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穀淵底周圍迷霧籠罩,連裴夕禾的種魔念力都無法窺探一二,正是天地之間種種神秘的體現,無法真正知曉形成的原因。

狐狸鬆開雙爪,那寶鏡便是自發的浮動到了他的頭頂,隨著他心念轉動,光滑無缺的鏡麵上發出了柔和光澤落到四人一狐身上,叫他們能在這迷霧中不迷失。

裴夕禾頓時發現自己的念力在鏡光的加持下已然能夠觀測起周遭的狀況來,雖說也受到壓製,卻讓其輕鬆了不少。

剛剛初入穀淵之底,為以防萬一狐狸催發了不少法力以鏡光開辟通途來,而他們入內後那些周遭的霧氣又緩緩挪動流轉,將身後開辟出的道路籠罩。

此地濃鬱霧氣形成乃是天生,與周遭的五氣流轉方式,地脈綿延規則密不可分,若要時刻以寶鏡掃除霧氣,對赫連九城的法力消耗太大了些,加之那更容易暴露自身的位置,被潛藏在暗處的未知存在給盯上,在明不利,不如處暗中。

他們朝著羅盤之中所顯示的那一處領域已經相當接近了。

薑明珠蓮步輕移,她明眸閃爍,走到了一株葉片繁茂,呈淡綠色的大樹麵前,這樹是一片植被中最為挺拔的一棵,因為此地靈氣充盈,叫其帶著蓬勃向上的生機活力。

她伸出了右手,食指指尖泛出清徹又晶瑩的青色靈力。

那青色靈力凝就成一個特殊的符文,裴夕禾眼眸閃過幾分神采,此符文並非是人族文字,而她卻也識得。

最初的裴夕禾見識一般,可自擁有金烏傳承之後便罕有她所不知之物。

加之身為神烏,可通萬物之語,她看出了這符文乃是自然精怪一脈所傳,想來薑明珠可憑藉此術法獲取木植所知資訊。

此木雖未生出真實的靈智蛻變化妖,可如樹輪可記載悠悠歲月,萬物都有記憶,要知道附近最近的動靜還是可行的。

薑明珠停留了片刻,指尖的符文便散落為青輝落於其樹表,滋養其精氣,恍然間其葉片隨風摩挲晃動,更加添蒼翠喜人之意。

她收回手,眉眼微垂,便道:“這一片區域最近有一尊化神妖修前來過,身邊還攜著一妖族小輩。”

其語調輕緩,卻能叫人覺察到一股淩厲來。

明玄道樹的果實對於化神修者也能起到一定作用,但不及對於初聞到的金丹元嬰裨益之大。

那妖修攜族中小輩前來,所圖為何?

若是他們的目的相沖突,薑明珠可絕不會拱手相讓。

不過這棵大樹反饋給她的資訊中,由於霧氣太濃,叫那化神妖修無比忌憚,便未曾深入,想來道樹如今應當還安好。

裴夕禾問道:“是何跟腳?”

薑明珠的眉宇間神色尚算得輕鬆,對著其回道:“那化神妖修以人身行走,隻見身形魁梧,修為不淺,當為中期,不清楚跟腳,不過所帶著一隻金丹妖虎。”

在裴夕禾和薑明珠眼中都未曾將那金丹境的妖虎放入眼中,隻思慮著那化神妖修的存在,境界是化神中期,那便冇什麼需要忌憚的了。

饒是妖族肉身體魄之力天生便要比人族強上數倍,可他們一行人中有一尊化神中期,一尊化神後期,真要對上,這妖修毫無勝算。

他們繼續前行,以寶鏡之光庇佑自身,無懼那翻滾著的濃霧。

被珍寶閣勾勒出來的範圍在逐漸地縮小,直到到達一處,裴夕禾猛地感覺到了身周的靈氣稀薄了起來,薑明珠生為九寸木靈根,靈氣感應力出色,亦覺察到了周遭的變化。

凡所異樣,必藏玄機。

明玄道樹的生長,開花,結果,均需要大量的靈氣,所以它朝著這靈氣薈萃的穀淵深處挪動方位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同時它所處的地方也必定靈氣稀薄。

四人一狐均是意識到了這一點,眼中露出了喜色來,如此看來此番他們所尋求之物,便在身前了。

霧氣濃重,念力受壓,所能探測到的景象有限,狐狸頓時手持寶鏡一躍而起,一道通明的光柱橫掃去,眼前的黃白色霧氣便如同炙熱烈陽下的雪霜,自發潰散無形。

這明玄道樹終於是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極大,粗略一望那樹乾怕是十人都無法合抱圍住,極高,樹身高恐五十尺以上,枝葉繁茂,往上延伸的樹枝極為勁挺,而往下些則盤虯臥龍,來往交錯纏繞。

濃厚的黃白霧氣被光柱所驅散,但還殘留有薄薄的煙塵,陽光折射傾灑,七彩光流轉,有一種朦朧似紗之感。

裴夕禾放眼細看,那枝條上的葉片鬱鬱蔥蔥,呈現扇形,肥厚潤澤,蒼翠欲滴,她眸子墨金銳利,頓時透過了遮掩,隻窺內裡。

她含笑道:“甚好,足有四顆道樹果實。”

每人隻能服用一枚果實,若是服下第二枚反倒容易叫領悟的道生出迷障來,畢竟天底下不勞而獲的事情少之又少,也切忌貪多。

裴夕禾同薑明珠各自服用一枚,剩下的兩枚自然是歸薑明珠所有,若是再轉手賣出,這一顆果實便能將其之前所有的付出儘數彌補回來。

不過薑家坐擁礦脈,想來薑明珠也不會在意那些靈石損耗,會將餘下的兩枚果實帶回薑家寶庫,賜予有天賦的族中弟子。

薑雪纓渾身浮動起一層輕盈若紗衣的藍光,朝著薑明珠說道:“少主,且由我前去察看吧。”

得了其應允,頓時掠過半空,往那果實所在而去。

正當她身入那層層疊疊的葉片之中的時候,驟然有著破空暴鳴之聲響起,快得幾乎不可見,連裴夕禾都隻能窺得一道殘影,直到雙眸凝聚墨金輝光這纔看清。

是一道藤鞭!

那纖細的暗青色的藤蔓之前宛如潛伏的蛇一般盤旋於枝乾上,依附於著明玄道樹,氣息隱匿在其下,叫人完全察覺不出它的存在。

而此刻在覺察到陌生氣息靠近的時候便猛地暴起,所揮打出的力道足以叫尋常元嬰的肉身化作血沫!

藤鞭上碧綠濃鬱至極近乎墨色,除卻力道還帶著一股磅礴的妖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