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金羅靈力激發春澗融之中的寒鐵之力。

頓時在蛇頭上擦出了一道血痕。

這蛇的血泛著腥臭,讓人覺得無比噁心,濺到了地麵上,滋滋作響,這血液居然有著腐蝕性的劇毒。

裴夕禾心中提緊了提防。

千萬不能碰到這血液。

她手中的春澗融上的些許靈紋被血液沾上擦花了,她靈力一卷,將血液濺出去。

再次揮出一刀,又快又準,朝著赤蛇的七寸斬殺而去。

長蛇纖細,身形靈巧無比。

纏在長刀上,以柔克剛,體表的赤色光焰明顯就是一種厲害的妖族神通,強橫得厲害,直接和裴夕禾的金羅靈力相抗衡,不落絲毫下風。

這赤蛇的修為已經算是築基三境,前期之中的巔峰實力。

裴夕禾左手揮出了一道青色靈符。

風符化作風刃,直接切割這赤蛇的體表。

風符在被靈力催發下,爆發出比輸入靈力強上三四倍的威能。

赤蛇表麵的赤色光焰似乎都是被風刃微微擊潰。

裴夕禾左手猛地撞擊在刀柄處,源源不斷的冰金靈力支撐著寒鐵爆發著寒氣和鋒銳。

滄浪振刀。

劇烈無比的震顫感直接將赤蛇震開了。

裴夕禾揚刀之間大開大合。

刀意流轉,刀法精湛,即便是目標細長如赤蛇,依舊不影響她半分。

裴夕禾腦海之中突然就浮現出了那一道青色刀罡。

那種無與倫比的渾然天成感,記憶之中的那一刀宛如就是天地揮出的一刀,秉承著那前輩的意誌,被他所掌控。

或許不是借用天地之力,而是以自身的意誌融入天地,從而我之意誌掌控天地之力,揮出那無匹的一刀。

這般明悟突然在裴夕禾的心中炸開,宛如醍醐灌頂一般。

她眼中有著幾分奇異的朦朧神色。

那赤蛇看準了機會,迅速穩住了被震開的身形,暴掠而來,宛如一道血劍一般橫空刺向裴夕禾。

突然,裴夕禾的眼中,那幾分迷茫朦朧儘褪。

她雙手持刀,渾身爆發出璀璨的三色靈力。

一刹那之間,她體內的靈根和功法爆發出恐怖的吸力,周遭的靈氣飛速彙來。

冰,火,金。

她如今的境界還遠遠達不到趙青塘那般的威力和隨心所欲。

裴夕禾便是以自身為載體,以靈根和功法做引子。

同樣呼喚天地之靈氣。

九寸靈根就是她的依仗。

如此藉著心中的半點明悟,短暫地掌控湧來的所有靈氣,彙聚成她如今的一刀!

裴夕禾揮出一刀,明明冇有平日的那般精妙無雙,刀光重重。

簡單,揮刀。

一刀裹著奇妙無比的意蘊,夾雜著周遭天地席捲而來的靈氣。

冰使它身形滯緩,金破開它的蛇鱗護甲,火灼燒它的血肉皮囊。

這一刀,那赤蛇怎麼也避不開,紮紮實實落在它的身上。

裴夕禾體內的靈力同樣是飛速消耗,隻是揮出了這一刀,就耗空了自己五六成的靈力。

可是她的眼中閃爍著幾分精芒和驚喜。

這一刀和趙青塘的一刀依舊有著天塹一般的差距。

趙青塘隨心所欲,以自己的意誌,無視境界,融入天地之間,動用天地無儘靈氣鎮壓萬物。

而裴夕禾達不到那般的領悟和心境,則是藉著自身的九寸靈根強行牽扯靈氣而來。

藉由刀意驅使靈氣,一刹那之間爆發出遠超此刻境界的威能。

這一刀,就將赤蛇徹底斬成了數段蛇屍。

蛇的身體還能微微顫動。

裴夕禾春澗融刀尖一下子刺入了蛇頭。

冇了蛇妖的妖力護持,那一身的鋼肉鐵皮都變得軟塌塌的。

終於是徹底抹殺這隻赤蛇妖。

裴夕禾的心中清明,迅速地將蛇膽取出,果然還在蛇膽那處尋到了一顆微微破碎的紅色妖丹。

但足有七八分的完整度,其上的妖紋和符文痕跡還挺清楚的。

裴夕禾壓下心中的幾分喜意。

憑藉剛剛的一道,她可以乾脆利落地殺掉築基前期巔峰的蛇妖。

那麼就是說她此刻的戰力其實因為這一刀,可以和築基四境相媲美。

當然是和普通的築基四境相比。

今日進入此方神隱境,多少是宗門天才,世家弟子。

他們的功法,道術,無一不精深浩大,所使用的靈寶更是高階。

她可不會妄自尊大。

裴夕禾不由得更加好奇那神秘的前輩是何人了。

身帶一柄比人還大上幾分的長刀,這應當是很明顯的特征了,她打定主意,出了神隱境就去好好打聽。

她調動靈力化作烈焰,焚燒蛇妖的軀殼。

吱吱作響,甚至其中的屍體塊段還微微震顫了幾分,最後化作了灰燼。

裴夕禾足尖輕點,落到了那池子中心。

體內的道台之中誕生了靈墟紫府,可以儲存一些物品。

但修士體內何等脆弱敏感,靈墟儲物往往冇多少修士會使用,隻有特彆重要之物。

例如保命丹藥,契約的靈寶,這靈墟往往是給修士儲存保命之物。

裴夕禾往裡存了她的唯一一枚七品保命丹和幾張符籙。

如今這株已經七品的靈藥,她手上冇有合適的高品質玉盒,藥力會緩緩散失。

收入靈墟之中,可以最大程度上維持其藥力,而且就算散失了,也是散失入自己的體內。

青絳雲草被她靈力輕柔包住,然後裴夕禾丹田發出瑩瑩微光,將其吸納了進去。

裴夕禾打量著這方小池。

水很清澈,可是靈氣其實在這水中是頗為稀薄的。

那如何滋養出七品靈藥?

她心中有幾分生疑。

看上去確實清澈見底,那赤蛇剛剛就不可能瞞住她的眼睛。

所以這池底,有什麼玄機?

她輕點足尖。

躍到一旁,吞下回靈丹,慢慢恢複起來靈力。

她起了幾分心思,哼唧冇有給她示警,代表著這池水之中應當冇了大危險。

那麼她就想試試,去一探究竟。

碰見機緣就得去爭,不能一直裹足不前,因為怕,因為可能的危險就棄之不顧,那還修個什麼仙?

修者本就是爭命,在這仙海之中爭渡一生。

半個時辰過去, 裴夕禾起身。

她給自己貼上了一張避水符和一張金身符。

做好了妥貼的準備之後,一躍進入池水之中。

她一點點潛行而下。

有著,一絲光線從一塊巨石之下,隱隱射了出來。

裴夕禾雙手運足了靈力,將那巨石一推,一股吸力將她整個人吸了進去!

------題外話------

謝謝大家支援!八更完成!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