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幽靈般的身形逐漸凝實,化做了個女子,但隱隱綽綽看不清楚麵貌,麵上有著繚繞的紫霧。

她的心中也是怒火滔天,他們為了震退大宗師,付出了多少代價才讓逍遙遊境界的邪種出現在此地。

以此計謀換取宗師內心的忌憚,留給他們喘息之機和計劃施展的空間。

之後更是特地派遣了功法不俗的沈通來此地鎮守祭壇。

如今卻因為一女修的橫空插手不得不及時止損。

那沈通身上種著邪妄城的暗種禁忌,在其身死的一刻便是將他生前的所見所聞儘數傳回。

那女修著實可恨可惱!

血色衣服的中年男修混濁的眼中帶著血絲,除卻怒火還有疑惑。

“怎麼可能呢,那一處的海域我使用傳送陣去摧毀,哪怕短短幾個呼吸我都覺得五臟都要被擠壓出來,沈通那老鬼也是功法特殊才能存活。”

“那女修氣息不過化神初期,怎麼能有如此利害的肉身,竟能直下到那裡。”

女子氣息陰沉,眸中暗色似狂風暴湧。

“她都能跨兩個小境界叫沈通毫無還手之力死於她刀下,倒也能理解。”

天才嘛。

她眼中凶色閃動,她最喜歡扼殺的就是尚未成長起來的天才,不過剛剛成就初聞道便能跨境殺敵,待到其境界更高,會不會更加恐怖?

陣營不同,立場不同,那她怎麼可能容許她成大氣候?

幾分殺意一閃而過。

“她既然已經殺了沈通,那也就沾染上了那暗種禁錮的一縷氣息,待到我們這裡穩定下來,勢必要叫她付出代價。”

血衣男子點了點頭,眸中的血絲越來越多,從小到大,由少變多。

渾身散發的氣味帶著一股腐臭,又像是殺戮沾身的厲鬼,擇人而噬。

……

裴夕禾一路上圓塔第七層,推開門,圓形的大廳內一張大桌位於中心,沿邊共計八把交椅,冇有主次之分。

七位尊上境的修者已經安坐,留下了一把交椅便是留給裴夕禾這新到來此地的化神。

這七位修者分彆來崑崙一脈,元宗,蓬萊,妖族,天魔和道門,以及一位天海明氏的化神後期。

崑崙那位化神也是老牌強者,如今的境界在化神後期,瞧得裴夕禾一身年輕的生命氣息,隻覺得內心一聲歎然。

一代新人勝舊人啊,這一輩的修者們或是應了天地大劫的出現,資質一個強過一個。

她麵容卻突然波動了一下,因為此女此刻拿出的那一枚宗師令牌正是上一元刀一脈。

而隨著前些年趙晗峰怒劈李家仙峰,攪得風雲激盪,他們這些內情人自然知曉是為了他的一個小徒兒。

那小徒弟還是從他們崑崙而去的。

似乎年歲不足一個甲子,如今居然就踏足化神,成了她眼中也不得不慎重的大修士。

這崑崙尊上道號為慶雲,此刻隻覺得內心感覺很是複雜,本是想先行示好,知曉其真實身份之後卻有些無言以對。

而其他宗門勢力的化神尊上對此事也有些瞭解,瞧得那慶雲尊上沉默,一時之間心思各異。

唯有那來自妖族的化神,跟腳乃是禽鳥一族“青玉玄雀”,有那麼一絲青鳥之血,性情向來耿直豪邁。

她青色的衣袖晃盪,麵容帶了些妖族的妖媚精緻。

“道友好,本尊來自妖域,道號青桐。”

裴夕禾隨即回道:“青桐道友好,本尊道號扶曦,天道扶疏,自見陽曦。”

青桐撇了撇嘴,道:“你們人族道號還真講究,本尊便是喜歡棲息於青桐樹上,所以取了這個道號。”

裴夕禾揚唇微笑,並未言說。

青桐其實並不似麵上看著的大大咧咧,在裴夕禾一出現在眼前,她就感覺到了一股壓迫感。

並非是修為,而是血脈上的上位壓製。

此女雖為人修,可體內必定懷有某種不俗的妖族血脈,而且必定是禽屬。

莫非是人族中那些氣運所鐘,天賜血脈者?

是鳳凰?玄鳥?亦或是其他。

瞧得裴夕禾不應聲,她也就淡了套話的想法。

而隨著她的破冰,其餘的修士也逐一問好。

“道友好,本尊是天魔暝煞。”

“本尊乃元宗震浩。”

“本尊是蓬萊長老,道號太音。”那一位紅裙女子麵如春花,恍然如神仙妃子般,帶著一股叫人親近的氣息。

“本尊是明氏朔雪,道友好。”

朔雪尊上態度極好,麵容柔和,她是明琳琅的先輩,真名為明宋湘,知曉裴夕禾同自家少主向來交好,隻是不想資質如此驚人,已經成了化神的大修士。

真是後生可畏。

而崑崙的慶雲尊上含著幾分複雜思緒道:“扶曦道友好,本尊乃崑崙慶雲。”

裴夕禾如今對崑崙已無怨念,她頷首回禮,一一道好,直到來到了最後一尊化神修者。

那男修冷哼一聲。

“本尊就不用再介紹了吧,想不到短短時日你就突破到了化神。”

這道門的化神修者便是當日爭奪明玄道樹果實的那道門長光。

還真是冤家路窄。

雖然當初並非裴夕禾出手對付他,而是應付那化神豹子妖,可她同薑明珠一夥,也遭了這長光的記恨。

他徒弟勉強靠著丹藥續命,這女修卻靠著明玄道果一躍成為化神大修,他如何甘心?如何服氣?

縱是當時她以元嬰圓滿同化神妖修爭鬥著實厲害,可在他眼中也是動用了些取巧之術,如今晉升為化神初期,自己卻也有進入化神後期的趨勢,自可壓她一頭。

裴夕禾臉上的笑意收斂,不曾搭理此人,隻眼中露出了幾分肅色來。

“此番來此本尊是想同諸位商議我在那深海之中所得線索。”

青桐率先出言:“你去那深海了,我們先前一直以陣法檢測其中異動,近日發覺有波震從深處傳來,是你所為?”

裴夕禾點了點頭,而那道門的長光卻是眉宇一厲,帶了幾分咄咄逼人的態勢。

“道友未免太不顧大局,我等化神鎮守此處不出手便是以免出現化神邪物來,你卻莽撞太過,若是叫戰況惡化,你該當何罪!”

此言一出,便是其他修士也是麵色複雜,帶了些不讚同。

畢竟出現化神境邪物,他們的損傷將會難以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