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長灃渾身有著驚人的寒氣爆發,氣息一路躍進,眨眼之間就足以媲美後期築基。

他長劍灼灼,冰雪滿天。

萬千冰雪化他劍刃,瞬息將那長繩粉碎斬落。

裴夕禾隻是一擊,動用長明簪,就已經抽去了體內的七八成靈力。

她麵色不太好看。

可是巨猿此刻處於金丹中期,它的神通,除了這長明簪,冇有任何的手段可以去應對。

就算是那隨心意刀也不可以。

她那一刀的境界還不夠。

裴夕禾飛速吞服了一顆回靈丹藥。

長明簪自發護主,化作光弧,粉色靈光驟然爆發,將襲擊而來的妖猴射殺。

給裴夕禾爭取回覆靈力的時間。

崑崙弟子的隊列一下子因為這猿王的神通長繩被打亂了。

崑崙闕一下子散開,顧長卿眼中透著焦急。

已經有弟子被長繩套住,身負重傷,不得逃脫。

他眼底厲色難掩。

“逃!”

這妖猴該死得很,此刻的實力已經到了金丹中期,不是他們可以硬撼的。

弟子彼此之間有著崑崙闕感應,屆時可以感應彙聚。

分散逃走,能夠有更大的存活率。

他身周無數道木梭出現。

咻的一聲。

木梭朝著猿王暴射而去。

他倒噴出一口反噬的濁血。

顧長卿已經傾儘全力了,同一時刻,其他幾位半步金丹也是使出了看家手段。

被長繩所困住的弟子被他們的手段儘數解放。

“分散逃!”

顧長卿再次衝了上去,七位半步金丹驟然按照七星陣運轉崑崙闕。

靈力驟然爆發,已經有了金丹之威。

他們七人齊力,拖住了暴怒之中的猿王。

裴夕禾聽見了顧長卿的厲聲大嗬,一時之間有些觸動。

瞧著那幾道擋在他們麵前的身影。

心潮翻湧,有著一股微小的震撼。

真有人能為了其他弟子捨生忘死地去拖住猿王?

她壓下心裡起伏的潮思。

容不得她多想,得快些走,她靈力在丹藥下如今也恢複到了四五成。

除了長明簪自發護主,她已經很難再彙聚揮出一次長明簪的靈力了。

裴夕禾雙腳運轉乘風道術。

青色的道印在兩腳側集結。

她冇那麼高尚,生死關頭,她當然隻顧自己。

本身她就是境界算低的,不快些逃走,留在這裡給猿王當下酒菜,小點心嗎?

她身周的長明簪輝光,將襲擊而來的妖猴彈開射殺。

一時之間奔馳如風。她氣息逐漸隱蔽下來。

長明簪的輝光也是變成了暗色,更加便利她的隱匿。

突然她瞧見了一襲白衣。

陸長灃腳踩長梭,飛馳而行,甚至比之她還要快上五六倍。

他腳下的長梭橙白色,銘刻著奇異的符文,其上散發的波動,至少是五品靈寶。

瑪德,她心裡罵了句。

就知道拚家底是吧。

陸長灃突然瞧見了裴夕禾的身影,他頓了頓,腳下的長梭乍然停住。

“走。”

他腳下長梭被他站了一半的位置,還有一半的位置可以乘人。

畢竟相識,陸長灃也不會見死不救。

顧長卿他們七人已經拖不住猿王了,不及時逃離,就逃不出此刻金丹中期的猿王威壓。

裴夕禾眼眸大亮。

連忙跳上了那長梭。

一道猿王的金光長繩又是伸來,想要將他們束縛捆綁。

陸長灃瞧見裴夕禾已經站穩身形。

手中掐訣。

長梭頓時如同奔行的閃電,擺脫了長繩的追逐。

裴夕禾身形被突然來的極速有些晃盪,及時運轉靈力穩住了身體。

她瞧著那逐漸遠去的金繩,心底慶幸。

若是她一個人,隻怕隻能再次強行壓榨靈力,揮出長明簪。

可那樣渾身再無半點靈力,隻能束手就擒。

她對著陸長灃無比感激。

心覺剛剛是不該暗罵他的,之前的覺得他不會說話都太片麵了。

嗯,救了她命的就是好人。

不會說話她也可以忍。

瞧見顧長卿七人的身影散開,在大部分弟子已經逃出的情況下各自逃竄。

裴夕禾心裡舒了口氣。

若真是他們七人為了他們而隕在這猿王手下,她。

心裡還是會有幾分難受。

如此就好,逃走了,就算受了傷,半步金丹的他們也不會遭大罪。

她回過神,瞧見一心駕馭長梭的陸長灃。

裴夕禾長舒了口氣。

“此番多謝師兄大恩了。”

心底忍不住微微豔羨,等她靈石夠了,也要搞一套流弊的逃生手段。

陸長灃轉過頭,眉宇清淡。

“無需。”

他似乎一直冇多少言語。

這個時候冇了之前說些不合時宜的話的傻樣,倒是讓裴夕禾覺得順眼了些。

她看得出來陸長灃不是那種喜歡聽奉承話的人,就收起了平時的一套客套話。

也不言語。

朝身後望去,裴夕禾已經看不見剛剛的戰場了。

這長梭也有著隱息的神奇之能。

裴夕禾算是知道把靈石當柴燒是什麼模樣了。

陸長灃在一直往長梭一處凹槽之中丟中品靈石,靈石被吸收化作飛灰。

讓裴夕禾瞧見就覺得有些肉疼。

這樣燒靈石的靈寶,她還是不配擁有好了。

還是長明簪懂事,自發護主,除了自己想要運用它作戰,平時都不吃靈石和她的靈力。

這樣想著,裴夕禾突然皺了皺眉。

“師兄,等等。”

瞧見周圍已經算得上平靜安全,陸長灃運訣。

長梭的速度減緩,他轉頭。

裴夕禾的聲音帶了些尷尬。

“師兄,咱們是不是衝到猿王統帥的這片森林,內部了啊?”

一刹那,陸長灃也是有些僵硬。

裴夕禾的聲音繼續響起。

“師兄,你,是,是不是,不認路啊。”

氣氛,好尷尬。

陸長灃良久纔回答。

“抱歉,確實不曾識得。”

他是個路癡的事情,還是暴露了。

裴夕禾吞嚥了下喉嚨,逃開戰場是逃開了,就是,逃到彆人老巢來了。

這。

突然,裴夕禾手背上青花印記一閃。

是哼唧出來了,她的懷裡一下子抱著一隻青皮小豬。

陸長灃看了一眼,抱著豬的少女,有幾分驚奇。

這豬是。

哼唧哼哼地叫著。

裴夕禾猛地眼神一亮。

“師兄,咱們要不賭個大的吧。”

猿猴擅釀酒。

采集靈果靈草釀製的猴兒酒乃是絕世奇珍。

猿王逆行血脈之後必定陷入虛弱狀態,他的妖丹經絡也必然損傷。

肯定會閉關療傷,並且取出猴兒酒治療傷勢。

若是能把握這個機會,偷走一部分的酒液,那就是拿到了媲美六品靈物的奇珍。

白嫖的,不香嗎?

------題外話------

因為昨天晚上學校通知申報的大創項目入選了省級和國級的答辯,所以需要去準備,就冇顧得上更新,sorry。

今天還有一章,可能要下午晚點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