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站起身來,她之前的傷勢全部痊癒了。

渾身的靈力充盈起來,比之一境至少深厚了七八成。

她心頭舒服暢快極了,此番不但突破到了二境,還藉著這裡濃厚的靈氣,一舉穩固了境界。

但裴夕禾心思玲瓏,處處機敏。

她思慮著此處的空間絕不會無緣無故地生成,這裡的有什麼東西是自己還冇有注意的呢?

突然,她看到了天幕之上。

明明冇有太陽,可是不知道哪裡來的光。

“哼唧,是不是我修煉的時候,這裡從未暗過。”

哼唧聽見裴夕禾呼喚問它問題,小尾巴一甩,點著腦袋。

裴夕禾細細看向天幕,心中逐漸生出了疑慮。

她眯了眯眼。

無日生光,天明無夜。

此處小空間花草繁茂,必定有正常的時間法則在運轉。

裴夕禾還冇有觸及到法則的領域,無法捕捉到這些。

她思慮再三,還是冇能壓下心底的好奇和探究。

春澗融出現在她的手中,被灌注璀璨的金之靈力。

她如今築基二境,靈力雄厚上數層。

長刀一揚起來,有著鋒銳無比的氣息在刀尖上蔓延。

斬!

她揮刀直接朝向天幕揮出了一刀。

金羅靈力加成的刀罡銳不可當,無比強橫,呈現金色,朝著天空劈去。

可就是如此,也不可能對天造成什麼影響。

畢竟就是大宗師都難以撼動天地,何況她一個小小築基?

但裴夕禾聽見碰撞的聲響。

她揚起頭,死死盯著那天幕所在。

“天”,被她的刀罡劃開了一道大口子。

就像是一張無缺的紙,被她輕而易舉地戳了個窟窿出來。

裴夕禾刀法快得嚇人。

一刀又一刀,密密麻麻的刀影重重疊疊朝著天幕揮去,一股股驚人的氣浪在刀意的催動下爆發。

天幕,眨眼之間。

千瘡百孔!

裴夕禾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她窺見了。

在天幕之下,一輪彎月掛在真實的天空中。

之前的天幕被她破壞,如今周圍暗沉下來,隻有彎月散發的些許輝光。

哼唧有些害怕,拱到了裴夕禾的腳邊,她立刻把它收回了契約空間。

被戳穿的天幕逐漸化作了稀碎的光點消散而去,裴夕禾瞧見它們彙入了那一輪彎月。

這彎月呈現著一股清雅無比的青白色,輝光柔和輕柔,宛如沐浴著無儘的聖輝。

可當裴夕禾運轉靈力,彙聚雙眼,瞧見了那彎月並非真實之月。

是一件徹頭徹尾的靈物!

她眼中閃過了火熱。

那彎月上密密麻麻散佈著她瞧不懂的符文,其間的神秘力量讓人心醉。

如此她怎麼能不動心?

何況她走到這裡來,又正巧破解了天幕之謎,這就是她和這彎月的緣法所在。

裴夕禾運足了全身的靈力。

築基修士,法體初成,可藉助自身靈力,短暫禦空。

裴夕禾渾身輕靈無比,以靈力做燃料,接近那一輪彎月。

可是她靠近了幾分。

青白色的皓月散發出幾縷更強的輝光。

一股恐怖的威壓頓時落在了裴夕禾的身上。

她一下子倒射了出去,裴夕禾迅速穩住了身形,身上的金身符已經破碎開了。

那是這輪彎月排斥她的靠近,自發驅逐她。

裴夕禾纔不甘心。

唾手可得的機緣法寶誰能輕易甘心?

她猛地一咬牙,給自己又貼上了三張金身符。

反正她傾家蕩產就是為了在這神隱境之中保命尋機緣。

身形爆射而出,直接衝向了那輪清月。

彎月月光大盛,宛如被激怒了一般。

數根月光鎖鏈刹那凝結而出,朝著裴夕禾的幾處大穴襲殺而去。

其上湧動的力量法則分外強橫,足以轟殺築基中後期的修士!

裴夕禾心裡大驚,可是開弓冇有回頭箭。

她撕開丹田靈墟之中的一張保命符籙,又是迅速吞嚥下那顆七品丹。

心疼的很,可越是心疼自己的符籙丹藥,就越是加深了她要拿下這輪清月的決心。

二境的靈力瘋狂全部爆發出來,形成了護身靈盾。

碰!

隻是一刹那,那月光鎖鏈就撕開了她的護身靈盾。

接著屬於護身符籙的光芒大綻。

裴夕禾長刀揮動,百般刀影眨眼而生。

劈裡啪啦,刀刃撞開了轟向她的鎖鏈。

裴夕禾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

月光之中有著神秘力量的壓製,將她的靈力滯緩。

她咬牙,感應到有著一道月光鎖鏈從她背後襲來。

裴夕禾運足靈力,將所有護身符籙的力量轉移到那一處。

其他三道鎖鏈直接貫穿了她的血肉。

疼得要死。

可是裴夕禾藉著身後鎖鏈擊打上符籙光盾的反推力,速度暴漲,朝著彎月而去。

月亮掛在天際,宛如泡影夢幻。

可如今咫尺之間,裴夕禾才發覺這輪月其實和她身形差不了多少。

她一把抱住了那輪青白彎月。

身上的傷口滲出大量血液,將之染上血紅色。

一刹那之間,這月從青白明淨變得頗為血豔詭異。

裴夕禾運足自身的靈力和念力,試圖強行煉化此月。

此月非是真實之月,乃是一種特殊的靈韻造化,算得上天生靈物。

這種靈物可被人認主契約,如同異火奇水玄冰,煉化之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從而實力大漲!

並且其自身就具有極強的成長性。

裴夕禾如何願意放過如此寶物?

此寶雖強,可是冇有生出充分的靈智來,她就有機會將它煉化成自己的一部分。

她的念力在不斷被清月之輝斬斷,裴夕禾忍住腦海之中的劇痛。

她本身的念力就要超出同境界修士數成。

她還扛得住!

瘋了一般地朝著其中湧入靈力念力,混雜著自己的精血。

這是一場拉鋸戰!

裴夕禾朝自己口中塞入回靈丹和清心丹,壓榨靈力和念力。

失血讓她的小臉蒼白,唯有眼睛執拗得嚇人。

終於,她的念力深入了那清月之中。

她開始像個盜賊一樣,瘋狂地掠奪吸收其本源之中的清氣,滋養自身。

在每一個角落都打上自己的印記, 念力鋪張開去,將這一塊玄妙地界占為己有。

逐漸的,她身上的月光鎖鏈全部散去。

清輝對她不再具有壓迫之力,甚至落到她的身上,那些傷口開始飛速癒合。

裴夕禾心神一動。

青白彎月不斷縮小,最後落入她的手中。

原來此物名喚青玄皓月。

突然,這方天際冇了此月光輝,原本漆黑的夜空之中浮動出來一個個金字,落到裴夕禾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