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長灃看了踏在半空的薑明珠一眼,對於她剛剛的嘲諷之言,他不做評述。

他覺得無所謂,雖不知道這薑明珠為何總是針對他,但畢竟無傷大雅,他何必斤斤計較?

冰息劍輕鳴一聲,收回了丹田靈墟之中。

築基修士,建造十二氣旋道台,創造了靈墟,可以收納一些自己的珍貴之物,以及靈寶。

冰息劍乃是六品頂尖的靈劍,其劍氣尋常的儲物袋承受不了,他日常便是收入這靈墟之中。

他一轉身,不期然地和裴夕禾對視了一眼。

裴夕禾有些驚豔。

少年麵容貌極俊美,膚如冷玉,卻有著男子的俊朗和冷峻,五官深邃,下顎清晰。

鼻若懸膽,劍眉星眸。

是個極俊俏的少年仙君。

是她見過的,最好看的。

而陸長灃瞧見少女蒼白的容顏,卻冇有損其顏色,下巴和側臉的輪廓極美。

血痕襯得她更顯嬌弱,可是眼中閃爍的光,卻並不軟弱。

裴夕禾勉強直起身子,冇了邪修的壓力,之前忍耐的身體劇痛一下子就襲來了。

她強打精神。

揚唇笑了出來:“多謝師兄和師姐救命之恩,我裴夕禾冇齒難忘。”

半空踏著的薑明珠一下子就落到了裴夕禾的麵前。

她濃稠麗色,五官明豔,卻是帶著幾分古怪。

“你是咱們崑崙外門的弟子,叫做裴夕禾?”

裴夕禾驚訝於她麵上的那幾分疑惑和困頓,卻並未說些什麼。

“師姐,我確實是裴夕禾。”

陸長灃和薑明珠正是為了追殺這邪修而來的。

他們來的時候,倒是冇想到居然能有身著崑崙外門弟子服的練氣弟子和這築基邪修拚個有來有回,著實讓人刮目相看。

薑明珠的眼中精芒微閃。

她本就不大相信那話本劇情,昔日她厭惡話本之中描述的裴夕禾,惡毒無腦,為了個男人爭風吃醋,全拚自己一副好顏色苟活。

她動用人脈打聽了外門弟子,確有其人,身世如描述一般,同樣聽見說她如何如何的傳言,便是有幾分相信這突然在她腦子裡冒出來的話本了。

而按照話本之中記載的那些機緣之所,她也確實得到了不少的珍寶。

如今的她可是築基三境。

可如今這裴夕禾似乎並非如此。

那這話本的來源和出處,就格外有意思了。

她掩下眼底的探尋和深思,幽芒一閃而逝。

這話本劇情是真是假,她尚且難以確認,又無法向家中大能請教一二,著實憋屈。

若是假的,那背後的存在打了個什麼主意。

並且能夠預測一部分正確的未來,這種恐怖大秘,可是連天機閣之人都不敢輕易窺伺。

背後的那隻手掌心恐怕握著恐怖的力量和因果。

裴夕禾有些愣住。

“師姐?”

裴夕禾瞧得出,這兩人的實力都已經踏入了築基境界,剛剛那行雲流水的斬殺,暗示著他們的實力不凡。

她內心有些豔羨,都是相似的年紀,這些天才卻已經早早踏入了築基境界。

但是這份豔羨和多年前她尚且年幼時會雜著的妒忌和不甘變得純粹了許多。

單純的羨慕而已,羨慕過後,就是做好自己,腳踏實地走好自己的路,自己也快要築基了呢。

此番生死之間,她順利領悟了刀意,接著這份意,其實她若是全盛,已經足以和尋常的築基一境相爭。

畢竟勢和意,是一道大坎,很多刀修可能晉升到築基九境都難以捕捉到意的痕跡。

薑明珠在裴夕禾的一聲輕喚下回神。

她笑了起來,姿色豔稠,倒是真如一顆始終熠熠生光的明珠。

“行了,你倒也是厲害,這築基邪修本是我師尊和這冰坨子師傅安排給我們的試煉,你才練氣就能和他打成這樣。”

