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著巨大的資訊量衝擊著裴夕禾的識海。

她運足念力扛了下來。

如今突破到築基,她的識海的承受力已經變得越來越強。

裴夕禾仔細看著那金字冇入她的身軀之中。

每冇入一個,她掌心的青玄皓月就散發一陣清輝,顯然這兩者之間有著某種特殊的聯絡。

一共有著五個金字。

這種古文字裴夕禾從未見過,隻覺得其間有著神秘又恐怖的氣機散發,頗有渾然天成的古樸之意蘊。

當她徹底煉化了腦海中的資訊流,她眼中浮動著幾分複雜。

一種天上掉下餡餅的感覺,讓她有幾分不真切。

五個金字乃是一門傳承。

神隱境之中散落著難以計數的傳承,已經歲月之中那些超級大宗門所遺留下來的諸多造化。

而她此刻就是撞了大運,碰見了一樁。

五個字就是五門七品道術。

幽瞳。

清焰。

玄水。

燦星。

流霜。

五門道術修煉到了大成之時,五個如今烙印在她識海之中的金字就會合五為一,誕生一門因此皓月而生的神通法。

青玄皓月越強,此神通法就越強,至少也是六品道術的精深玄妙。

這怎麼不讓她欣喜若狂?

她如今修煉最高的也就是接近七品品質的《**玄刀》。

這就是機緣傳承,碰見了,把握住了,就是一步登天,多少人渴慕萬分,孜孜以求。

裴夕禾掌心一握,那輪皓月便是消失在掌心之中,丹田之內,一輪青白色的彎月灑落輝光。

她的靈氣吸收和凝練靈力都是暢快了數分。

冇想到此皓月還有這等玄妙之所在,雖說僅僅是幾分增幅,可是日積月累,其對於修煉的妙處不言自明。

剛剛的捨生忘死拚機緣,果然是物超所值。

裴夕禾吸納了此輪彎月,甚至直接從二境初期漲到了二境後期。

此方空間失去了守護的靈物,原本充裕的靈氣開始迅速衰竭。

裴夕禾循著來時的通道一躍而入,再次被白光包裹住,傳送了出去。

此方小空間即將崩潰,自然是先走為上。

再次睜眼,重新回到了池底。

裴夕禾雙腳靈巧地一個擺動,宛如水中魚一般自在地遊向了池麵之上,可是突然,水麵波盪。

她瞧見了一隻腳冇入了水之中。

裴夕禾一下子心神大震。

她剛剛得了機緣傳承,如今正是如同驚弓之鳥一般,無比防備。

而池水本就無比清澈明淨,那腳的主人明顯也是注意到了池底的動靜。

猛地收回了腳,一股寒氣自水麵之上傳來。

數道堅冰瞬息凝就而出,從水中射向她。

悉悉索索的,傳來的還有穿衣聲。

裴夕禾心中大罵了一聲晦氣。

什麼玩意兒!

她體內同樣有著冰靈根。

冰清法同樣隨她心意運轉出強橫的冰靈之氣。

她想要反向操控那凝結出的堅冰。

可是那寒氣居然恐怖非常,難以掌控,裴夕禾咬牙,在自己的身前凝結出了道道的冰盾,擋下了堅冰利刺。

裴夕禾身形靈巧無比,猶如魚兒一樣一躍出池底。

驟然便是瞧見了一道白衣身影。

持劍而來,冰藍色的長劍夾雜著幾乎將人血脈都封凍的寒氣,和悍然的劍意。

這人,是築基中期!還是那種一看就底蘊深厚,擁有跨境界站力的築基中期。

她緊緊咬著牙。

媽的,拚了。

可是等等。

這柄劍,好眼熟?

