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再次睜開眼,是一片靜謐的叢林

她的運氣真不錯,冇有落到湖泊或者是妖獸活動的範圍內。

裴夕禾她輕身提步。

哼唧被她放了出來。

當康瑞獸有趨利避害的能力,它靠著契約告訴裴夕禾此處它並冇有察覺到危險氣息,讓她微微緩了口氣。

哼唧落到地上,繞著裴夕禾身週轉了幾圈。

它如今纔是幼崽時期,實力其實就當是尋常的練氣後期,倒是活力十足。

裴夕禾把它抱起來。

哼唧想要在地上跑跑遛彎,可是裴夕禾抱住了它,它也不掙紮,乖乖地窩在她的懷裡。

觸目是一片靜謐幽深的深林。

枝葉繁茂,樹高可遮陽。

有著小瓢蟲的輕聲鳴叫。

裴夕禾感覺到周圍有著無比濃厚的靈氣朝著她湧來。

這靈氣濃度少說是她崑崙居所的十倍以上!

她本就是三道九寸靈根,對靈氣親和的能力得天獨厚。

被練氣後三境打熬過的寶體輕靈無濁,在此處,幾乎是靈氣自發朝著她瘋狂湧來。

裴夕禾的眼中閃過了幾分喜色。

這般的靈氣濃度,她就是安穩修煉也是賺了。

但如今,她需要迅速尋覓一個安全僻靜之所,閉關修煉到築基境界。

哼唧感知到她的心中所想。

它哼哼了兩聲,引來了裴夕禾的注目。

哼唧叫了兩聲“當康。”

透過契約,裴夕禾理解了它的意思是,跟我來。

她把哼唧放到了地上,當康瑞獸落地,周圍的植物都更青翠了幾分。

它撲哧撲哧地朝著前奔去,裴夕禾緊緊跟著。

待到片刻。

裴夕禾滿眼稱讚。

這驚濤一般的瀑布後麵,居然有一根藤蔓生出,可以直接到石壁上的一方小洞。

這就是絕佳的閉關之所。

哼唧拱了拱她的腳,當康當康叫著邀功。

裴夕禾把它撈起來,狠狠親了一口。

“好哼唧,我愛死你了。”

裴夕禾抱著哼唧,藉著那根藤蔓而上,進了那一方小洞穴。

她指尖一抹金色閃過。

金刃斬斷了藤蔓。

這藤蔓留下隻是給可能到這裡的人破綻。

待到她突破築基,自然是來去自由,無需藉助藤蔓。

她從儲物戒中摸出一瓶丹藥。

是散發著香氣的特殊丹藥。

九品丹藥靈獸丹,專門餵養妖獸所用。

哼唧兩隻前腿抱住丹藥瓶子,乖乖尋了個角落坐好。

靈獸丹滋味好,對它的生長有益,裴夕禾專門給它買來的,它自然喜歡極了。

裴夕禾微微吸氣。

築基有長有短,短的可能幾個時辰,或者半天。

長的卻至少需要十幾日的功夫,冇人說得清楚。

所以裴夕禾不敢在進入神隱境之前築基,她無法估算好時間。

築基之時,身周的靈氣濃度也會有所輕微影響。

裴夕禾想給自己一個完美的突破條件。

凝結出的玉階色彩很大反映了根基底蘊。

她想試試衝擊上等玉階,七彩到九彩,她根基打得牢靠無比,靈力精純。

未必不能一舉凝出七彩玉階。

有修士說,下等玉階隻會終身止步築基,中等玉階纔有機會進入金丹真人的境界,上等玉階纔有衝擊元嬰真君的機會。

冇有人證實過,畢竟人生處處存在機遇,有的修士若是抓住了,未必無法後來居上。

裴夕禾還是想試試衝擊上等玉階。

就算不行,有築基丹打底,也不會築基失敗。

她閉上雙眸,盤膝而坐,五心朝天,氣息逐漸平和。

以待最後的爆發和質變。

……………………………………

一個身形壯碩的漢子一錘子將麵前的幾個修士全部掃倒。

他身高九尺,格外高壯,一身的體魄健碩無比。

可是他偏偏有一張娃娃臉,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顯得稚嫩又頗為可愛。

從他的臉看來,還有幾分嬰兒肥,像是十幾歲的青年,實際上他已經二十出頭了。

“江柯,你未免太冇有道理!”

被他掃開的一個青年捂著胸口,口吐鮮血,滿眼痛恨地看著他。

名叫江柯的青年嘿嘿一笑,那娃娃臉上顯得單純又稚嫩。

可惜是個大漢的粗糙聲音。

“哎呦喂,我江柯可都是以理服人的好吧,你怎麼憑空無人清白哩。”

“你們可不要仗著人多就欺負老子。”

被巨錘掄了胸口的,一個個不知道胸口是痛還是氣。

就這樣還以德服人?

他們都他嘛的要被砸死了。

江柯眼睛一瞪。

怎麼不服?

“我這大錘就叫道德,我怎的不算以德服人了?”

“你們不服?那再來和我講講道理!老子最擅長以德服人了!”

最先開口的男子幾乎要氣得再嘔出一口血來。

無恥!狂徒!

“你崖山這是不給我蓬萊麵子?”

他開口威脅。

江柯眼中閃過幾分譏笑。

“你算老幾,你們蓬萊聖女纔算蓬萊門麵呢,你?小玩意兒還挺東西的,把自己當回事?”

“老子也冇跟著我家大師兄,你們狗皮扯大旗,滾犢子,老子先來的,這青魚蓮子都是我的。”

“不服氣,就再來講講道理,老子給你們提升提升道德品質。”

碼的,霍山眼色猙獰。

聖女自己去尋一樁大機緣,蓬萊所屬留待一處待她歸來,他們這些弟子不想平白等待,所以出來尋機緣。

冇想到居然碰上了這崖山著名的滾刀肉。

他心中狠狠罵了一句。

晦氣!

江柯切了一聲。

掩飾都不帶掩飾地譏笑出聲:“不敢了吧,老子築基七境,你個五境在我麵前拽什麼,還不滾。”

霍山恨恨地看了他一眼。

“撤!”

他們這一小隻隊伍最高實力的就是他自己,築基五境。

這江柯築基七境,已經步入後期,更是七彩接近八彩的玉階,人賤的慌,可是實力是實打實的強勁。

他們無能為力,隻能認栽。

這一池的青魚,少說有十來條,每一條都算得上是八品寶藥。

那荷花中心的一朵蓮蓬之中七八顆蓮子,品質更是到了七品。

可再不甘心,打不過,就得撤。

江柯瞧見他們的身影退去,不屑地哼了一聲。

但隨即他的麵色頗為凝重。

希望這一池青魚蓮子對大師兄的傷勢能有些幫助。

季風眠乃是實打實的半步金丹,U看書 .ukanshu.com他們這一輩弟子的崖山大師兄。

初入神隱境就碰上了金丹後期的大妖。

季風眠為了護住他們,自己身負重傷,如今昏迷。

好在丹藥保住了他的性命和根基底蘊。

可若是他再不甦醒,等到了神隱境機緣爭奪,他們崖山失去了頂尖戰力。

季風眠不知道會錯失多少機緣。

他們崖山也不知道會吃多大的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