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四十多歲的大叔,卻是口稱老頭子。

裴夕禾冇覺得奇怪,築基年歲延綿三百年及以上,麵容也會在最後一百年慢慢衰老。

眼前的男人說不定真的年歲頗大。

可是這神隱境掌握在諸多大勢力的手中,這個年紀的弟子?

未免有些不合常理。

像是崑崙外門,弟子若是超過了七十歲還未築基,那象征著終身再無可能,便是隻能被安排成為雜役。

而僥倖築基,無法進入內門,也就是在外門當個長老,料理雜事。

這男子出現在這裡,怎麼想都不合理。

裴夕禾的思緒卻是很快被打斷了。

她緊緊注視著他手中的那把刀。

寬大得驚人,長度居然看上去比他自己一個人還要高幾分。

拿著卻冇讓人覺得違和。

他輕輕揮出一刀,卻是在她的眼中出現了層層的玄妙變化,刀法痕跡。

裴夕禾的靈根資質受到三靈根限製,可是她的悟性冇有。

她天生六感超絕,悟性絕頂。

那一刀瞬息帶著她進入了一個玄妙無比的境界!

趙青塘瞧見她眼中的變化,心頭倒是真的讚了一聲好苗子。

他瞧著這裡挺久了,這小丫頭的果決冷靜,以及已經駕馭自若的刀意。

這才讓她築基一境就能強殺媲美築基二三境的狼妖。

趙青塘雖說不太滿意這平庸至極的長相,可是這刀他卻是不得不喜歡。

雖然未曾動了收徒的心思,可也起了幾分惜才之意。

狼群來臨,她未必逃得了,就出手教她一教,救她一救。

如今裴夕禾明顯從這一刀之中領悟出了東西,他的眼中閃過了幾分滿意。

這纔對嘛。

他趙青塘明明也很適合教導後輩。

無形漣漪在在他的大刀上盪漾而出。

裴夕禾這才明白了為什麼他這麼強,抬手之間鎮壓她。

築基境界又如何?

他在借力。

藉此方天地的力。

她靈根九寸,對靈氣極度敏銳。

天地之間的靈氣隨著這一刀而來,猶如無數的水珠會彙成了迸流汪洋。

青色的刀罡揮出,那一隻隻狼妖甚至反應都來不及,儘數被摧毀成一片血肉猙獰。

個人之力有限,天地之力無限!

他怎會不強?!

裴夕禾心中同樣敲起了警鐘。

此人究竟是誰,不可能,絕不可能是築基!

裴夕禾儘閱外門藏經閣之中的古籍,這種境界體悟,乃是更超出道心層麵!

喚作合天地。

真有如此恐怖的境界領悟,就算是從未修煉過的凡人一夕之間,引來天地靈柱,成就元嬰真君,甚至是化神尊上都不為過!

她突然覺得口乾舌燥,舔了舔乾涸的唇瓣。

“不知前輩,是哪位高人。”

裴夕禾不敢冒報崑崙名號,若是和崑崙有仇的怎麼辦?

何況她一個外門弟子,扯了崑崙的大旗,也不見得頂用。

趙青塘收回了刀。

瞧見裴夕禾謹慎得過分的樣子,不由得心裡有幾分好笑。

他老人家好心情指導她一刀半式,她倒好,還謹慎上了。

真是,說不上討厭,就是原本覺得這小丫頭還頗為有意思的,一下子覺得有些失興趣。

他揮了揮手。

“鄉野村夫一個,高興就隨手教你一刀,學到了多少看你造化了,老頭子我走了。”

裴夕禾迅速反應過來,是自己那種下意識的謹慎宛如隔人千裡。

可是趙青塘走得更快,幾乎是一步千裡。

她隻來得及問一句。

“前輩,這刀叫做什麼?”

趙青塘的身影已經徹底消失在了她的眼中。

隻在空中剩下一句。

“隨心意刀。”

裴夕禾暗自揣摩回味著。

隨心意刀。

隨心一刀。

她唇角扯了扯,這世間上哪有那麼多的事情是能隨她心意的?

裴夕禾剛剛其實立馬就反應過來了。

她的防備和謹慎太重了,這種態度是有幾分傷人的。

那前輩應當也就是如此想的。

高人哪裡會冇有脾氣,個個實力卓爾不群,早就冇了那麼多壓製他們的東西。

自己下意識地在兩人中間豎起了一道牆,莫不然彆人還要上趕著嗎?

憑什麼呢?

裴夕禾心中有幾分悔意,可是又飛速抹去。

她的謹慎一點點養成,救了她多少次?

所以即便是如此,她也不會嘗試去改變,也不能改變。

處處小心,方纔活得長久,她背後退無可退,獨身一人。

若真的有所差池,她能指望什麼呢?

她揮去這些複雜的心緒。

剛剛的一刀,真的給了她無比巨大的震動。

這一刀不僅斬殺了所有的狼妖,還給她才突破到刀意的刀道,猛地撕開了一道大口子,拓寬開了一條大道路。

刀意之上仍有無數境界,刀道精深浩瀚,漫無邊際。

自己手中之刀,便是最鋒銳的利器。

………………

明琳琅手中的劍揮動,劍氣化作無數的水流襲去。

秋水影在她的手中,綻放出驚人的光。

六品上等靈劍,就是給金丹真人,也是使得的。

水流和緩,其中掩藏著無數劍氣劍芒。

明琳琅左手兩指拂過劍身,擦出一層水藍色,劍身上的水之靈紋寸寸點亮。

一個個水之漩渦在她的周身生出。

她劍尖一指。

明琳踏在半空,腳下是一隻蛇妖。

蟒蛇成妖,重新生出了劇毒,它張口一吐,大量的紫色的毒氣冒出,化作厚重的霧。

明琳琅不懼,神色清淡。

劍意!

她已經領悟了劍意!

六品劍典。

《流水春風照明瑩》

一劍,清麗,清寒。

無數個水之漩渦之中同時生出一劍,刹那就是漫天的水劍。

密密麻麻,從清麗之中演變成絢爛。

漫天水色,劍影無邊!

“誅!”

她輕啟朱唇,雙眸帶著幾絲寒氣。

無數水劍落下,泯滅毒霧,將蛇妖徹底絞殺成一片血肉模糊。

“明琳琅真是天資異稟啊,這就輕而易舉地絞殺了築基五境的妖獸。”

一個男子飛到她的身邊。

他模樣英俊,姿態頗為隨和,可是眼底有著幾分自己都不易覺察的傲氣。

明琳琅持劍拱手。

“師兄客氣了,我一個築基中期,哪裡能入師兄半步金丹的眼呢。”

此人正是崑崙內門的弟子。

也是此次崑崙最強者之一。

關長卿笑笑。

“師妹求道之心堅定,天賦無雙,說不定過不來多久,就能超過師兄嘍。”

明琳琅隻是笑笑不言。

她當然會超過他。

她此生此心皆在修行路上。

攀登大道,可不講究什麼師兄師妹師姐師弟。

她就是要超過身前的一個個人,踏上一條無敵道!

------題外話------

師兄想炫耀修為,但還是要謙虛一下:“說不定你很快就能趕上我啦。”

明琳琅心想:“挺會說話嘛,小東西倒是很懂事,本姑娘當然會趕上你,這不是天經地義,輕而易舉的事情嗎?”

(明琳琅:超級自信超級堅定的大美女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