,她一個女孩,倒是也能理解。

上一次看出了他不喜她一副防狼一般的樣子。

這次又是偶然碰見了,她明顯是對自己放心了許多,就頗為放得開了。

這小丫頭處事,多處一些時間,倒是很討人喜歡。

裴夕禾再次給他斟滿了酒。

趙青塘哈哈大笑著一口飲儘。

喝罷用不太乾淨的袖子一擦嘴巴。

“痛快,小丫頭,看著!”

他猛地一震。

身後的大刀砰砰作響。

明明隻有築基後期的氣息。

無論是裴夕禾還是陸長灃都感覺到了一股震撼人心的威勢。

就像是,巨龍,睜開了眼睛,亮出了爪牙。

裴夕禾的眼睛越發亮,陸長灃瞧見心裡暗想。

這個外門的師妹倒是委實有些造化。

而且似乎一提到修煉相關的事情,就會格外明顯地散發出一種興奮至極的情緒。

她自己似乎冇注意到這點。

倒是還挺有意思的。

趙青塘冇管身旁的這個年輕俊朗的少年。

一看他就是使劍的,劍意已生,想要從刀法觸類旁通,有那個悟性他也不攔著。

身後的大刀一震,就落入了他的手中。

“看著,這招叫做。”

“隕星。”

他拔刀而起,一股恐怖的氣息在飛速壓縮。

隕星此刀,趙青塘大開大合。

卻是有著一股密不透風的完美感,刀影重重,幾乎讓裴夕禾眼花繚亂。

可是她敏銳地發現,每一刀,其上麵的力量都在疊加上一層。

好神奇的刀法。

千萬重的疊加,力量達到了一個頂峰。

最後爆發出最後一刀,便是隕星一刀。

隕滅星辰,刀光璀璨!

他一刀揮出,有著縱橫山河之態,將這一片的深林被生生砍出來一刀巨大無比的豁口!

冇有妖獸敢於前來,紛紛逃竄。

這一刀就是金丹巔峰,也斬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