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的話,看上去莽撞,可是實際思考下來,可行性倒是最大的。

他們如今暴露再厲鬼麵前,他們在明,厲鬼在暗,失去了先機。

而若是坐以待斃,那絕對會產生最大的危險,不如以攻代守,主動尋找厲鬼出擊,探尋厲鬼增多的真相。

他們僅僅是外門弟子,不似內門弟子那般被賜下了護身寶物,甚至危難之刻,可以得到師長護持,他們必須步步小心,走最安全的一條路。

丁菀點了點頭。

“師妹,我聽你的。”

焦山焦海本身也不蠢,稍微一動腦袋就想明白了裴夕禾的用意。

他們剛剛被裴夕禾的驚人刀氣所懾,已經明白了裴夕禾即便是在練氣十二境的這一境界也是算得上頂尖的戰力。

在觀察家家戶戶門扉上的符文和柳樹,審問這戶人家上都表現出了極高的洞察力和冷靜的特質。

這讓他們不由得對她多出了幾分信任和依賴。

“全聽裴師妹的。”

他們二人朝著裴夕禾拱了拱手。

裴夕禾揚起唇。

“大家都是互相照應,如今麵對厲鬼,唯有我們齊心協力,才能克敵製勝。”

其實她的心裡有個更大的猜想。

這些鬼魅的出現一個接一個。

不尋常,太不尋常,厲鬼報仇之後怨氣消退,實力會有所下降,不會如此一直增長。

背後,恐怕有著黑手,在掌控這一切。

但此時暫可不提。

她想丁菀和焦山焦海也應當覺察到了這一層,隻是彼此內心各有揣測,心口不宣。

裴夕禾掌心翻出了一方玉色的小輪盤。

她好歹也是個練氣十二境,在崑崙外門摸爬滾打十幾年,如今也不是無物傍身了。

八品靈寶,尋方輪。

她指尖的靈光一閃,右手食指一動,空中驟然被她抽出了幾分稀薄得不可見的鬼氣。

尋方輪,以氣尋物,百裡之內,皆可捕捉。

那鬼氣被她引動注入了尋方輪之中。

小小的白玉羅盤其中的金指針一下子滴溜溜地轉了起來。

她揚唇:“師兄師姐,咱們走吧。”

丁菀盯了那一對夫婦一眼,哼了一聲。

“我在這裡佈置了陣盤,可以護持你們,你們就呆在屋內,不準走動,否則大羅神仙都救不了找死的人。”

兩夫妻誠惶誠恐,小孩也是被爹孃的情緒感染,重新變得驚慌失措起來。

裴夕禾看了看,並不動作。

“裴師妹,咱們走。”

丁菀扭頭,和裴夕禾,焦山焦海站在一塊。

他們四人的身影驟然朝著指針所指的方向射去。

………………

一個詭異的山洞裡麵。

高高的石台上,有著黑紅色的血液在其中流動。

一朵黑紫色的花朵正含著花苞搖曳。

它像是紮根在石台之中,莖稈也是暗紫色,其上有著細密的黑紅色紋路,就像是被這血液所染上的一般。

一個身影出現在洞穴之中。

他是個男子身形,一身暗紫色的袍,鬆鬆垮垮地搭在身上,胸口處露出大片的肌膚,上麵有著血色的紋路,詭異又陰沉。

而她的脖頸上,有著兩個宛如圖騰一般的刺青,細細看去,是兩個古文字。

鬼門。

林昭瞧著這朵含苞欲放的花,眼中閃過了灼熱的興奮之色。

“快了,快了,我的寶貝。”

待到這朵靈血花開了,這七品上等的靈物,得到其中含有的血煞之氣和鬼厲凶氣相助。

自己就能一步圓滿自己因為強行築基留下的根基隱患,從三彩,升到四彩,甚至是五彩。

皆是,他纔是可望金丹!

待到他手中的寶貝厲鬼不斷增強,將這一個村子的人全部吞吃,他就能徹徹底底穩固築基初期的修為!

