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有些呆愣。

她的眼眶微紅,她抿抿唇,忍下眼中的熱意。

但還是有幾絲水霧不受控製。

“謝謝姐姐。”

她一張口,還是覺得濕意在眼眶蔓延開去。

裴夕禾到現在為止得到的真切的關心,屈指可數。

她不是天生就堅強,她隻是背後冇有可以遮風擋雨的港灣。

所以學會了一個人直麵風雨。

木晚耐心地拂去了她眼角的淚。

“可彆哭,姐姐今天也賺夠你的靈石了,姐姐可也抽成不少。”

“姐姐給你就安心拿著,彆想太多,進了神隱境,給我處處謹慎,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裴夕禾重重地點了點頭,破泣為笑。

“我一定。”

“會平安回來的。”

…………

裴夕禾回到自己的屋子中。

她屈指一彈。

那枚銀色的戒指被靈力托到了半空。

她靈力割破了指尖,一縷精血隨之溢位,直接被她射向了戒指。

靈力同樣湧向這儲物戒指。

木晚解除了自己對這枚戒指的認主,裴夕禾因此可以直接煉化。

但裴夕禾冇想到,這儲物戒的品級已經算得上是七品靈寶了,心中更是動容。

她需得用靈力逐漸煉化此物。

隨著她靈力的湧現,直接將銀色戒指包裹,用靈力和精血融合,在靈寶內部,打下自己的念力印記。

一柱香的功夫。

銀色戒指從空中落入她的手中。

裴夕禾套上自己的無名指,念力探了探。

尋常的儲物袋隻有三四個立方米的大小,而儲物鐲更好一些,能有十幾個。

這枚銀戒則是達到了近百的立方米。

格外寬廣,其中她所購置的東西儘數在其中。

她念力一掃,心下又是一陣動容。

戒指中有碼得整整齊齊的五萬靈石。

窮家富路,木晚同樣擔心她花光了身上的靈石,給她備上了五萬靈石。

尋常築基,其實能有個七八萬的身家就不錯了。

木晚拿出這些靈石,可見一番真情。

裴夕禾眨眨眼睛,幾絲紅意又是蔓入眼眶。

這份情,她記下了。

林昭其實算是身價豐厚了。

尤其是因為他當時煉化靈血花,耗費了自己身上的許多靈石,裴夕禾拿到手的少了大半。

裴夕禾這種苦行僧般修行攢下的身家,對於尋常練氣修士,幾乎不可能。

她也是頗有些機緣的,她完成任務往往會有很多意外之喜,獵殺得來的妖獸屍身,偶然采摘的靈株。

一點點彙聚纔有如今。

如今算下來,裴夕禾的手上就滿打滿算有八萬多靈石,無論是驅使陣盤,還是輔助修煉,都夠用了。

裴夕禾心意一動,無名指上的小戒指就隱去。

她看向自己的手指。

她的五指並不肉,常年握刀,原本掌心有繭偏厚,但練氣十境熬煉皮肉之時,將她的手中握刀繭子都洗去了。

如今手看上去細膩柔滑,指如春蔥,潔白纖長。

乾乾淨淨,冇有戒指的痕跡。

她腰間佩戴著一個儲物袋,手腕上再戴上薑明珠所給的儲物鐲。

裴夕禾移出了戒指中的一萬靈石,放入了儲物袋和儲物鐲,取出了自己的瑕丹放入其中。

如此一來,就算遇上劫道的,便是能最好掩飾自己的財物所在,堪稱作弊。

誰能知道她絕大部分的財物都在戒指裡呢?

戒指和儲物鐲戴在一隻手上,如此便是可以互相遮掩。

她又看了一眼儲物戒指裡麵的東西。

心裡歎了一聲。

靈石花費的心疼漸漸淡去,畢竟她終究明白,靈石本身就是要花的,但是要花的有價值。

裴夕禾如今已經做了自己能做的所有,如今就是靜待神隱境開啟。

這段日子靜心修煉,將自己的圓滿境界徹底穩固,進入神隱境之後最短的時間內,嘗試衝擊築基境界。

畢竟練氣和築基的差距太大了,她可以憑刀意和尋常築基一境打得有來有回。

可是築基二境,三境,甚至是築基九境,半步金丹,抬手之間就可以鎮壓她。

天驕妖孽層出不窮,自己可冇那麼大的執念要去和那種妖孽相比。

好好活著,拚命修煉,就是她對自己的要求。

她閉上雙眸。

凝神靜氣,陷入修煉狀態。

周遭的靈氣被她席捲而來,化作純粹靈力滋養十二氣旋,待到氣旋足夠堅韌,便是搭建道台的最好時機。

……………………………………………………………………

一月時間已至。

裴夕禾從修煉之中甦醒。

她體內的十二個氣旋如今儘數被染成了三色靈力。

盈盈輝光,彼此聯通,十二氣旋被她徹底打磨圓滿,互相交織,已經有了道台之基。

裴夕禾手腕上的白色印記發出清冷的光。

這神隱境,傳聞入口乃是一處時空裂縫。

被這些大宗門所發現,動用無數資源和大能出手,搭建了一座逆天大陣,將入口徹底固定。

其實也將這神隱境牢牢握在了宗門手中。

一般散修根本冇法子進入,隻有頗有機緣運道,和宗門兌換購買名額進入。

亦或是碰上了些許空間縫隙,九死一生進去。

他們宗門弟子卻是可以憑藉這印記安然進入,這就是散修和宗門弟子根本差彆。

裴夕禾靈力微動,她的眼中射出來幾分精芒。

開始了,此番神隱境,她一定要尋到機緣,減少三靈根對自己的影響,擴寬以後修到金丹的路。

她眼中無比堅定。

白色印記上瀰漫出璀璨的白光,將她整個人都給籠罩。

弟子進入神隱境都是隨機傳送,但是內門弟子會被大能利用秘法打下印記。

從而遮蔽神隱境的空間法則限製,將他們傳送到一處。

裴夕禾他們這般的外門弟子,卻要直接一個人單打獨鬥。

她不覺得不公平。

內門弟子已經徹底打上了崑崙的印記,修習崑崙正統功法,乃是實打實的崑崙未來力量。

遠非外門弟子可以比的。

外門弟子仍在散養狀態,諸多的天資不佳,根基不強,崑崙提供他們變強的路徑,需要他們自己奮鬥。

這本就很公正。

裴夕禾凝起心神,她不知道自己會被傳送到哪裡。

可能是平地,丘陵,也可能森林,湖泊,甚至一傳送,就直麵凶狠妖獸。

神隱境之內壓製外來修士實力在金丹之下,無論人族還是妖族。

神隱境內本土的妖獸實力卻是可以達到金丹層麵,壓製在元嬰之下。

殘酷凶險。

白光將她徹底遮住,她閉上了眼。

可是她偏要在這荊棘凶殘裡踏出一條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