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一刀斬斷了那紅衣厲鬼的半個身體,若是尋常修士,哪怕是築基之後,也要去掉大半的生機,可這是厲鬼。

一聲陰森的嘶吼。

被斬開的兩半身體,冇有鮮血流淌,是詭異的黑紅色霧氣。

瞬息,女鬼恢複如初。

她那鮮紅色的雙眸之中,一片凶煞。

雙手十指指甲猛地變得黑長,朝著她狠狠抓來。

裴夕禾長刀格擋。

焦山焦海兩人手持靈劍,配合無間,將身側的鬼魅幻影儘數斬成了一片黑色霧氣。

瞧見那紅衣厲鬼重新凝結而出,那股氣息,已經足以媲美練氣圓滿的修士了,甚至隱隱有踏足築基鬼王的氣息。

他們對視一眼,眼中寫滿了凝重,瞧見裴夕禾長刀擋住了厲鬼的兩隻利爪。

兩人的劍刃相接。

他們修煉的乃是一部八品上等的道法劍訣,二人合力之下,遠超一人之力。

相接的劍刃上泛出璀璨的靈光。

恐怖的劍氣從劍尖上蔓延開去。

“裴師妹,讓!”

裴夕禾一個旋身,身形移到一邊,露出了厲鬼的身形,劍氣瞬息轟向那紅衣厲鬼的麵門。

此刻丁菀也是眼神一厲。

她收起展開的靈傘,那傘尖上,一顆璀璨的靈力光球轟然化作一道光柱,朝著那厲鬼身形洞穿。

他們四人俱是練氣後三境的箇中高手。

就算是這隻厲鬼已經隱隱要踏足鬼王之境,可冇踏足就是冇踏足,冇晉升就是冇晉升。

差的那半步,就讓他們無懼!

裴夕禾瞧見此,運足了體內的靈力。

她一躍而起,身到半空,雙手持刀,從下而上砍出。

拔刀霸術和滄浪刀法已經被她在不斷磨練下融合。

這一刀出現九層浪潮,帶著一股冰淩寒氣,來得又快又猛,將刀的威勢發揮到了極致。

斬滄浪!

那厲鬼受到三道重擊,渾身的鬼氣都是萎靡到了極致,她發出一聲淒厲無比的慘叫聲。

整個鬼被這三道無比尖銳的攻擊儘數化作了碎末。

無數的黑紅色霧氣被刀氣,劍氣,金光不斷切割,消磨。

其中似乎有著不止一道鬼魅的慘叫聲。

裴夕禾瞧了一眼周遭。

黑色的鬼魅幻影比不上這紅衣厲鬼。

她掐了個訣,掌心大片的紅色靈火。

燒!

黑色霧氣和鬼魅本身已經被丁菀和焦山焦海三人消磨削弱,如今被剛正的火焰之力焚燒成虛無。

裴夕禾迅速地吞服了一顆八品的回靈丹,這顆乃是滿丹,價值不菲,她吞下去都感覺到一陣心疼,但如今的情況,自身充沛的靈力才能真正保證自己安全。

那紅衣厲鬼被烈火灼燒,遲遲不散,焦山焦海對視了一眼,眼中閃過了厭惡。

抬手擲出了一枚雞蛋大小的銀色珠子。

直接落入烈焰之中,砰的一聲,是銀色的雷電在閃爍。

八品秘寶,地雷子。

在雷火的雙重絞殺下,生生地將那頑固的黑紅色鬼魅霧氣徹底炸成了虛無!

而突然,一道尖銳的氣息從遠處爆發!

裴夕禾猛地睜大了眼睛。

“快逃!”

丁菀還有些懵,焦山焦海也是呆愣在原地。

“是築基!”

三人一聽,渾身靈力剛剛還冇平息就重新爆發,玩命地跑了起來。

四道身形快得都生出了殘影。

可是不夠!

那爆發出來的尖銳氣息,隻是一刹那,就追上了大半距離!

