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舟之上的四人一狐都處在靜修之中,修煉之人無歲月可言,五六日的功夫僅僅一眨眼便過去。

裴夕禾和狐狸的修為也是徹底恢複,她一身的氣息圓滿臻純,恢複的那一刻體內法力隱隱勃發,有朝著化神境而去的趨勢。

但裴夕禾身負的傳承精深又博大,靈,魔,妖,三道的底蘊俱是深厚無比,凡人界有句話形容得極為貼切“欲接王冠,必承其重”。

麵對初聞道到揚天下的這道坎,她自烈陽小世界重生之後第一次感覺到了瓶頸的存在。

無他,裴夕禾的魂魄之中蘊養無窮的神烏魂力,元嬰又因為種種神奇而伴生法相雛形。

同為不凡存在,若要真正將兩者合二為一,實現上下中丹田的循環貫通,於絳宮之中融彙生就璀璨元神,她要麵臨的艱難比常人突破多上百倍。

這道樹果實的機緣,還真是她的及時雨,此番真要多謝薑明珠才行。

待到靈舟速度減緩,然後停頓下來,四人一狐均從修煉之中甦醒過來。

薑明珠從蒲團上站起身,右手掐了個驅使這艘靈舟的法決手印,頓時靈舟周圍的那層白光消散而去,舟身卻在風浪之中依舊平穩。

此刻裴夕禾站起身來,身處高空靈舟,朝著下方的地域看去,此處便是天穀淵了。

入目的山川綿延萬裡,窺不見儘頭,其間有著白色和淡黃色交雜的霧氣覆蓋在地表,密密麻麻。宛如另外一片雲海霧浪,可隱約瞧見蒼鬱的翠色。

許是這迷霧具備幻力,叫諸多修士止步,並未被如何攫取山林間生出的靈物,裴夕禾體內的天靈根微微震顫,能感覺到此地所蘊養的靈氣充裕,若能不懼那迷霧,定是一處極好的修煉之所。

她同薑明珠對視,微微點頭。

四人一狐頓時踏空而行,薑明珠素手微揚,那巨大的靈舟短短幾個呼吸間便是翻轉縮小,成了其手掌心的一道玲瓏小物,被其握拳收束。

隨薑明珠前來的兩尊修者一人修為為化神中期,喚作薑長胤,道號慧真。另外一女修修為乃化神後期,名為薑雪纓,道號寒元。

他們二人對視一眼對著薑明珠道:“少主,且讓我二人先行探查一番。”

薑明珠乃是返祖的薑帝臻血,即便此刻她隱而不發,兩人都能從自己的血脈中感知到一股誠服,言語之間有著對於其的尊重之意,卻也不顯卑微,自有化神修者的傲氣。

薑明珠頷首,麵帶淡笑,說道:“勞煩二位尊上,多加小心,也勿打草驚蛇。”

二人點頭,隨即身形從原地隱去,化作了暗影一般,飛速地落入他們下方的叢林之中。

裴夕禾同薑明珠並未移動方位,施展手段遮蓋自身的氣息,以防被暗處的修士窺伺探查到。

狐狸站在她的肩頭,氣息一同隱去。

這時候裴夕禾再仔細地觀看下方的天穀淵,眸子中浮現起幾分墨金色的燦爛華光,可破妄尋真,頓時穿透那雲霧的阻隔,窺見了一道深不見底的崖淵。

想來這天穀淵便由此得名。

薑明珠的眸此刻也轉化為了碧綠之色,瞳孔內有著符文旋轉,也是施展了妙法,她微抿唇。

“我們正要入那淵中。”

“不錯,那淵乃是整處地脈的核心所在,周遭的靈氣都會潛移默化地朝其靠攏,想來那道樹生不出靈智也有生靈的本能,會自發移轉而去。”

裴夕禾眼中的墨金光輝散去,已將此地的隱晦窺穿了七七八八。

而薑長胤和薑雪纓身為化神,來去速度如雷似風,已然翩然迴歸。

薑長胤上前一步道:“少主,那天穀淵的淵底是霧氣的來源,也是靈脈的彙總之處,遮蔽之力太強,我們未曾前去,而周遭都已經審視清楚,並未發現情報中的化神蹤跡。”

那情況就不太妙了啊。

不在其他地域,那三尊化神便極有可能已入淵底,若是被其發覺明玄道樹的蹤跡,摘走果子,就等同白來一場,薑明珠耗費的四百萬上品靈石,一路上的心力,都白費。

“我們立即進入,如此就要仰仗這位狐狸道友的寶鏡了。”

赫連九城站在裴夕禾的肩頭點了點腦袋,恢複修為之後他便從裴夕禾處借來了一縷火種,淬鍊出四道靈材同還有裂縫的寶鏡一同煆燒。

太陽真火為上古十大神火之一,至陽,至剛,至烈,在此過程中沾染其氣息,他的寶鏡因此具備了驅散陰邪,光明浩大的特性。

他早就盤算好了,比起金甲麒麟,那邪修他更不會放過,這種特性最為剋製其一身汙穢之力,可生奇效。

而眼前也因為這份特質的加持,對迷霧更是得心應手,他已經粗略感應過一番霧氣中蘊含的神秘力量,不是他寶鏡的對手。

四人一狐便是徑直飛向那穀淵所在之處。

狐狸的身前頓時出現了一麵鏡來,他以雙爪持著,往裡灌注法力。

那麵鏡呈圓形,整體泛著黃綠的潤光,在邊緣的鏡框鑲嵌著三顆不同顏色也不甚規則的晶石,在法力的輸入下,閃爍赤,黃,青的三色輝光,中心鏡麵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符文,驟然射出一道純白色的光柱,所過之處,迷霧儘數被驅散消退而去。

薑明珠心底暗道果然是法器之力,利害極了,能得這法器壓身,想來這隻狐狸的來頭也不小,薑雪纓和薑長胤在舟上同她秘法傳音過,他們都瞧不穿這隻狐狸的修為,隻怕在二人之上。

誰能想到一行人中,裴夕禾身邊一隻小狐有這般的實力呢?

迷霧既開,前路暢通無阻,所有的景象儘數呈現了出。

未曾察覺到危機隱藏,薑明珠拿出羅盤,催使起來,射出一道淡藍色的光線,他們身形一掠,朝著穀淵之中對應所在而去。

裴夕禾的念力也嘗試蔓延出去,卻發覺未曾被狐狸以寶鏡之力驅散的迷霧籠罩之處,念力都如同泥牛入海般。

如此看來他們隻能參照珍寶閣提供的範圍,將其中的地域逐一踏行,才能確定明玄道樹的最終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