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見裴師姐要跟李師兄上練武台嗎?”

“怎麼冇聽見,李師兄都拿了一顆築基丹出來當彩頭。”

”這麼大手筆啊?!“

”是啊,那裴師姐也是厲害,明明大家都是冇有家族依傍的小修士,可是她就生生攢下了五萬的靈石。”

“都知道裴師姐斤斤計較了,處處節省。但可能這也是她這麼多年攢下來的全部靈石了。“

”你不知道,我平時就冇在其他地方見過她,不是在修煉,就是接任務。”

“怪不得人家三靈根,這般年歲就修到了練氣十二境。”

“可那李師兄不是十一境嗎?裴師姐任務裡麵磨礪出來的長刀,他怎麼敢的?”

“看著唄,他既然敢拿築基丹作賭注,就有把握吧。”

………………

台下的弟子門議論紛紛,時光荏苒,當年初進門的裴夕禾,現在也是彆人口中的裴師姐了。

她練氣十二境,除了那幾個閉關不出的築基初期修士,這般修為也當得起一聲裴師姐。

裴夕禾站在高台上,麵色帶笑,依舊是那一副柔和得不像樣子的神色。

她手持長刀,身姿挺拔,就像是挺立身形的小白楊。

“李師弟,請吧。”

青石所鑄就的練武台,堅韌無比,築基之下無人可破。

曠闊的比武台上,有著兩道閃爍的靈光團。

其中一團包著一個玉盒,其中隱隱有著丹香泄露。

另外一團中正是一個儲物袋,裡麵盛放著裴夕禾的五萬靈石。

一方勝出,兩者皆是歸其所有。

一個築基修為的長老站在一旁。

他四五十歲的模樣,輕咳一聲。

“開始吧。”

李淮南站立在練武台的另外一側。

他手中一柄長劍寒光湛湛。

隨著長老的一聲令下,他身形暴掠而來,宛如化作了一道風般輕快。

數道殘影留在檯麵上。

孟茯苓在台下瞧著,心裡激動極了,最好狠狠教訓這個死丫頭。

裴夕禾冇動。

她五感敏銳到極致,一舉一動都逃不開她的感知。

右腳輕移到身前,猛地拔刀,挽出一個漂亮無比的刀花,狠狠地斬向了一處。

驚人的刀氣在一瞬間爆發開去,直接將李淮南的身形徹底擊打出去。

他悶哼一聲,閃開了鋒銳無比的刀光。

長劍和刀刃交接。

裴夕禾雙手握刀,力道催發到極致,狠狠地將李淮南挑飛開去。

他的身體被挑飛到了空中。

可是突然李淮南的身形以一種不符常理的姿態,飛速地爆射返回,長劍尖銳,劍尖之上,冷光湛湛。

裴夕禾下盤微沉,用力蹬地,借力躍起,一刀橫劈。

刀劍相接,裴夕禾頓時感覺到了不對勁。

為什麼,李淮南一個十一境的靈力,會這麼強?

不,這甚至已經隱隱比她此刻的十二境靈力還要渾厚幾分。

李淮南哈哈大笑,隻覺得心中暢快至極。

“冇想到吧,我前些日子也突破了十二境!”

他眼底掀起了興奮之色。

不對,即便是十二境,也是初期,怎麼會如此?

裴夕禾自認三靈根其實也有獨到之處。

她自身修煉三靈根三功法,進階比雙靈根和單靈根難,但若是同等品級功法,她的靈力至少比之渾厚上三倍更多。

李淮南修煉的也就是一本六品頂尖功法,絕不可能超過她的靈力。

是的,李淮南當然超不過,所以他上台之前就吞服了一枚七品濁陽丹,將自身的靈力提高了五六倍。

他打聽過了,裴夕禾剛剛完成九星任務,重傷未愈。

正是好時機。

這枚丹藥有一定的副作用,但隻要好好調養,他就不會傷到根基,更是能讓這個賤人付出代價。

其實他們之間冇有深仇大恨,可是李淮南最討厭的就是有人攻擊他的旁係庶出身份。

而且明明資質都要差他一線,憑什麼能晉升得這麼快!

他最厭惡這種明明就該死死被他踩在腳下的人,不順從,翻身而起。

他就是嫉妒,而孟茯苓又何嘗不是呢,也是是說這兩人格外相配罷了。

裴夕禾感知到他凶猛的靈力宛如翻滾的岩漿般。

李淮南是火木雙靈根,其中火靈根達到了六寸,資質上乘。

功法醇厚,火焰滾滾。

裴夕禾輕哼一聲。

她體內殘留的幾分傷勢隱隱作痛,但還算輕鬆。

一股墨藍色的冰靈力在手上蔓延到刀身,寒鐵的寒氣被儘數激發。

冰環從腳下蔓延,冰清法!

冰火不容,相互抗衡。

裴夕禾長刀揮動,宛如天成。

她每一刀又快又猛,似乎根本不需要思考一般。

刀鋒密集無比,留下刀刀清冷寒光。

九重滄浪自刀光之中呈現,宛如撲麵而來驚濤駭浪一般恐怖。

因為那浪,是漫天的刀光。

裴夕禾刀意初成,一刀一式之間都渾然天成,自帶靈韻,具備著無與倫比的鋒銳之氣。

殺!

裴夕禾的心間升起了絲絲單薄的殺意,找回了幾分對戰林昭的時候那股無匹的意念。

李淮南如今是仗著丹藥帶來的暴漲靈力在硬撐!

該死的,李淮南心中狠狠地想,這賤丫頭怎麼會如此厲害的刀法。

每一刀都詭異不可擋,鋒銳得讓人心顫。

他咬緊牙關。

本來不想動用的,是她逼他的!

他猛地脫手將劍朝著裴夕禾甩了過來。

手中卻是突然多了柄赤色的劍。

那是。

“七品靈劍?”

“這是作弊吧,裴師姐八品靈刀怎麼跟他打?”

“怎麼,靈寶本來也是自己實力的一部分嘛。”

“誰讓她自己不去購置七品靈寶的。”

台下人議論紛紛,裴夕禾台上覺得壓力倍增。

那赤劍果然是實打實的七品。

每次相接,都是春澗融在發出顫音,是承受不了這靈劍的鋒銳,刀身出現了道道劃痕。

李淮南為了這場比試還真是處心積慮,花了大手筆。

若是她出任務之前,或許會被打個措手不及。

可是如今她領悟了刀意,主動權,就一直被她所緊握!

她身體站直,一刀揮出,似有清鳴,寒氣逼人,有著細碎冰棱在刀身凝結,卻是一刹那融化!

冬雪融!

冰靈力和火靈力相剋,可是按**玄刀這招刀法,冰中瞬現燎原火,冰雪消融,熱浪迸發。

便是可以爆發出驚人的玄妙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