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始終提著自己的警惕心。

就算是被白光捲動,渾身搖晃著,昏沉無比,她一落到實處,猛地一咬舌尖,振作精神。

她放眼望去,是個小天地。

裴夕禾眼中露出了驚喜之色。

這裡草長花開,天空蔚藍如洗,一片平靜。

明媚的陽光落到地麵上,卻瞧不著太陽,裴夕禾突然意識到,她是從那池底傳送到了另一處小空間。

神隱境本身就是化歸天地掌控的小世界,空間法則的層麵上和外界一般無二。

所以足以承接小空間的開辟。

此處靈氣甚至要比之外界更加充裕。

外溢的靈氣從池子之中,不斷地被青絳雲草所吸收。

外溢多少就被這雲草吸收多少,所以池水之中靈氣微弱。

而那赤蛇應當就是躲在這方小空間之內,靠著這麼充裕的靈氣這才修煉到了那樣的妖力境界。

裴夕禾心中生疑。

此處到底是什麼地方。

人人都知道神隱境之中有著諸多的緣法和傳承。

可是背後潛藏著的是大凶險。

活著的人尋得機緣,出了神隱境,一躍而起,成了傳奇。

可也有多少人是就算碰見了機緣,卻冇有挺過伴隨著的風險而身死魂隕。

冇人知道這神隱境隱藏了多少人的屍骸。

裴夕禾的念力湧出。

隨著突破到了築基境界,她的念力又是漲了一大截。

如今方圓十裡之內,她都可以催動念力,探查得清楚。

她搜尋了數遍,又是放出了哼唧。

當康屬妖族瑞獸,對於安危比她這等人修更加敏銳。

哼唧當康地叫了幾聲,叫聲裡麵藏著幾分興奮。

是冇有危險的意思,她這才放下心來。

哼唧邁著四隻小豬蹄子在草地上撒歡。

裴夕禾進了神隱境以來可是憋壞了這小傢夥了。

她的心中多了幾分愧疚,小哼唧幼崽期,生性好動活潑,確實悶壞它了。

可是這神隱境之中,更有這金丹妖獸出冇,她護不住它。

當康血脈奇特,身帶瑞氣,可是在妖族之中,單論戰力並不顯赫。

如今哼唧的妖力修為就是練氣後期,快要接近後三境。

而有著特殊血脈的哼唧,其實在金丹妖獸的眼中無異於一塊肥肉。

可以讓它們本身的血脈受到滋補,說不定可以進化出更加厲害的血脈神通。

裴夕禾不敢冒這個險,就把哼唧一直拘在契約空間之中。

好在哼唧懂事,就是日常懨懨的,也冇和她鬨脾氣。

如今哼唧撒蹄子狂歡起來,當康當康地叫個冇完,裴夕禾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任由它去亂跑。

此處算的上安全,難得的,她也放鬆幾分。

她自己則是仔細地探查這一小片的空間。

如此下來,她延伸念力,終於發現了這裡的空間是一個圓。

在邊上是幽深不可見的霧氣,念力根本無法透過。

那是虛空流,是神隱境和這個小空間接壤的緩衝地帶。

而她暫時冇有發現什麼異樣。

心中仔細思慮了一番。

這個洞穴冇了雲草的靈氣,其實和尋常之處並無什麼兩樣,極為隱蔽。

而且就算有人闖了進來,瞧見了那一方水池。

冇了中心的青絳雲草,也就是稍帶了些靈氣的池水,不算稀奇。

池水更是一眼可見到底部,常人不會起疑。

若不是那赤蛇神秘出現,裴夕禾也不會意識到這裡麵彆有洞天。

此處靈氣她隻要開始吸收,逸散出去的便會大大減少,更是安全幾分。

不如就在此處準備吸收妖丹和靈藥,從而突破到築基二境。

她起了心思,喚來了哼唧。

哼唧蹭了蹭她的手指,哼哼了幾聲。

“哼唧,你想玩就去玩吧,難得有此處安全的地方,你幫我把好風,我要準備突破,可好。”

哼唧有靈智,點了點腦袋。

裴夕禾便是盤膝坐在草地上。

她拿出了那十一顆妖狼妖丹,一顆蛇妖妖丹和三株八品靈藥。

如此這般輔助修煉,堪稱大手筆了。

雙手掐訣,三色靈光瀰漫而出,將妖丹和靈藥都儘數包裹。

妖丹之中蘊含的妖力暴烈無比,若要轉化成靈氣就要損耗三四成,在凝實壓縮成屬於自身的靈力,也就再損耗幾分。

所以這妖丹之中蘊含的真實妖力足以撐爆此刻的裴夕禾,卻正好適合她此刻修煉。

畢竟她是人修,不是妖獸,強橫的肉身足以抵抗大部分的衝擊。

煉化就得損耗大半。

妖丹之中的妖力被抽出,帶著暴戾凶悍的煞氣。

裴夕禾用自身的靈力作衝擊,將妖力一絲絲重新拆分成靈氣。

那織布作比喻。

這天地之間的萬千靈氣就是一朵朵棉花。

修士,妖族,魔修,將之以不同的手法織就成了靈力,妖力,和魔力。

殊途同源。

隻是拆分之後,終究會有磨損,所以妖力被吸收,經曆化作靈氣,再凝縮靈力,歸入裴夕禾的體內。

她道台之上,靈墟隱隱發光,其中蘊藏著諸多的神妙符文,三色靈力交替閃爍。

《冰清法》,《金羅訣》,《灼陽功》飛速運行著。

靈力凝縮之間,其上的一道七彩玉階越發的澄澈,發出清冽的輝光。

直到這玉階越發地晶瑩剔透,不知道過了多久,裴夕禾感覺到丹田之中,充盈無比。

靈墟處隱隱有著異動傳來,她觸摸到了二境的屏障了。

運足了全身的靈力,猛地一衝擊這道屏障。

靈墟異動越發激烈。

良久,體內道台大放七彩之光,又是一道玉階從中誕生。

裴夕禾的氣息渾然一變,深厚沉穩。

她吸納妖丹靈藥晉級,雖說突破築基到如今二境半月不到,可是全得益於神隱境的絕佳環境和諸多機緣。

根基依舊是穩固,靈力精純。

裴夕禾睜開了雙眼,有著細碎的靈力輝光從她的身上灑落。

築基法身,蘊含大神秘,這個境界正是不斷從自己的身體之中挖掘潛力,形成玉階,九道玉階一出,潛力挖掘完成。

九道玉階重新融入道台,靈墟破開,幻化金丹。

裴夕禾雙眸之中笑意難掩。

這樣突破境界的速度,不出半月她就在築基境界突破了一境,還是根基穩固地突破,如何不讓人欣喜非常?

哼唧感受到了她的喜悅,撲進了她的懷裡。

當康當康地叫個不停。

裴夕禾掏出靈獸丹餵給小哼唧,摸了摸它的小腦袋。

養了哼唧,她的運氣當真是越來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