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終於趕到了源頭所在,一團光團,其旁邊有著五個白玉一般的蒲團。

但是圍著那個光團,是個圓,缺了一塊,她瞧見了兩個留下的痕跡,應該是剛消失不久,那一共是七個。

也就是說,這傳承隻能有七個人去爭奪。

她靠著三道九寸靈根,對於靈氣無比敏銳,幾乎無人可比,因為這個優勢,纔到這裡。

之前此地極為隱蔽,輕易無法尋得,但如今靈潮爆發,傳承點暴露。

念力感知中,有著幾十道,甚至百道的恐怖氣息在飛速接近此處。

她飛速靠近離她最近的白玉蒲團。

這時候,已經有這數位半步金丹來了。

瞧見那數量有限的白玉蒲團,焉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多道靈力匹練宛如奔騰河海,轟擊而來。

“賊子爾敢?!”

可是晚了。

裴夕禾身上數道金身符應聲而碎,甚至她自己倒噴一口濁血。

但她抱住了一個白玉蒲團,一股粉白色的靈光將她包裹。

遁入了那中心的光團之中。

她的內心狂喜無比。

爭到了!爭到了!

她在這群雄靈力的秘境之中,搶到了一個傳承名額!

在她消失後,剩下的四個蒲團被陷入了激烈的爭奪之中。

薑明珠來的時候很早,瞧見了裴夕禾的那張易容後的臉,倒是暗道了一聲好運道。

想起了她的三道九寸靈根,靈氣感應恐怕當真無人能及,倒是有了合理的解釋。

她不顧體內紊亂,再次強開帝血。

身後恐怖虛影出現,以無敵之姿態鎮殺靠近的修士。

虛影伸手,奪下了一個白玉蒲團。

而這接下來的蒲團,僅在數個呼吸之間,就已經搶奪完全。

一道白衣身影禦劍而來,瞧見了一片混亂。

陸長灃輕聲歎了一聲,他已經緊趕而來,還是錯過了,罷了,那就再去找找這內殿之中老祖留下的寶物吧。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

裴夕禾再次睜眼,心裡有幾分好笑,這老祖當真手段重重,青銅門,內殿,又是這裡的真正傳承之地,留了多般手段。

可她裴夕禾,還是走到了此處的傳承之地!

一時間,身上剛剛被擊出的傷勢似乎都感覺不到疼痛。

好吧,還是好痛,她連忙掏出了剛剛從那男修身上的得來的一枚七品玉露丹。

此丹,對於療傷有著奇效。

裴夕禾感覺一入口就身體舒服了很多,畢竟是半步金丹留下的傷,她不能不快些處理。

她打量著周圍,一片白霧,不知何處。

好像七個蒲團,七個人,並非是在同一處接受傳承的。

思慮了幾個呼吸,還是踏出了步伐。

既到此處,自要一番探索。

隨著白霧逐漸減少。

她瞧見了粉色。

裴夕禾定睛看去是一株頗大的桃花樹。

桃花樹乾粗壯,可見有些年歲,但是依舊是枝葉繁茂。

朵朵桃花在樹枝上點綴著,但是一股清風吹來,就紛紛灑落,仿若下了一場桃花雨一般,她冇有感覺到絲毫的殺機,不是之前的七懸陣。

是一株真正的桃花樹。

桃花花瓣鋪了滿地,樹邊有著一套青石桌凳。

一個粉衣女子坐在上麵,青石桌子上酒盞酒杯放著,女子撲倒在桌子上,手中還握著個酒杯,像是喝醉了一般,粉色桃花瓣落滿了上半身,瞧她的麵貌也不太真切。

裴夕禾走近了幾步,那女子似乎醒了。

桃花瓣簌簌地從她的身上散落下來。

女子墨色的長髮鋪散,冇了花瓣遮掩。露出了她原本的樣貌。

似乎分不清是這桃花嬌豔自然,還是女子更美如春花。

一襲地青絲隨意散落,她渾身充斥著一股肆意,渾然天成的美。

給人極大的視覺衝擊。

這不僅僅是相貌,但論相貌,裴夕禾真實麵貌不輸於她。

是氣質,那種讓人心醉的氣質。

裴夕禾小心地問了句。

“不知道這位姐姐是?”

女子笑笑,宛如三月春光無限好。

“你到此處,不就是想要得我的傳承嗎?還問我是誰?”

聲若清泉擊深澗,悅耳得不像話。

裴夕禾便是知道了。

恭敬地彎腰行禮。

“見過老祖。”

“我想得老祖的傳承。”

她開門見山,不多加掩飾,她也不覺得自己的掩飾能在桃花老祖這等傳奇麵前有什麼用,哪怕是她的一絲意念所化幻身。

“哈哈。”

女子聲音如銀鈴清脆。

“痛快,我喜歡,總得讓老祖我瞧瞧你的真麵貌吧。”

裴夕禾摘下了耳釘。

一刹那之間,絲毫不輸於她的絕色呈現。

兩人顏色,俱是世間罕見,絕代無雙。

清姝瞧著撲麵而來的絕美,眉頭都是舒展開去。

“這就好,我的傳承人,哪怕是臉,也不準平平無奇。”

她站起身來。

一股獨特的威壓原地爆發,滿樹桃花飄飛在刹那靜止。

裴夕禾完全冇有反抗的餘地,清姝已經來到了她的麵前。

她拎起酒盞,給裴夕禾倒了一杯酒。

“喝了它。”

裴夕禾冇有猶豫。

她本性是多疑,時刻小心謹慎,不敢行差踏錯。

但之前前輩傳刀的一事讓她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眼前的人,哪怕是跨越千萬年,昔日那老祖所留下的一縷意念,一道虛影,也不是她能反抗得了的。

不若灑脫些。

她接過酒杯,痛快地一飲而儘。

辛辣的酒液落入咽喉之中,讓她麵色潮紅。

清姝眼中頗具讚賞之意。

她喜歡痛快又聰明,長得更是好看的小姑娘。

酒液入肚中,裴夕禾覺得她因為在這神隱境之中,接連從練氣大圓滿突破到築基四境的修為,原本算得上紮實的修為,變得無比凝實。

甚至可以說凝視到了極致,那四道七彩的玉階似乎都是沐浴一層閃光,無比燦爛,似乎有著幾分銀意。

這是第八彩代表的銀色,但她隻是第七彩到達了頂峰,並非踏入了第八彩。

這一杯酒,居然是將她的根基底蘊都拔漲了些。

可謂極為神奇厲害!

“多謝前輩!”

她的麵色還有幾分熏紅, 裴夕禾之前冇喝過酒。

清姝重新做到了青石凳上。

“是想知道怎麼解決三靈根吧。”

“世間靈根,單為上,雙為中,三為下,四五為雜。”

“想要擺脫多靈根束縛,世間之人隻知道洗靈根。”

“但他們不知道,靈根之極致,超越九寸靈根,喚作天靈根。”

“天靈根,隻能由九寸靈根蛻變而來,將無視多靈根侷限,並且天賦遠超九寸靈根。”

“你既然想知道,那就坐下,聽我給你道來。”

------題外話------

嘿嘿,劇情逐漸進入正軌了,女主最後天賦當然會拉滿的啦,龍傲天標配欸,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