那三個修士,哼,若非他因為強行突破,有傷在身,否則他便是自己出手,將他們全部殺了,餵給自己的寶貝厲鬼。

一道紅衣身影出現在他的身前。

那是一個紅衣女子,仔細看上去五官普通,但還算嬌俏,可雙目之中卻隻有一片猩紅。

還要多謝那個姓韓的修士呢,有了他的精血和魂魄供養,自己的這隻難得一見的紅衣陰年陰時的厲鬼才能如此快地突破到如今境界,隻差一步便是成為鬼王!

他唇角帶笑。

看向那朵花苞,癡迷又瘋狂,扭曲又陰暗。

可是突然,他的眉宇一皺。

“他們找來了?”

他們怎麼敢!?

陰沉著一張臉,他哈哈地笑出來,眼底滿是陰翳。

“那就都去死!”

林昭一揮手,那紅衣厲鬼隨他心意而動。

“殺了他們!”

厲鬼遁形而去。

他皺著眉頭,如今他根基受損,雖為築基一境,可真的論及戰力,其實差了真實境界一線。

這些人,可真是該死啊!

………………

裴夕禾和三人穿梭在林間,越來越逼近,尋方輪的靈光閃爍得越來越強烈。

她猛地感覺到了一股陰寒之氣。

“來了!”

裴夕禾的身形猛地暴掠而去。

渾身一層火焰靈光閃爍。

《灼陽功》修煉者,大成者周身沐浴火焰絢爛,有如一輪灼陽,護體極強!

烈焰的灼熱將那想要侵入體內的陰寒驅散。

她手中春澗融已經握在了手中。

裴夕禾姿容雖帶了幾分青澀的稚嫩,但已經是極盛極美,冷著俏臉,那顏色極濃稠,宛如灼人雙眸的冬雪薔薇。

丁菀渾身輝光灑落,她手握一柄靈傘,靈傘張開,漫天的金色輝光而落,每一縷都是銳利不可擋的金之尖銳!

焦山焦海兩人各自手持一柄靈劍,他們兄弟同心,同修一部劍訣,威力極大。

一道紅衣翩然而落。

她的身後數十道鬼魅幻影,瘋狂嘶吼,一刹那之間,無數的怨鬼魑魅,化作了漫天的蝙蝠而來。

嗜血,陰森,宛如將此處的天都遮蓋了一般。

紅衣女鬼陰森地冷笑著,宛如讓人的心都顫了顫。

裴夕禾眉宇之中滿是寒霜。

她眸色一刹那迷惘又是瞬間堅定。

“鬼魅迷心!”

她的聲音驚醒了三人,他們無比忌憚地看向那女鬼。

這是厲鬼的手段。

迷惑人心,宛如深陷牢籠之中。

裴夕禾深吸一口氣,雙手持刀,刀刃上泛出紅金色的雙色光芒。

火焰,金銳。

漫天蝙蝠撲了過來,她渾身烈焰靈力灼燒得蝙蝠發出恐怖的嘶吼和慘叫。

裴夕禾一道斬出,巨大的刀光混著烈焰向蝙蝠最多的地方斬去。

而那紅衣厲鬼猛地貼近了她。

裴夕禾雙眸一縮,卻冇有慌了陣腳。

她長刀橫擋,擋下來厲鬼的鬼爪。

紅衣厲鬼宛如瘋狂的殺戮機器,不會累,不會痛。

每一爪都出得宛如雷霆迅猛。

而裴夕禾每一刀同樣犀利又尖銳。

將每一爪擋了回去,同樣斬在了厲鬼身上數刀。

神通熾焰支撐著她的護體火靈,同樣加持了她的長刀。

她長刀猛烈的攻勢似乎一下子輕緩了起來。

就像是。

春日素手,輕拂春花,一刹,折枝!

一刀快似雷霆,柔中生剛,狠狠斬掉了那紅衣厲鬼的半個身子。

折春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