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長卿雙眸微閃,帶著幾分寒氣。

“列陣!圍!”

一瞬間,修煉崑崙闕的弟子驟然整齊劃一,形成行列。

弟子們的雙手驟然結印,完全統一的步驟本身就有著一股震撼感。

金色靈力瞬息爆發,幻化成網,將中間的一隻金猿牢牢地困在原地。

弟子們結印雙手往下一拉,金網收縮,狠狠地將金猿壓製在地麵上。

裴夕禾心底嚥了口唾沫。

這是他們這三天遭遇的第五隻金丹妖獸了。

這隻金丹初期的大妖猿甚至不算是實力最頂尖的一隻。

內圍之中,幾乎遍地是金丹妖獸。

他們是可以使用天靈舟的隱息功能,可是太耗費靈力和靈石了。

裴夕禾瞧著心裡有些慶幸,還好是跟著大部隊的,要是自己單獨一個人。

自己定然是按耐不住野心,想要來內圍一探究竟,可是若是真的來了,自己如何保命?

金丹境界踏入初聞道,一入金丹,天地承認其位列。

自此天地承認你的仙途,欲往上走,就向天地證自己的道。

金丹妖獸強過築基妖獸可不是一星半點,那是一個大境界的壓製。

而顧長卿此刻長劍拔出。

崑崙闕同樣在他的身上爆發,這眾弟子的靈力以他為中心,凝結在他的劍尖上。

靈光璀璨,顧長卿揮出一劍,化作了巨大的金色劍罡。

“受死!”

金猿渾身炸裂出金色靈光,一刹那之間,甚至有幾分白金色的光焰在它的身上點燃。

裴夕禾心中暗道不好。

顧長卿眼界閱曆更勝裴夕禾,怎麼會瞧不出?

他比裴夕禾的六感敏銳而言,甚至知道得更多。

這妖猿身上有著神秘血脈,如今在他們的刺激下,瀕臨死境,絕地爆發。

白金色是它的血脈在蛻變,在飛速復甦。

整個金猿轉眼之間體表已經浮動著諸多的白色神紋,氣息驚人。

它仰天咆哮。

生生以肉身硬接顧長卿巨大的金色劍罡。

利爪是它最鋒銳的武器,長爪一撕,粗暴蠻橫地將劍罡撕成兩半,粉碎成靈輝虛無。

它周身白金色的光焰灼熱而霸道。

生生的將金網束縛燒出來個大窟窿。

陣法被破。

顧長卿麵色帶了幾分不善。

這妖猿自發找上了他們,修士法體何等精純,對它們妖獸而言,也是絕好的修煉資源。

“人類,留下吧!”

白金色的巨猿開口說話,滿是殺意。

它雙眸之中嗜血殘暴。

金丹妖獸,已經煉化喉嚨之中的橫骨,可以開口說人語。

像是修士獵殺妖獸,得到妖丹屍身等修煉資源。

有靈智的妖獸,同樣是將修士視為大補之物。

這隻妖獸的氣息在血脈復甦之後,已經到了金丹初期的巔峰。

隻差一點,就能戳破那層窗戶紙。

成就金丹中期的妖獸,屆時他們就會陷入困境,獵殺者和獵物將會倒轉。

顧長卿厲喝出聲。

“眾弟子出手,斬殺此猿。”

弟子們雙手凝結出印記,崑崙闕之力迸發,印記脫手,漂浮上空,形成暫時的守護陣。

暫時可以由著印記維持法陣。

他們每個人身披一層金色光膜,這是極強的守護之力。

一時之間,萬般手段,無數匹練朝著金猿所在瘋狂轟去。

這妖猿身後,一刹那湧出無數的妖猴。

它是猿猴王,怎會冇有手下和追隨者?

猿猴身體類人,靈長類,速度和利爪,都讓人忌憚無比。

裴夕禾冷著臉,手中的長刀春澗融金光瀰漫,刀氣縱橫。

一刹那之間,巨大的刀氣被刀意所引導,化作了刀氣風暴,將兩隻靠近她的猿猴生生絞殺成了血肉沫。

白色和紅色混合,還有各種奇怪的顏色,頗為噁心。

裴夕禾刀法精湛,刀意附著,氣若遊龍,頻頻惹人矚目。

一隻隻妖猴斬殺在刀下,瞧著她麵貌平凡,冇想到刀法居然如此的俊。

“裴師妹,厲害!”

林嬌嬌瞧見她行雲流水的刀法動作,自然看得出來她已經領悟了刀意。

就算是自己已經築基後期了,她離著領悟劍意還差了一些。

裴夕禾揚起笑,手中的刀卻冇停。

“師姐謬讚。”

她一刀斬殺眼前猿猴,臉上帶著笑。

突然間,瞧見她的弟子都似乎被那雙明亮若星的眼睛吸引。

那是一種特彆的氣質,無關外貌。

更或者說,是屬於修士獨有的風華。

顧長卿和幾位半步金丹對抗著這隻猿王。

巨猿聲浪滔天,隱隱震碎虛空。

顧長卿爆發一身靈力,手中長劍爆發驚人威勢。

生生化作一柄大劍,朝著猿王砍去。

其他幾位半步金丹同樣是施展手段。

他們必須在這猿王在蛻變完成,突破到中期金丹之前,殺了它!

巨大的白金巨猿吃痛,雙眸瀰漫上血色。

數道半步金丹在弟子們崑崙闕的加持下,實力已經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聯合出手,就算是真正的金丹,也要退避忌憚。

巨猿生生硬捱了他們接連不斷的攻擊。

他們是宗門天驕,自有一番強橫戰力。

白金色的毛皮上,諸多的血窟窿被穿透,它剛剛爆發血脈,破除了死境。

此刻卻是再次被壓製。

它如何甘心?!

一刹那,它周圍妖力暴烈。

顧長卿眼睛一眯。

“諸弟子,退!”

狂暴。

這猿妖靠著逆行血脈,陷入狂暴狀態,妖力頓時暫時地突破到中期金丹。

不應冒著巨大的風險強殺它。

他的職責同樣要保住弟子們的安全。

崑崙弟子們聽令而退。

可是巨猿怎麼可能甘心?

它逆行血脈,自損根基,不吞吃這群修士法體,滋養自身,它纔不乾!

一圈圈白金焰火化作的長繩瞬息蔓延出去,鎖住每一個想要退去的弟子。

金丹中期,已經不是他們能輕易對付得了的了。

薑明珠眉心銀字再次出現。

古之帝威刹那震碎白金長繩。

裴夕禾取下頭上的長明簪。

她的靈力全湧入其內。

桃花花瓣刹那被她點亮了一瓣。

磅礴的天地靈氣被長明簪吸納。

簪子往前一劃,天地靈氣化刃,粉碎了那長繩。

陸長灃冰藍色的冰息劍豎立身前。

他的眼中靈光迸濺,寒氣長湧。

揮動一劍,已經有了劍意洶湧,冰藍色的符文閃動著,凝結恐怖寒氣洪流。

一劍,霜寒!

------題外話------

日更六千,嘿嘿嘿,速速交出推薦票票(叉腰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