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撿了個大漏。

那神秘的前輩不在乎這些狼妖的軀殼和妖丹,可是裴夕禾在乎啊。

築基妖獸生出了妖丹,在這個境界也已經誕生出了幾分靈智,會在被殺之時自毀妖丹。

裴夕禾剛剛擊殺的那一隻便是如此。

可是趙青塘擊殺的不一樣。

以一種鎮壓一切的姿態將這十幾隻狼妖儘數抹殺。

就是抹殺。

明明那一刀上的僅僅是築基靈力,可是依舊有著摧毀一切的莫測威能。

狼妖無法反應,妖丹很有可能保留了下來。

裴夕禾收收撿撿,把有價值的東西一一從中挑揀了出來。

果然得了十一枚圓潤無瑕的築基妖丹。

這是她第二次得到妖丹了。

昔日的第一枚烈虎妖丹給了她熾焰神通,還讓她一連突破到了練氣八境。

狼妖的妖丹是盈盈發著淡淡輝光的白色。

這是實打實的築基妖丹,其中蘊含的妖力和當初的烈虎妖丹不可同日而語。

裴夕禾收了個乾淨。

她之前吞服的丹藥如今起了作用,自身的靈力已經恢複到了七八成。

輕吐了口氣,她壓下腦海中對那一刀的思考領悟。

如今這裡血腥氣太盛了,隻怕不消片刻就會引來其他野獸妖族。

裴夕禾盯了那道青色的刀罡,眸中神色複雜無比。

那道青色似乎印進了她的心底,她才轉頭離去。

惹上這狼妖是因為誤入了一處洞穴,纔剛剛走到了門口,就被這狼妖撲殺逼趕到了此處。

她倒是要回去看看,那處洞穴裡麵有什麼!

…………

裴夕禾一路輕身,法衣一催動靈力,就重新變得整潔,還消去了血跡和腥臭之氣。

她療傷丹下肚,那些血痕紛紛結痂。

悄無聲息地走過一叢叢幽深的灌木叢,撥弄開浮動的樹條枝椏。

她重新來到了那處洞穴前。

裴夕禾對於靈氣極為敏感,感知到一股濃厚的靈氣在此聚集著,而且哼唧在契約空間之中在提醒她此處有異常。

當康瑞氣護身,對於這些奇異之處有著獨特的感應。

她腳步輕輕,踏在地麵上,不發出一聲聲響。

洞穴口很是隱蔽,被藤蔓遮蓋著。

裴夕禾撥開層層的藤蔓,走入其中。

光線暗淡,很是幽深。

此處不敢點燃火把,她不知道是否除了之前突然襲擊的狼妖,是否還有其他危險存在。

裴夕禾雙眸抹過一絲靈光。

築基修士,身體已經褪去俗胎,就算是暗夜之中,也不影響視物。

她放出感知,感覺到空無一物。

心思逐漸放鬆了幾分。

一股奇異的芬香,隨著她的深入,逐漸充盈在鼻尖。

香極了,卻偏偏給人一股無比清爽之意,並不濃稠到讓人不適。

裴夕禾的心跳有幾分加快。

如此芬香,必有異寶靈物。

她剛剛進入築基一境,可若是吸納了十一顆妖丹的妖力,再配合自己攜帶的一些靈物煉化,就已經足以幫助自己突破到二境。

這樣的修煉速度,要知道在外界想要靠著苦修閉關來突破一個築基的小境界,天資卓絕者少說一年,資質差些,甚至五六年都無法摸到瓶頸。

裴夕禾不由得肯定起自己進入神隱境的決定。

因為在這神隱境之中,靈力濃厚至極,她順勢突破築基。

幾番搏殺下來,飛速穩固了一境,得了妖丹和一兩道八品靈藥。

如此下來,已經有了些突破築基二境的基礎。

尋常的妖丹,哪怕是築基前期的妖獸妖丹,也至少要四五萬靈石打底,還會供不應求。

在崑崙地域,想要入深林獵殺獲取妖丹,更是要做好被金丹妖獸,甚至元嬰妖獸盯上的風險。

那更是危機四伏,恐怖非常。

裴夕禾心底泛出幾分激動,這靈物若是更強上幾分,那她就準備突破此刻的境界。

突破到二境,她的實力更強上幾分,更是要安穩幾分。

她繼續往裡麵深入,瞧見了幾分光亮。

空氣之中瀰漫著幾分水汽,她感覺到潮濕,靈氣充裕無比,比之洞穴之外更是深厚幾分。

她放眼瞧去。

是一池幽泉,池水清澈乾冽,澄淨如鏡一般。

其中心,有著一株青白色的草藥從中間生出。

一半的草莖在水中,紮根在池底的一塊石頭上,另外一半則是暴露在空氣之中,芬香正是從其莖端的淡黃色小花之中散發出來的。

裴夕禾舔了舔唇角,眼底閃過了幾分灼熱。

七品,這是七品靈藥。

青絳雲草!

其間的靈藥之力精純深厚,傳聞之中,一寸十年,越是年限大,越是藥效強。

而這一株仔細看來已經是有了足足七寸多,至少算的上是七十年的靈藥。

若是真煉化了它,不但不會對自己的根基造成什麼損傷,反而會滋養肉身筋骨,讓自己的經絡拓寬許多。

她靈力揮出,在池麵上浮現出一隻靈力手掌。

小心謹慎已經刻進了她的骨子裡,而且她多年出任務,什麼情形都已經見過一二。

果然,在那靈力手掌就要觸及那株靈草的時候。

平靜無比的池麵頓時泛起激烈的漣漪。

一道赤影從中飛竄而出,濺起層層水波漣漪。

蛇影!

是一條纖細的赤色妖蛇。

頭呈三角,眼瞳豎直。

身軀頗為纖細,有一米多長,身體表麵佈滿了細密的鱗片,彙成了密密麻麻的赤色詭異花紋。

它從水池之中而出,雙瞳陰寒。

對於天地靈材寶物,妖獸比之人修更加敏銳,靈材所在七成有著守護妖獸。

裴夕禾長刀揮動,靈力化作罡風,就要將那赤蛇揮了出去。

可是那赤蛇渾身泛出一股血紅色的光焰,無視了那罡風。

直接朝著裴夕禾的脖頸而去。

三角頭的蛇含有劇毒,裴夕禾怎會讓它近身?

她刀鋒銳利,朝著蛇頭一砍。

蛇頭細小,可裴夕禾依舊劈中,分毫不差,練刀多年,她早就已經揮指如意。

劈啪!

這赤蛇居然已經練就了金石軀殼,蛇頭堅硬如鐵,居然分毫不傷。

裴夕禾眼底鋒芒頓起。

金羅靈力驟然暴湧席捲刀身,金燦之色,爆發出一股接近恐怖的銳氣。

天地之間所誕生的機緣,能者居之。

這青絳雲草,她拿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