“你不欠我們什麼的,我們倒是要謝謝你,這邪修逃跑有一套,你傷了他,我們才這麼輕鬆。”

裴夕禾笑笑。

“若冇師兄師姐相助,我就死在那邪修的一柄暗劍下了,我心裡清楚。”

裴夕禾身上恢複了幾分氣力,丁菀和焦山焦海三人鬼邪氣入體,如今昏迷之中。

裴夕禾走到他們麵前,掏出清心丸和療傷丹給他們服下。

否則時間久了,他們的根基會受損。

薑明珠纔不會請幫忙呢,她連東西都冇幫彆人遞過,怎麼會幫忙給人服丹藥。

陸長灃瞧著裴夕禾,那雙清冷的眸子中,微微有著幾分光透出。

這姑娘有拚死一搏的堅韌和倔強,又是頗有玲瓏柔意,倒是難得。

而且那下巴和側臉的輪廓,倒是和明琳琅有幾分相似。

想起了明琳琅,他眼中波光波動了一下。

心頭不由得生出了幾分挫敗和哀意。

明師妹一心向道,他已經放下身段朝她表露過自己的心意,可是她冇半點迴應。

他懂的,她就像是天邊的明月一般,追逐著那無邊大道,殊不知自己也如那明月一般,皎皎動人。

自己也莫要擾她的好。

薑明珠冇注意到陸長灃這複雜的心理變化,她聽見了裴夕禾的話揮了揮手。

“可彆,這邪修價值三萬貢獻點呢,他身上的致命傷雖是我的青絲所致,可你的刀,陸長灃的劍,都重創了他,我們三人可一起平分,我可不占這小便宜。”

裴夕禾笑了笑。

原來這師兄叫做陸長灃,想了想,好像是當年入門曾聽聞過的一等天驕,也是前幾年築基入內門的風雲人物。

那這師姐年歲和境界,算下來就是傳聞中的薑明珠或者是寒蟬,季棠裳三人之中的一人了。

青絲?剛剛的木藤,看來是那傳聞之中的木係靈根的薑明珠。

“原來是薑師姐和陸師兄,你們救了我的命,這貢獻點如何能與你們分呢?就全當作我向師兄師姐的謝意吧。”

裴夕禾可精著呢,這些世家天驕,宗門仙胚,那個不是眼高於頂,傲氣自生的,同時受到精心教養。

真玩心眼,起了攀附之心,那纔是在他們的麵前犯蠢,不如藉此洗去因果,自己也就不欠他們什麼了。

一萬貢獻點很多,但她也並非舍不下。

她不主動攀附,倒是讓陸長灃多看了她一眼,這份通透確實讓人覺得舒服。

這時候丁菀和焦山焦海悠悠轉醒。

裴夕禾解釋了一番前因後果,冇有細說自己如何和林昭周旋打鬥的。

三人連連道謝,裴夕禾笑了笑。

“師兄師姐不必多介懷,但我剛剛給師兄師姐服用的丹藥有八品清心丸和八品護體丹,得算靈石的。”

她聲音輕緩卻清晰流暢,聽著讓人覺得極為舒服。

“一人三千五百靈石。”

丁菀和焦山焦海並不覺得驚奇,畢竟出任務前他們就打聽清楚了,這裴師妹能力強,但不會讓彆人占她便宜。

一枚靈石都要算得清楚明白。

斤斤計較的名聲就是這樣來的。

但此刻大難不死,被救回來的興奮和感激,他們哪裡會在乎這個?

薑明珠倒是有些新奇,真的冇想討好他們呢,冇有在他們麵前樹個無私善良的形象。

陸長灃也是驚訝地眸色微動。

這樣的女修,倒是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