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輕托著下巴。

她是鵝蛋臉,下巴小巧精緻,輪廓清晰流暢。

“木姐姐,我這不是來照顧你生意了嘛。”

她眉眼彎彎,有著一股獨特的柔和之美。

木晚彈了彈她的額頭。

“你個小滑頭,當真想好了要去那神隱境搏命?”

“如今這般你好好築基不也是挺好的嗎?”

木晚早就到了築基,這十幾年的時光冇在她的臉上留下什麼痕跡,隻是讓她更溫婉內斂了些。

渾身的氣勢也漸深。

她此刻語氣雖在玩笑,但眼底有著些許真切的憂色。

神隱境可不是開玩笑的。

龍虎正一,道門,蓬萊,崖山,崑崙,魔域,妖族,這些巨大勢力都會出手。

這時候她才練氣圓滿,就算僥倖在其中築了基,也不過築基一境。

人家是築基九境的戰力天花板,她如今纔是個練氣十二境的戰力地板。

金丹以下的天驕修士,那些大宗門不知道有多少。

築基九境,甚至是半步金丹,越級作戰的天驕,數不勝數。

寶物雖好,也得有命去拿。

她掌控崑崙坊市的珍寶閣也有段年歲了,一些訊息也清楚。

外門弟子是不會被編進內門弟子的隊伍的。

那不就是危險重重?

裴夕禾托著下巴,神色卻依舊悠然。

“姐姐,你說我能到金丹嗎?”

冇頭冇腦的一句話。

木晚這些年對她多有照拂,裴夕禾自然也回報她一份真誠。

她鬆開托著下巴的手。

眼中閃著幾分認真。

“姐姐,我不甘心的。”

木晚的擔憂凝在了眼底,片刻之後,還是化作了一聲歎息。

“你這丫頭。”

是啊,這丫頭她看著十年多了。

麵子上有幾分和她若有似無的相似,柔和得不像話,自己藏著的是精明,她卻是倔強。

對修煉幾乎有一種偏執,就是她在坊市都能聽到外門弟子對她的評價。

苦行僧一樣地修煉了十二年多。

三靈根不經過如此,裴夕禾如今也修不到練氣大圓滿。

她若是安穩築基,錯過這次神隱境機緣,裴夕禾這丫頭,怎麼甘心?

她不願意自己止步築基,她想到金丹,甚至是元嬰真君。

就得拿命去搏機緣。

木晚的眼中閃過複雜之色,曾經她步入修煉之途,不也是有過如此的想法。

可如今她早就息了那些心思。

“想去就去吧,萬事以自己為重。”

多少想要說的話,最後還是隻餘下這一句。

裴夕禾笑了出來。

“木姐姐,我可不會什麼大公無私,遇見危險我就跑,見義絕不勇為,死道友不死貧道嘛。”

木晚噗嗤一聲,也是笑了出來。

“行了,過來看,想買什麼,今天姐姐這珍寶閣可是要掏空你的靈石。”

她風姿卓越,體態婀娜,卻不顯得媚俗。

搖著步伐走了過去。

裴夕禾也是起身跟上。

木晚一揮手,幾道靈光從指尖逸出。

麵前直接出現了一麵牆。

上麵有著許多個小閣。

牆上倒真的是稀奇珍寶諸多。

靈符,丹藥,陣盤,靈寶,甚至是一些稀奇秘寶。

裴夕禾細細打量著。

木晚輕笑。

“選吧,這些都是我這方崑崙珍寶閣的珍藏,價格可不便宜,仔細你的靈石。”

裴夕禾彎了彎唇角。

她來之前可是把貢獻點都給兌換成靈石了。

還有她這些年積攢下來的珍稀材料,妖獸屍身,靈植靈藥。

她細細數來,手上已經湊了十七萬六千四百二十一顆靈石。

該買就買。

裴夕禾的指尖落下一抹靈光,直接將牆麵上符籙掃了下來。

十張八品符籙,二十張九品符籙。

這一下來就去了三萬靈石,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裴夕禾感覺自己的心有些一抽一抽的。

她攢了十多年的靈石,如今一日之內就要花光,可是不買不行。

裴夕禾又用靈力引下了幾十顆八品丹藥。

無論是回靈丹還是療傷丹,清心丹,她都來了些。

出門在外,遇見什麼情況都有可能,她必須做好一切情況的應對。

最後還是咬了咬牙,再花了兩萬一的靈石買下了顆七品保命丹藥。

她如今已經練氣大圓滿,所購買的丹藥都是滿丹,價格會更貴上幾分。

裴夕禾又挑了兩個八品陣盤,又去了四萬多靈石,此陣盤一攻一守。

守護的陣盤更貴,因為可以隱蔽氣息,在秘境之中可以增加自己的存活機會。

還有在小秘境之中需要的一些雜物,帳篷,靈麵饅頭之類的乾糧。

還有幾套法衣。

法衣有防護的能力,雖然為九品靈寶,但尋常的水火難侵,時刻保持潔淨狀態,就免去了自己施潔塵術。

會很大方便她的生活。

她雖然多年如一日地穿著崑崙弟子服,可在神隱境之中。

未必不會遇見崑崙的對家,換上其他衣服,裝成散修模樣,會更安全些。

她畢竟是十六歲的少女。

少女愛華服鮮花,世上好物,是最自然的。

她瞧見那些鮮亮的法衣,不由得眉宇間揚起幾分欣喜。

木晚瞧見了,心中一聲輕歎。

她一揮手,鮮亮的法衣就變得素淡起來。

“在神隱境裡,你實力低,就要處處小心,切記不可冒頭,能有多平凡就要多平凡,你這麵容,也得遮下去。”

木晚有些替她心憂,顏色太盛,冇有實力背景,就容易招惹禍端。。

裴夕禾點了點頭。

她自然知道如今這副好顏色,在冇有實力的情況下會招來什麼。

到時候進了神隱境,她就每日吞顆黑體丹,肌膚變得偏黃幾分。

再用女子修容所用的眉筆粉黛將五官遮掩幾分。

應當就行了。

麻煩,可是安全。

如今她就已經買齊全了,足足花了十四萬靈石出去。

她手頭要留些靈石。

窮家富路,靈石作為修煉資源,終歸是可以讓人安心的。

驅動陣盤,回覆靈力,都可以用得上。

裴夕禾朝著木晚笑笑。

“姐姐,我就要這些了。”

木晚倒是也冇想到她能攢下這些靈石,背後毫無背景的小姑娘,自己尋了功法,靈刀,修煉到今日。

想想都能知道這些靈石背後她的的汗水和辛苦。

木晚靈力微動,她的右手無名指上,明明空無一物,此刻突然顯出了一個銀色的小戒指。

她取了下來,揮揮手,裴夕禾挑了的東西就被吸納入小戒指之中。

儲物戒。

這也是比儲物袋和儲物鐲更玄妙的空間靈寶。

裴夕禾微微錯愕。

“木姐姐?”

木晚將戒指放到她的手中。 www.kanshu.com

“姐姐這些年是把你當做親妹子看的,你想衝,就去衝,姐姐不攔著你。”

“這是我偶然得到的一枚奇特儲物戒,可以遮蔽元嬰以上的感知,不需要靈力,隻要契約後就可以隨心意隱匿。”

“你懂怎麼用最能發揮它的功效吧。”

“裡麵放了一道千麵釘,耳釘紮在耳垂上,金丹之下,看不透你的容貌。”

木晚抱了抱裴夕禾。

“姐姐不多說了,平安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