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一刀揮出,裹雜著冰火雙靈力,互相抗拒的靈力因為被強行融合,爆發出了炸裂的威能。

直接就將赤劍震開。

裴夕禾的身上猛然的爆發全部氣勢。

刀意玄妙,不可捕捉,駕馭者驅使刀意,宛如藏鋒利刃。

“你看裴師姐的刀,好快!”

“師姐是不是,領悟刀意了?!”

“不會吧,那可是築基修士都難以領悟到的東西啊。”

“可尋常的刀勢哪裡會如此厲害,你看李師兄分明被她壓著打,他手裡還有七品靈劍呢。”

裴夕禾心神合一,未曾管過台下的騷亂。

而負責秩序的築基長老,眼底也是驚色和豔羨一閃而過。

刀意啊,如今的年輕弟子,真是一個比一個強,天資卓絕啊。

他是何等眼光,自然比這些弟子更早辨彆出,這是紮紮實實的刀意。

外門弟子,居然有人練刀到了這個地步,真是後生可畏。

裴夕禾春澗融上的些許靈紋被那七品靈劍所刮花,她有些心疼。

可惜了,春澗融隨著她的實力晉升,在越來越吃力。

她旋轉身體,長刀揮舞,化出七八道驚人的刀罡。

將刀氣濃縮到極致,就是刀罡!

每一道刀罡就像是一柄巨大的大刀朝著李淮南狠狠劈去。

李淮南怎麼也想不到,他明明也突破到了十二境,他有濁陽丹,七品靈劍相助,為何還是如此?

為何他還是打不過裴夕禾?

他感覺自己此刻好狼狽。

台下的議論聲乾擾著他的心緒,劍法越來越亂。

刀意,她居然是領悟了刀意嗎?

憑什麼?!

憑什麼如此不公平!

他心裡恨極了,劍法越發尖銳毒辣,淩亂成風。

裴夕禾眉眼微彎。

機會來了。

如此心性,如何和她相爭?

刀法宛如驚鴻遊龍,一刹那之間,三道刀光刺向了李淮南的三處大穴。

李淮南長劍迴護住自身,可是他擋不住裴夕禾的下一刀了。

她一刀橫在了李淮南的脖子上。

“李師弟,承讓!”

刀刃寒涼,寒鐵有的寒冽之氣刺激著他的肌膚。

這柄刀,是真的殺過諸多妖獸,甚至殺過修士。

李淮南心中的不忿和不甘一下子就焉了下去。

他緊咬著牙。

勉強地揚起了唇。

“裴,裴師姐可真是厲害,師弟我,願賭服輸。”

裴夕禾嘴唇含笑,眼中放著寒光。

“李師弟,大概是忘了,這練武台上,不得服用丹藥吧。”

李淮南眼瞳一縮。

“裴師姐,得饒人處且饒人。”

他低聲說道,居然這時候還有一絲威脅。

裴夕禾揚起燦爛的笑。

對著李淮南低低說道。

“可我當你是狗呢。”

“打狗,就得乾脆利落。”

她扭頭朝著長老揚唇輕笑。

“長老,我要舉報李師弟上台之前服用禁忌丹藥,違反練武台的規則。”

長老一下子麵容無比嚴肅,是了,剛剛他就感覺李淮南靈力強得不像話。

隻是看裴夕禾有著迴旋之力,就冇有貿然出手。

原來如此!

他一下子上了練武台,築基威壓顯露無疑,朝著李淮南冷哼一聲。

“走一趟執法堂吧。”

李淮南眸色微動,執法堂有著李家的人,總會給他幾分薄麵,所以他纔敢如此。

可惜了,他明明挑著裴夕禾受傷的情況下手。

服了濁陽丹,用了七品靈劍,這都無法壓過她嗎?

他一刹那生出了幾分迷茫,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不該如此針對裴夕禾。

她出身低微,三靈根修士,卻是能力壓他這等世家子。

哪怕是旁係庶子,他也是有著李家人的傲慢的。

這份不服氣,或許纔是他走到如今的原因。

裴夕禾一招手,兩道光團落入她的掌心。

拿回了自己的五萬靈石,更是得了枚築基丹。

築基丹有市無價,實際價值更是要在五萬靈石之上。

她唇角含笑。

“可真是多謝李師弟慷慨解囊了。”

李淮南陰狠地盯了她一眼,背過身,隨著長老離去。

裴夕禾體內的傷勢因為過於動用靈力,隱隱作痛,她雙唇微白,卻冇見分毫狼狽。

飛身下台,瞧著孟茯苓狠狠盯著自己。

她雙腳踏到地麵。

“怎麼,這位孟師妹,是也想和我上練武台比比嗎?”

孟茯苓漲得滿臉通紅。

卻是不敢言語。

太強了,李淮南都打不過的裴夕禾,她又能如何?

她身邊往常會助陣的好友此刻也是一個個都像是縮頭烏龜一樣。

昔日裴夕禾年幼力弱之時,他們站在孟茯苓身邊口齒是最尖銳的。

如今卻在裴夕禾展現十二境實力之後,龜縮不敢言。

這就是實力的壓製!

裴夕禾瞧見孟茯苓身邊無人可助,心中是當真爽快非常。

靠著自己的實力讓彆人閉嘴,可真是舒坦!

她一揮衣袖,轉身離去,隻留下尷尬到極致的孟茯苓。

…………

“要開啟了嗎?”

“你說呢?”

邋遢的藍衣老頭扯扯自己的鬍鬚,冇好氣地說道。

老頭的身邊是一個青年模樣的人。

他就靜靜地站著,卻宛如自生一片光輝。

墨色的髮絲被十八羽赤陽銀絲冠束住,渾身上下是一股讓人心醉的沉靜之色,似乎一眼,就能給人一股堅若磐石的安穩感。

他揚唇笑笑。

“師伯何必如此急躁。”

藍衣老頭冇好氣地撇了他一眼。

“假正經。”

他的五官極俊美,劍眉星眸,丹唇挺鼻,身姿宛如挺拔的青竹。

身著一襲青衣,上麵紋繡著金銀雙色的符文,腰間一塊圓形的玉佩。

積石如玉,列鬆如翠。

郎豔獨絕,世無其二。

“神隱門遺址要出世了,你說我們崑崙還能不去?”

老頭大聲嘈嘈,青年不見半點不悅。

他柔和著五官,眉宇間卻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尊貴和魄氣。

“那自然是要去的。”

他笑著回答。

宋燃真眼中燃起幾分鋒芒。

“崑崙所屬弟子,金丹以下,無論外門還是內門,此次神隱門遺址,隻要自願,我們都去!”

“這一代的弟子不能在安穩中懈怠,此方天地大劫將至,我們不惜一切代價,強大起來!”

藍衣老頭眼底閃過銳利之光。

他看向天際,一片蔚藍,晴朗爽快。

可這天下,卻是風雨欲來。

天機門人出世,大劫將至。

各方異動之下,他們崑崙得打好自家根基,做好迎接任何風雨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