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眼底閃著光。

此事並非冇有可行性。

這裡最強的就是原本金丹初期,在血脈復甦和逆行血脈後實力暴漲到金丹中期的猿王。

而猿王不出半日,實力就會重新衰落到金丹初期。

之前的那場大戰裡,除了猿王,實力最高的就是一隻半步金丹的母猴。

長明簪可以護住他們,尋常的半步金丹攻不破。

隻要他們把握好時機。

在猿王拿出猴兒酒療傷,牢記其儲存的位置。

待到猿王閉關,他們雷霆出手,奪下猴兒酒的機率至少在七成以上。

陸長灃瞧著裴夕禾晶亮的眼睛,心裡自己也在思量著。

如此一來倒是確有可行性。

猴兒酒是六品靈物之中的佼佼者,可遇不可求。

無論是療傷還是修煉都有大裨益。

就是他自己也有些心動。

奪下來的酒液可以贈予一部分給顧長卿他們治癒傷勢。

剩下的,他可以乘勢用來突破到築基後期。

猴兒酒精純無比,但也會導致修為有些虛浮。

到時候去祖老那裡的瀚宇冰山磨礪上幾年就好了。

築基境界,就是一個小境界他也要修煉數年才能突破。

陸家老祖一定要他進神隱境的原因跟他講過。

神隱境的天地規則有異,能大大降低突破的難度,是場大機緣。

唯有陸家老祖那般的境界能堪透這種世界規則層麵的變化異常。

像是裴夕禾其實在神隱境之中突破築基,她還冇意識到築基境界突破的真正難度。

他這樣的八彩玉階,甚至是明琳琅和薑明珠她們那樣的九彩玉階都是早在幾年前就突破築基了。

但剛入神隱境之時也隻有明琳琅剛剛踏入四境初期。

所以神隱境最為適合他們這種剛入築基的修士。

半步金丹隻說是來尋覓傳承的。

以往的名額都有把控,這次卻是宗門之人皆可入內,他也察覺到了幾分不尋常。

若是碰上機緣他也是怎麼都要爭上一爭的。

他瞧見裴夕禾眼中的神采,一看就知道此人心中已經有了成算。

自己要是想要插上一手,那麼就得拿出籌碼來。

陸長灃眼眸微深。

“我身上有一塊隱息玉,雖然是一次性的,但是出發之後,一天之內,我能保證那猿王都察覺不了我們的存在。”

裴夕禾眼中大亮,陸長灃這是願意了。

她本就想把他拉進來,陸長灃是陸家嫡係傳人,身家豐厚,不知道多少護身秘寶。

本身就算是厚著臉皮跟著他,能保住一命就值。

他若是願意加入進來,有了那塊隱息玉,那她就有了至少八成的把握了。

陸長灃垂眸瞧向那隻青皮小豬崽。

“當康?”

裴夕禾冇有因為他叫破了哼唧的身份而驚慌。

她已經料到以陸長灃的眼光可以認得出來。

放哼唧出來,也是她展現出來的誠意。

她笑著點點頭,就算是五官平平,也能瞧見那眼眸動人,以及唇角的動人。

“它很可愛不是嗎?”

青皮小豬崽在她的懷裡哼哼,裴夕禾餵了它兩顆帶著異香的靈獸丹,哼唧滿足地砸吧砸吧嘴巴。

然後裴夕禾手上的青花亮起,將哼唧收了回去。

“哼唧告訴我,有一處隱藏的靈氣節點,估計就是那猴兒酒隱藏的地方,我們去那裡先藏著?”

陸長灃瞧著她把哼唧收回了契約空間,心想她倒是好運道。

瑞獸當康,能給身側之人帶來福運瑞氣。

如此看來,她能在這神隱境裡麵一路高歌衝到四境,也不無道理。

他點了點頭。

裴夕禾給他指明方向,她這才知道陸長灃剛剛逃的時候就是隨便找了個方向一直衝。

隻要背離猿王方向就行。

裴夕禾和陸長灃很快就避開了一些妖猴雜兵。

一些築基初期的妖猴他們不放在眼中。

裴夕禾和陸長灃兩人都在築基中期,加上腳下白梭的隱匿功能,這些妖猴完全察覺不到他們的氣息。

很快就到了。

是一棵巨大的樹,恐怕二三十個成年的大漢合抱都兜不住它。

樹乾極粗,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樹枝繁茂,明明中心有一個大洞,似乎都無損它的生機勃勃。

裴夕禾瞧見那個大洞,突然陸長灃眉頭一緊。

裴夕禾耳邊響起了他的聲音。

這是念力傳音,以自己的念力做載體將聲音傳給彆人,而不是靠空氣傳導。

“那隻猿王回來了。”

他手中翻出了一塊墨色的玉佩,直接捏碎了去。

裴夕禾就看見那墨色的玉佩被捏碎之後並未刺傷他的手,而是化作了一團墨色的氣體擴散開去。

緊緊地將兩人和長梭籠罩。

然後裴夕禾的眼中能夠清晰看到和感知周圍的一起,這一團墨色的霧氣卻是在其他人的眼中隱去了。

就算是金丹中期的念力都察覺不了,委實厲害。

裴夕禾瞧見了那巨大無比的妖猿王身體了,猿王的身軀縮小了幾分,身側的妖猴兵被它嗬斥各自後退。

如今猿王的氣息已經衰退了,從中期衰到了初期。

它逆轉血脈,即便是妖族肉身強橫,也會筋骨皆傷,根基大損,所以纔沒有追擊四散的崑崙修士。

猿王得先行療傷。

裴夕禾和陸長灃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陸長灃操控著靈梭,一點點朝著猿王身邊靠過去。

裴夕禾有些緊張,還好一切如陸長灃所說。

他們的氣息已經徹底被遮蔽了,無法感知,猿王冇有半分察覺。

他們跟著猿王一躍而進。

樹洞裡麵分外陰森。

此刻他們不敢伸出念力探查,怕被猿王所察覺,索性修士法體雙眸夜中也可正常視物。

跟在猿王的身後,他們才知道這樹洞之中迂迴彎曲,又是有著多條岔口。

要是他們自己下來一探究竟,隻怕是會直接迷失其中。

陸長灃此刻也是慶幸起裴夕禾的謀劃,若是他自己,隻怕是仗著隱息玉四處亂竄。

就算是僥倖到了這一棵樹下,進了這樹底迷宮,然後就生生把自己繞死。

終於是到終點了,陸長灃操控著長梭往後退了一些。

猿王的身形更加小了,甚至變化成接近成人的模樣。

咳出了一口腥臭的濁血,猿王類似人修的麵貌上滿是凶戾。

這些該死的修士,U看書 www.sh.com它狠狠地冷哼了一聲。

麵前是三個青玉罈子,就是這罈子似乎都是散發著一股靈氣。

陸長灃眼界更寬,心中微微詫異,白月青玉,這都算是七品靈材了。

猿王揭開了一個大罈子上的酒封。

妖力運作,取了一小團的酒液,就再次密封起來。

這三壇酒液,它指望著完善自己的血脈,用來衝擊金丹中期。

它在初期呆了兩百多年了,做夢都想踏入中期,而不是靠逆行血脈。

裴夕禾嘴角浮現出一抹怪笑。

陸長灃瞧見有些疑惑。

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隻不過是想把這猿王珍之又珍,死死藏住的三壇酒,全部搬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