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一道斬散了三道厲鬼。

他們幽深無比的魂體被斬散之後又緩緩凝聚,但顏色變得淺了許多。

焦山焦海瞧見裴夕禾的那一刀,眼中閃過了異色和驚訝。

這一刀,其威力已經算得上練氣大圓滿了,他們知曉裴師妹已經修煉到了練氣十二境,可是如今就到了後期嗎?

裴夕禾放眼望去,七道鬼影。

三道被斬散,一道溜進了丁菀那處,焦山焦海應對著三道。

那三道鬼魅化身從霧氣之中凝出,實力也有所下降。

但他們悍不畏死,口中發出驚人的嘶吼聲,又是朝著裴夕禾糾纏而來。

裴夕禾右腳猛地一踏地麵。

她右手持刀,回身飛旋,刀尖在身周劃出了一個圓。

刀尖上一點墨藍色。

光圈一丈有餘,散發著寒氣。

《冰清法》

她揮刀而動,眼中帶著幾分冰靈力獨有的清冷霜氣。

密密麻麻的刀氣被她揮出,編製成了一張刀氣大網。

焦海應對著厲鬼的襲擊,瞧見了裴夕禾此刻的情況。

眼中不由得又是生出了幾分驚色。

“裴師妹這是,要領悟刀意了吧。”

焦山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彆廢話,把這些鬼魂全部擊散!”

用兵者即是道修。

而最開始的大道便是兵之大道。

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閒棍塑棒,鞭鐧錘抓。

隨著武器的流傳,兵之大道才分衍出如劍之道,刀之道,槍之道。

而其中更是分化出了不同層次。

氣,勢,意,心,道。

如今裴夕禾刀氣揮使如意,掌控自如,刀勢霸道不可擋,卻兼具靈妙之氣,已到圓滿之境。

她確實已經是半步刀意的層次了。

而意,往往築基以上,已經感悟天地,洗滌凡胎的修士纔會領悟的。

裴夕禾如今能達到半步刀意,她在刀這一道上,可謂天賦異稟。

她身姿宛如遊龍驚鴻,手中一柄唐刀七分攻,三分守,開合之間,那冰之靈環瞬息擴張而去。

就算是鬼魂,也是被那寒冰之氣所滯緩。

冰清法,玄冰環!

本來猶如霧氣的軀殼被寒冰凍結。

裴夕禾刀刃上的金芒頓閃。

銳不可當,金羅之力。

一道劈開,橫掃而去。

《**玄刀》共有六招,她的練習日日不間斷,這六刀已經是圓潤如意,融會貫通。

一刀斬出,卻是分化出了六道重疊的刀影,往六個詭奇的角度狠狠劈去。

乾乾淨淨的殺意,帶著獨屬於刀的凶煞。

折春枝。

沐秋雨。

含朱丹。

鬆朝露。

冬雪融。

旋**。

這《**玄刀》之中的六刀僅在瞬息之間,又融合為一道刀光。

爆發出了驚人的氣浪。

直接將那三道厲鬼徹底斬成了虛無!

她呼吸微重,卻並不感覺到吃力。

如今她的境界已經是十二境的後期,靈力充沛,這一番激烈的碰撞下來,其實也隻用了三四成的靈力。

而焦山焦海兩人一個十一境一個十二境,就算是要護著那一對夫婦不被撕咬蠶食,也足以應對三道厲鬼幻影。

這時候丁菀解決了那一道厲鬼幻影,從堂屋裡出來,身後兩個小孩緊緊拽著她的衣角,她右手持著長劍,俏臉微寒。

焦山手中的靈劍靈力迸濺,八品上等的靈劍散發驚人的劍氣,將厲鬼撕裂開去,焦海手持一柄小刀,驟然離手,帶著銳氣,直接命中厲鬼胸口。

飛刀猛地漲大,狠狠地將厲鬼釘在了牆上,刀柄散發瑩瑩金光,也是將身前的厲鬼徹底釘滅。

“看來這些厲鬼是徹底發現我們了。”

丁菀皺著眉頭。

裴夕禾點了點頭。

“我們熬煉皮肉骨血,修士寶體可是要比凡人滋補上千萬倍。這些厲鬼怎麼會不心動?”

她右手將春澗融收回刀鞘之中,摸過儲物袋,將之收了回去。

裴夕禾從儲物袋裡摸了幾顆靈珠,吸收之後,化作碎屑粉塵散去。

是藥三分毒,有些丹藥可以起到輔助修煉的作用,像是聚氣丹,但會沉澱下幾分雜質在體中。

入了品級的丹藥分為瑕丹和滿丹,滿丹纔是毫無雜質的丹藥,無比珍貴,而瑕丹都含有一定丹毒。

而像是辟穀丹和潤脈丹這類的小丹藥,所采用的藥材就三四昧,煉化得乾淨,卻不會有這些擔心。

而她之前吞服丹藥所積累的丹毒,在練氣十境十一境十二境這樣的時刻,已經通過熬煉皮肉筋骨,經絡血液,排出了九成多。

隻需要到築基之時,褪去凡胎,就是一場徹頭徹底的脫胎換骨。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足以褪去所有丹毒。

最開始服用這些含著雜質的丹藥也是無奈之舉。

若是不服用丹藥輔助,她三靈根如今頂多十一境,而那些丹藥也是她一個個任務掙回來的。

任務得來的貢獻點,用靈石和丹藥輔助,從而提升境界,再慢慢打磨自身靈力根基和實力,接下更高星級的任務,這是她給自己設計的良性循環。

如今十二境,她修習三功法,一身靈力精純,根基穩固,掌握道法刀術,戰力不俗, www.ukanshu.com皆是得益於此循環。

而如今她十二境後期隻待徹底圓滿,她也開始戒除瑕丹,以待築基。

丁菀和焦山焦海兩兄弟也是各自回覆著靈力。

裴夕禾垂下眼眸,瞧了眼那一對夫妻,兩個孩子感知到了環境安全,又鬆開了丁菀的衣角,到了自己最熟悉的父母身邊。

一家四口抱在一起哭泣。

裴夕禾當真討厭這一村的人,但是。

稚子無辜。

如今這門也是被他們所破開,若是他們當真因此被厲鬼殘害,他們也擔不起這份因果。

丁菀皺著眉頭,緊緊抿著唇。

“便宜你們了。”

她站了出來,從自己的儲物袋裡麵摸出了一個陣盤。

這是陣法師所築的陣盤,哪怕是九品,也是價格不菲,足以抵擋練氣後三境許久。

丁菀手一揚,將陣盤拋到上空,幾顆靈石飛射出去,陣盤在半空接受靈石,散發出了盈盈的靈光,金色靈光將整個屋子都罩了進去。

焦山感激地向丁菀道謝,丁菀揚揚手。

說起來破開門的是焦山,若是承擔因果自然是他更多。

裴夕禾也是放下了心裡的顧慮。

她冷靜下來,如今的她,麵對困境已經不會再裹足不前,內心膽怯,她如今十六歲,已經明白了任何境地下,束手待斃纔是最蠢的做法。

唯有做了,才能改變什麼。

“我們,主動出擊吧。”

她眼中有著幽芒乍現。

既然厲鬼想要吃了他們,就要承擔被他們斬滅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