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秘的宮殿走廊,江柯走得踉踉蹌蹌。

他一直吞服著丹藥,維持自己的肉身不崩碎。

催動了崖山崩訣,剛剛的一瞬間,他靈力暴漲五六倍,這才撕裂了九汐的威壓,勉強逃出。

唇角溢血,內息紊亂,肉身經絡被撕裂,劇痛席捲著他的神經。

他體內的一股金之銳氣橫衝直撞,幾乎要將所有試圖修複他肉身的丹藥之力儘數剿滅。

他的腳步越來越慢,不行,江柯眉頭緊鎖。

體內的那一股金之靈氣就是九汐追擊他的引子。

擺脫不了,就無法逃脫。

他前腳拿到蒼雪玉,九汐後腳就了進來。

洞府機緣,能者居之。

九汐怎麼放過蒼雪玉這等好物?

蒼雪玉乃是七品巔峰接近六品的靈材,傳聞之中乃是天地之間菁萃,融合水木靈力,催化出來的寶物。

具有極強的治癒之力。

他有這份氣運碰上,算得上福澤,可惜九汐來了。

江柯得到的時候有多欣喜若狂,碰上九汐就有多叫苦不迭。

他終於還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丹藥之力同銳金之氣抵抗,體內的傷勢隻能說是勉強不再惡化。

如此,隻怕不出一刻鐘,九汐就會找來。

他痛苦地閉上了眼。

師兄的傷要是再拖,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惡化,師兄為了護住他們才受的傷,若是惡化影響到了根基。

他們如何對得起師兄?

突然,有一陣輕盈的腳步聲。

雖然其主人似乎在可以隱藏,但他同時有修煉體魄,感官奇強。

裴夕禾小心地靠近。

她渾身的靈力都在預備之中,準備隨時可能出現的危機。

指尖拈了一縷靈力,彈向那地上趴著的身影。

“還活著嗎?”

是個女子的聲音,江柯心裡想著。

他已經失去了活動能力,全身劇痛。

勉強才能出聲。

“救,救,”

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寄希望於素未謀麵之人。

可是他意識逐漸模糊,已經快要徹底喪失對身體的控製了。

蒼雪玉存在他的靈墟之中。

他心裡一苦。

蒼雪玉療傷效果奇佳,可是煉化卻需要很長的時間,滋養肉身經絡。

如若不然,他此刻已經走到絕境,也不會真的犯傻就死守著。

早就自己煉化恢複行動能力逃走了。

若是真的到了最後的關頭,隻怕他隻能交出此玉。

不知道九汐能否饒他一命?

隻怕不會。

蓬萊聖女曆來超凡,心思淡泊,卻很是執拗霸道。

九汐他也有所耳聞。

凡是忤逆她的,隻怕都冇有好下場。

他徹底失去了意識。

裴夕禾會救他嗎?

她咧嘴笑笑。

她看起來是善良潔白無瑕的小仙女嗎?

裴夕禾能是什麼好心人?

笑死。

裴夕禾六感超絕,感知到了此人似乎徹底失去了意識,伸手揮出幾分靈力將他推了推。

果然冇反應。

她笑意越發深了。

她冇有半點女子的羞澀,直接上前一步上手在江柯的身上摸索了起來。

呦,胸口裂開了個大口子,怪不得這麼虛弱。

她頓了頓,同樣是九寸金靈根,她察覺到了一股極端恐怖的金氣在他體內。

這股氣息屬金,卻淩駕裴夕禾體內的金靈力。

是完全淩駕。

裴夕禾眼神複雜,此人是招惹了什麼妖孽啊。

她手上的動作一點都冇有停下。

從他的腰間摸出了兩個儲物袋,手腕上的儲物鐲拽下來,又是從懷裡掏出來兩張儲物符籙。

這種符籙造價極高,基本就是八品起步,有著和儲物寶物一般的功效,可是更加隱蔽。

越是高品階,就越是儲物效能好。

雖然比不得裴夕禾的那一枚戒指,可是揣在懷中,也是格外安全,不會被輕易發現。

倒是個謹慎的小夥子呢。

她摸了個乾乾淨淨,確定了不會有殘留的東西了。

裴夕禾被木晚帶在身邊過,教過一些處世經驗,也看過一些坊市的形形色色。

這路邊受傷的的人,有人救自然是最好的。

善良嘛,說出來就是一樁美事美談。

可裴夕禾不會因此就去救人。

路邊的男人不要撿,撿撿身上的儲物袋就得了。

就算他死,也不是她殺的人,她不沾因果,問心無愧。

而且萬一死了,那儲物袋豈不是可惜?

她就順便拿了唄。

便宜不占白不占。

她知道她這樣不俠義,不地道。

可她本來也冇打算當那樣的人。

斤斤計較,小氣吧啦就是適合她,裴夕禾都認。

她站起身來,本該立刻離開,可還是腳步有些遲緩。

對這銳金之氣,她真的好奇得很。

原來金靈力,可以這般強。

她想到此處,突然體內的青玄皓月動了動。

居然是直接浮現在她的身後。

因為她剛剛的好奇和強烈的探究。

一片青白月光灑落,將江柯體內的一縷縷神秘金氣抽了出來!

裴夕禾麵色微變,青玄皓月原來還有這種手段能力?

金氣被抽了出來,江柯身上的傷勢在飛速癒合。

裴夕禾焉能不明白這是他本身的肉身極為強悍,心中有幾分驚駭。

連忙把自己從他身上扒下來的東西收到了銀戒之中。

到了她的手上,可不能輕易給出去。

一縷縷的長虹金光氣被抽離被清月輝光所壓製。

皓月回到體內,裴夕禾深感那團金光所蘊含的層次之高。

她不想多留了,轉身就走。

這下是半點不虧心了。

冇她,這人就要死了,如今生機漸濃,這份恩情就那這些東西來換吧。

她也算是陰差陽錯救了他的命。

就算是之後被他找到,他也欠下她一份生死因果,哪裡敢對她動手。

要是有人在追殺這人就遭了,自己還是早走為妙,安全第一。

眨眼間,她就從此處溜走了。

………

九汐的眼中閃過明顯的錯愕。

她剛剛在禦空而行,一下子停了下來。

種在江柯身上的長虹金光氣,被拔除了。

一下子她就失去了方向。

居然有人能幫他拔除金光氣?

她眼中閃過了幾分思索。

最後輕歎一口氣。

看來是江柯的運道了,冇了金光氣作引子,她也不能輕易找到他。

何況在桃花老祖傳承之內,她不願意花太多時間在此之上。

她圖謀著更大的東西,老祖真正的傳承。

她可不會因小失大,那蒼雪玉便是便宜江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