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嚥了口唾沫。

她心激動地跳著,像是要生生從胸膛裡麵跳出來一般。

太想了,她做夢都想擺脫三靈根的拘束

她深深地舒了口氣。

裴夕禾按照清姝所說的,做到了和她對麵的青石凳子上。

“望前輩賜教。”

清姝信手撚起來一瓣桃花瓣,嘴角的笑,宛如春日絢爛光華。

“靈根,是修士修行的根基,生而註定,但是無論靈根如何,哪怕是九寸九的極致靈根都算不得承接天地。”

“靈根是我們從天地之間掠取靈氣滋養自身的根基,和天地之中,終究有所束縛,而天靈根,便可以稱作天地意誌化身。”

她的眼中突然有幾分厲光閃爍著。

“我當年也是三靈根。”

“被奸人所害,意外跌落入絕地,生死之際,才意外得了造化機緣。”

她放下酒杯,眉宇之中儘是一片沉靜灑脫。

說起舊怨,她也是冇有絲毫的不快,因為她早就親手殺回去了。

“我得了一團梧桐神木,神木入體,洗滌我的木靈根,自此成就天木靈根。”

“那一場蛻變痛入骨髓,傷及魂魄,宛如千刀萬剮,萬蟲蝕心。”

她盯著裴夕禾笑起來。

“唯有九寸靈根的擁有者,便是稱得上半步天靈根,有希望成就天靈根,我生而水木皆是九寸靈根,金靈根是七寸,我化神之時,尋到了天一真水,再次蛻變為天水靈根,一路高歌猛進。”

裴夕禾心生激動,她,她是三道九寸靈根!

那她是否有機緣造化成就三道天靈根?

清姝是何等的存在,她隻消一眼就能知道裴夕禾在想什麼。

她輕輕一笑。

“我當年想要將金靈根升為天金靈根之時,得了一塊仙金,唯有這等已經達到一品,甚至是超越一品的元素靈物才能提升靈根,卻失敗了。”

“我那時已經半步大宗師,感悟些許天地造化,才知道必須九寸靈根才能承受其天地神物的威能。”

“你這小妮子倒是得天獨厚,三道九寸靈根,說不定真有那個造化,成就三大天靈根。”

裴夕禾心潮澎湃,原本麵色就有些因為酒液熏紅,如今更是潮紅了幾分,激動的。

清姝瞧著有幾分好笑,到底是小丫頭,想要掩飾自己的情緒,卻怎也得也壓不住。

“好了,可彆想得那麼美,這天地神物不是那麼容易尋得,那剝皮拆筋斷骨的痛也不是那麼容易捱過去的。”

“我當年都是頗具幾番造化氣運才成就了雙天靈根。”

清姝站起身來,她粉衣嬌豔,模樣絢爛如彩。

身姿卻是有著獨一無二的氣度和英挺。

這就是千萬年前的桃花老祖。

她風華絕代,橫推一代天驕奇才,千萬年難尋其一匹敵的妖孽老祖。

“你既然到了我這裡,又是正好有一道九寸金靈根,倒是一番註定的機緣。”

“我當年尋到的那一道仙金,就贈給你了。”

那一道仙金不在此處,而在神秘之地。

她一隻玉手探出,似乎撕裂了層層的虛空。

裴夕禾看得發愣,這隻是一道虛影,居然就能擁有這般神異之能。

難以想象其本體真尊是如何的厲害。

清姝從虛無之中摸出了一物,那物閃爍著極端恐怖的神輝。

冇有規則的外表,像是尋常的細小石塊。

卻是泛著九彩之色,紅橙黃綠青藍紫銀金,九色灼灼,似乎僅僅是光線就足以射穿無數存在,其氣息,似乎無任何東西可以抵擋,可以鎮壓。

裴夕禾隻是直視了一眼,就覺得似乎魂魄都被戳傷,而清姝及時一道粉色光芒護住了裴夕禾,冇有讓她傷在這仙金的威壓之上。

一瓣瓣的桃花瓣被她從地上操控著浮起來,朝著那仙金封印而去。

七瓣花瓣將仙金包裹完全,封鎖了全部神輝。

裴夕禾這纔好受了些。

“這?”

她的心神有些蕩,剛剛她連這仙金的威壓都無法抵擋,那,那要如何煉化?

清姝笑笑。

“這仙金名喚九彩太皇金,乃是超越一品的神物,甚至要比我昔日融入靈根的梧桐木和天一真水更強一線,倒是便宜了你。”

“本座如今便是將它贈與你。”

她眸色閃現幾分認真,不再是剛剛的嬉笑輕鬆。

裴夕禾站了起來。

恭謹而認真。

“多謝前輩相贈。大恩大德,裴夕禾銘記於心。”

“哈哈。”

清姝突然散去了嚴肅認真,又大笑了起來。

“你我有緣,不必介懷,你們七人入我傳承,我便是將最適合你們的東西交給你們。”

“我傳你我當年煉化天地神物的經驗記憶,並且將這仙金封印,封鎖一切氣息入你體內,為外人不可察覺。”

“此仙金恐怖非常,你不到金丹就不可能有能力煉化它,具體何時煉化,你自己打主意,我不插手。”

她一步步走到裴夕禾的身邊,身姿搖曳,眼神頗帶了幾分前輩看後輩的感覺。

這小傢夥和她當年是最像的。

都是三靈根,還不服輸。

敢爭,敢想,她清姝就願意幫上一把。

被七瓣桃花封印的仙金被她抓在了手中,被她彈入了裴夕禾的體內靈墟之中。

一根玉指點在了她的眉心,一股屬於清姝的經驗記憶湧入了裴夕禾的腦海之中,頗為巨大,但是清姝很是溫柔地灌注入她的識海之中。

裴夕禾閉上了眼。

慢慢承接那股屬於清姝的經驗記憶。

清姝歎了口氣,瞧見裴夕禾閉眼, 依舊是絕美不可方物的麵容,揚唇笑了笑。

這小丫頭是真的對她的脾性,既然如此,再幫她最後一把吧。

她折下來一根桃花樹上的枝椏。

刹那之間,這枝椏化作了一根桃花木簪。

“我當年的金靈根跟不上水木雙天靈根,脫離了三靈根的限製,就不再修習了,所以冇什麼功法可以傳你,送你一根桃花簪,便是你在此處所得傳承。”

她給裴夕禾戴上。

墨發木簪,美人如玉驚鴻。

“記住,仙金之事不可泄漏,懷璧其罪。”

超越一等的神物,就算是那些大宗師的恐怖存在,也未必不會心動出手。

她身形消散此處。

七道傳承既然已經傳下去,她這道意念幻影的使命就已經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