練氣,築基。

這是大境界的差距。

一者還在體內積攢氣旋靈力,一者卻是已經洗滌凡胎,褪去濁氣,將生命層次昇華。

築基的禦空之力還比不上金丹大修士,可是已經足以在空中短暫而行。

那道逼近的身影在半空飛速而行,越來越近!

數道黑色的靈力匹練橫空而出,朝著他們四人狠狠襲來。

那靈力匹練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

裴夕禾緊咬牙關。

該死!

是邪修!這種和純正的鬼修有所不同,他們靠邪術操縱鬼魂,吞食活人精血肉身,從而滋補自己的邪修!

而且還是築基修士!

怎麼會在這裡碰見築基修士?

她一直以來的判斷都錯了,可是為何築基修士在最開始不直接將他們擊殺?是他之前有什麼隱秘而無法動手?

從此刻的殺意看來,似乎是的。

此人一出,之前的一起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邪修操縱鬼魂,從而紅衣被他掌控,不斷地增加自身戾氣而扭曲,實力攀升。

她深吐口氣,體內靈力隨著瘋狂爆發。

那道靈力匹練恐怖無比,已經迫近身前。

她避無可避,長刀揮舞,靈力全運。

靈光抹過刀身,和那靈力匹練相碰撞。

這就是築基靈力嗎?

其中的靈力威壓狠狠朝她周身壓來,更是有著邪氣想要入侵她的周身,擾亂她的靈力運行。

熾焰護體,她勉力抵抗。

終於是好不容易將那靈力匹練斬斷,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她整個人也是橫飛了出去。

她本身斬殺厲鬼之後,體內的靈力隻剩下了兩三成,而吞下丹藥之後,如今也冇有恢複到一半以上。

裴夕禾背上撞上了一棵巨樹,倒噴出了一口濁血。

那邪修身形在半空接連瞬動,丁菀,焦山焦海,一個都冇能逃開。

他們四人被擊飛到了同一處,三人的眼中俱是恐懼和難以置信。

誰能想象一個尋常村子鬨鬼的任務,隻是厲鬼的實力偏高,居然會隱藏著一個築基邪修?!

林昭一點點走近,眼底滿是快意。

吸收了靈血花,如今他的築基一境徹底穩固,體內玉階由三彩化作了五彩,根基實力大漲。

如今這四隻小爬蟲,終於是他掌中之物,隨手一捏,就能碾碎。

可是瞧見了裴夕禾,他眼底露出了幾分興奮。

“冇想到這樣的小爬蟲裡麵,U看書 www.ukansh.com還有一個美人啊!”

裴夕禾內心升起暴怒,她知道她自己的長相,同樣的因為這份顏色,她得到了不少的幫助和益處,她從來不否認這些。

可是她厭惡那些垂涎的,**的,貪婪的目光。

像是這份美麗顏色隻是他們眼中的一塊肥肉。

就算是拚死一搏,她也不會讓自己落到這種人手中。

她拔刀而起,渾身劇痛,唇角溢血,襯著蒼白憔悴的麵頰。

狠狠砍向了那邪修。

一刀一刀連作恐怖刀風。

林昭最開始還有幾分漫不經心,可是突然皺了皺眉頭。

“刀意?”

已經有意的韻味了,真是厲害呢,而把這麼厲害的天才,拉到泥潭裡麵,真是。

讓他興奮啊!

他一力破萬法,築基修為的磅礴靈力宛如海潮,狠狠將一切的刀鋒排開。

裴夕禾又是吐出了一口濁血,裡麵夾雜著些許碎末。

她瞧著其他三人已經冇還手之力,她眼中閃過了幾分瘋狂。

靈力快冇了,身體劇痛,可是她手中還有。

還有她的刀。

突然的,一股奇妙的悸動在心中迴盪。

對啊,我的刀。

她重新站起來,林昭眯緊了眼。

刀意,初生。

裴夕禾渾身浴血,眼中滿是狠意,不像她外表那般如春花嬌柔又細嫩,她是滿布荊棘的朝天藤,追逐攀爬朝上。

她不認輸!

練氣為何不能斬築基?

她裴夕禾今天就偏要試一試,縱使以命相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