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渾身出了層薄汗。

她如今的境界比之那些築基後期甚至圓滿的修士依舊算低,可是她的戰力極強。

不對上那種功法道術上乘無比,靈寶高品,底蘊深厚的天才之輩,她的修為戰力就還夠看。

之前擊殺這男修她的靈力去了七八成,更是耗費了不少的時間。

感覺這空中瀰漫的靈氣越發地濃鬱,已經快要到達一個點了。

她心裡升起了幾分急迫。

手中一扯,將紀淳身上的儲物之寶全部扯了過來,自己的儲物袋和儲物鐲重新戴上。

清焰微燒,將其中屬於他的氣息儘數抹去,丟到了銀戒之中,便是不再浪費時間。

往嘴裡塞了幾粒八品回靈丹,飛速地朝著最濃鬱的靈氣點而去。

………………

薑明珠身邊站著幾個崑崙弟子,和她一共七人。

他們呈現七星陣型,同時發動著崑崙闕,金色的光互相勾連,彙成了七星陣。

薑明珠同樣在其中。

她接連得到機緣,如今距離築基後期也就是一步之隔。

築基六境巔峰。

她眉宇冷傲,即便對麵是半步金丹的強橫天驕,也不見半點怯懦和擔憂。

明明其他六位崑崙弟子都是築基後期的高手,卻是以她為陣心,以她為中心之首。

七星勾連,靈力彙聚。

薑明珠的氣息一下子就漲到了築基大圓滿的層次。

她手中一道青鞭,宛如靈蛇擺動。

紅唇輕張。

“渣滓。”

眼底滿是冷漠和殺意。

對麵的僅僅是兩人。

他們一個黑衣,一個白衣。

魔域合歡宗。

常笑常歡兩兄弟,他們頗具名氣,都是築基圓滿的修士,兄弟同心之下,甚至連半步金丹都是擊殺過。

黑衣常笑,白衣常歡,他們五官麵貌如出一轍。

明明是男子笑得卻是頗為嫵媚妖嬈。

“怎麼,小姑娘,人家不知道多少姑孃家求著跟我們兄弟倆雙修呢,我們看上了你,你可不要不知道好歹。”

眼眉彎彎,卻是有著一縷寒意抹過。

這小姑娘是崑崙人,七個崑崙弟子他們也不是很好對付,可是她得了件桃花老祖的物什,他們必須要奪過來。

薑明珠的手腕上,一根紅繩穿過一片桃花玉質花瓣,正是她剛剛得到的老祖之物。

上麵帶著一縷桃花老祖的氣息,若是能進入其真正的傳承之地,那麼或許可以藉此得到難以想象的好處和先機。

薑明珠不再廢話。

她眉心之中,銀光閃爍,一個古樸的圖騰文字浮現了出來。

青鞭宛如幼芽生長一般,幻化出無數青色靈光成絲,宛如萬千的柳枝絛。

《萬木天鸞決》乃是三品道經,薑家密傳《帝王法》同樣是逼近二品道經的傳承。

薑明珠眼中滿是傲色,她不會弱於任何人,膽敢攔在她的麵前,就都去死!

素手結印。

青絲瞬息漫天生長,幾乎將此處化作一片青綠色的海洋。

這是她師尊為她尋來的寶物,已經成了她的本命靈植。

青絲乃是具有上古血統的通天藤,會隨著她的成長越來越強,如今的它,已經不遜色於任何的六品靈寶!

青色藤蔓宛如一柄柄長槍,猛地射向這兩人。

兩兄弟麵色冷凝了下來,冇想到會這般棘手。

可他們也不是吃素的,冇有十足的自信,他們怎麼會出手?

兩人的靈力同樣是一黑一白,宛如帶著恐怖的腐蝕力,兩者混合就將那漫天青藤撕開了道口子。

心意相通,便是實力疊加。

這樣下來,隻要兄弟在旁,他們本身每一位就不亞於任何的半步金丹奇才。

靈力匹練宛如洪流朝著薑明珠殺來。

薑明珠卻是半分不慌,她懶得在這裡多耗費時間。

眉心的銀色圖騰文字已經徹底呈現出來。

薑,古之帝王。

她薑明珠乃是薑帝傳人!

一刹那之間她的身後宛如有著一道頂天立地的人影站立。

祂在一片虛無之中,似乎剛剛被喚醒。

薑明珠頓時氣息暴漲。剛剛七星陣彙集靈力將她推到了築基圓滿,如今的她,在身後的虛影加持下,實力氣息在無限地接近金丹!

甚至可以說,若不是這片天地限製修士實力隻能在金丹,她早就藉此秘法短暫到達金丹戰力!

漫天青絲重煥神輝。

常笑常歡雙眸俱是驚恐無比。

在那虛影的注視下,他們渾身都再難以動彈。

他們如何不可得知,此刻的他們是有多危險,剛剛的看輕和自以為勝券在握,是多麼愚蠢。

薑明珠此刻透著一股全然不同的氣質,銀色符文在她體表的肌膚上浮現,勾畫奇妙花紋。

薑帝血脈在她身上已經復甦。

她眼中漠然而尊貴。

“帝曰:殺!”

嘭!

天地之間無數靈氣席捲,隨她一言之力,化作為恐怖的鐮刀,收割生命。

帝王,言出法隨。

秉承帝王的意誌,殺!

萬千青絲同時變得無比粗大,無數青色長槍瞬發而出。

兩人抹殺,僅僅在她的一擊之下。

她眉心的銀色薑字散去,氣息逐漸跌落。

薑明珠輕舒了口氣。

瑪德,渣滓,耽誤了她如此多的時間。

身後的六名崑崙的弟子都是薑家之人。

他們恭敬地看向薑明珠,她催動帝血的那一刻,同為薑家人,他們血脈激昂,心潮澎拜到極致。

這是源自血脈的尊崇。

薑明珠看向那兩具屍體,一個薑家弟子收拾殘局,搜刮資源。

她正要開口。

一股靈潮已經澎拜而來,她的麵色一變。

“該死!”

她來不及說話,飛速朝著其來源衝去。

她身後的弟子迅速會意,朝著她的方向跟去。

這桃花老祖留下的真正傳承開了!

之前的傳承未開,極端隱蔽,她靠著家族法寶和自身九寸精純木靈根不斷加以感應靈氣這才尋到方向。

可靈潮爆發,傳承之地暴露,無數半步金丹修士都會明白髮生了什麼,飛速朝著傳承之地桃花密藏而去。

薑明珠得迅速地朝著那裡而去。

先機,很是重要,她就算再有自信,也不會覺得自己能在百位半步金丹手中占到什麼便宜。

她不惜撕開了一張六品符籙,整個人宛如化作了一道雷霆之光,激射前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