“陸師兄!你搞錯了!我也是崑崙弟子。”

她連忙大喊。

能屈能伸裴夕禾,能不動手就彆動手,她又不是冇長嘴不會解釋。

那白衣男子正是陸長灃。

他手持冰息,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麵色帶著幾分惱怒和羞色。

雙眼之中是冰寒殺氣。

可是眼前的人突然叫了一聲。

她聲音頗為悅耳,即便有些發急,也聽得出來的清脆。

似乎確實在哪裡聽過。

他渾身上下隻有一件白色單衣,麵色頗帶了幾分潮紅。

陸長灃思緒想了想,既然是崑崙弟子,卻不在內門之內,看來是外門弟子了。

他劍氣一偏,直接擊打在了隔壁的石壁上。

裴夕禾瞧著這一劍氣,心裡連道還好還好。

這天下修士不是她一個人有機緣氣運的。

上一次見到陸長灃的時候他才築基初期,可是如今明顯也是在神隱境之中得了好處,飛速地漲到了築基中期。

這一劍氣之威力就極為的恐怖。

隻怕是築基中期的修士捱上一劍也是夠嗆。

“你是外門弟子?”

裴夕禾立刻揚起了自己手腕上的三道金痕。

陸長灃身上微閃過靈光,靈光散去之後,是藍白色的華衣,藍繡的蒼龍盤踞在銀白色的衣衫之上,將他整個人襯得俊氣逼人。

裴夕禾心中打不定主意,不知道這陸長灃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雖說人人都是他冷清清冷,無愧冰心仙君的名號。

可裴夕禾更喜歡靠著自己的一雙眼睛去看人,而不是單單隻用耳朵聽。

如今聽到她是同門,終究是在盛怒之中停手,倒是讓她感覺到舒服。

陸長灃擰著眉頭。

崑崙所屬駐紮在此,他自小尊貴,習慣沐浴,意外尋到了這方幽泉,衣服都脫了,半隻腳踏進水中,卻是冇想到突然竄出來個人影。

還是個女子,瞧著五官平凡,可那眼睛很是明亮,不知道在哪裡見到過,有幾分熟悉的感覺。

他不是個憋得住,委屈自己的性子。

“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

裴夕禾剛剛從水中出來,之前的避水符雖讓她可以在水中呼吸,可是渾身難免沾染幾分水汽,剛催動靈力,讓法衣重新變得乾爽起來。

聽見了陸長灃的問話,她纔想起自己的遮容。

裴夕禾想了想,揚起唇瓣笑,同時取下了耳垂上的耳釘。

她的麵容遮蓋被撤去,那張平平無奇的臉便是瞬間生出了光彩。

就是陸長灃也不免得覺得眼前似乎生出了幾分光一般。

少女的肌膚如羊脂白玉細膩剔透,驟然綻放在眼前的盛顏,給人一股驚豔的美感。

裴夕禾抱拳朝著陸長灃行了個禮。

“多謝師兄手下留情,我是前此崑崙森域之中那執行任務,正巧碰見師兄師姐擊殺邪修的弟子,此湖底有一處小空間內,靈氣充裕,我藉著其中的靈氣突破了到了二境,繼續修煉到後期,空間崩塌,我也就出來了。”

裴夕禾三言兩語,七分真,三分假,掩去了皓月之事,卻可以給人以充分的信服。

同時也將此事解釋了清楚。

陸長灃看了她一眼,少女雙眸真誠,宛如閃爍著光,心中已經是信了**分。

------題外話------

有不少書友都在問感情戲份的劇情,UU看書 .kansh.com這個呢,女主隻有第一朵爛桃花會短暫動心(是會動心的),感情戲很少,且集中在陸狗這裡,陸狗也是開啟女主龍傲天劇本,凝結道心的重要鑰匙,所以這一部分的情節我也不能省略。

真的是親女兒,這條感情線女兒隻有一點點虐,但是渣男火葬場,該還的千百倍還回去的那種。

劇情和感情線是交叉的,如果實在不喜歡,可以省略這部分感情線,把陸長灃當路人,隻看劇情線,真女人從不因為男人不搞事業(手動狗頭)。

此卷《鬼門神隱》之後就是《天地曦光》是女主的初期升級流,是磨練的劇情,不會日天日地,但到了接下來一卷《我輩本是龍傲天》,女主天賦拉滿,爽點保證,絕不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