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多年終於返迴天虛神州同師傅師兄相見,裴夕禾心中感觸萬分。

她驟然想起在那時光大陣中曾見到的景象,不由得握緊了拳心,眼眸中閃現一道寒冽如冬雪的決意來,卻如流星一現,不曾叫對麵的木晚和薑明珠看見。

薑明珠唉了一聲,麵色帶了些複雜。

“我還當我這些年修為進境如有神助,修到元嬰初期已經值得自傲的了。”

“你倒是這些年就冇冒過頭,冇聲冇息就修煉到了就快化神的境界,真是叫我不知道說甚麼纔好。”

饒是她也是被打擊了一下,當初最早見到裴夕禾的時候,兩人都還是小姑孃的年歲,自己可是要遠遠勝於她。

之後宗門大比上卻輸給其神通,又見她順勢結成金丹,誅殺仇敵,之後依舊奪下大比的優勝。

如今多年下來,薑明珠也已然摸到了自己的道,越到境界高深處,進境就會越快,也還遜她一籌,實在是不由得感歎道。

但薑明珠如今心性已然徹底定性,她心如磐石,逐仙之路,不改其誌,那些詫然也不過是一縷吹過的磐岩的清風,最後化作了對其的敬佩。

修者天賦再強,也需要無數的打磨,同樣資質絕頂的薑明珠清楚這個道理,裴夕禾這些年恐怕得了了諸多的閱曆和磨練,否則如何有這一身匹配的修為。

而她同樣深信自己的不凡,修行如栽芽養木,早期或有不及,可終有一日會迎光拔長,參天而起。

裴夕禾聽見了她的感慨,卻也注意到了木晚那眼中剛剛掩下的黯然。

她對著薑明珠道:“我確實一番機緣和凶險加身,修為纔會進境如此之快,你不也厲害,我自剛剛見你便能覺察到你體內蘊養的那股氣息。”

“是當初的那葫蘆吧。”

薑明珠頷首,姿態大方瀟灑。

“正是我的本命之物,此乃是薑家的家傳之寶,傳聞乃是上古十大靈脈之一葫蘆藤上結出的葫蘆,其實我也不甚清楚,但孕育有非凡的生命之力。”

裴夕禾內心想到,傳承之中記載在上古之時有著十大頂尖靈脈,乃是先天之氣蘊養而生,分彆為黃中李,葫蘆藤,人蔘果,蟠桃,仙杏,扶桑,月桂,芭蕉,菩提,苦竹。

這葫蘆藤全名喚作七彩葫蘆藤,傳聞上有紫金,紫白,紫青,紫黃,紫綠,紫黑紫紅七個葫蘆,但裴夕禾還記得當日所見到的那個葫蘆乃是青灰色。

若真是這等至寶,隻怕是時間歲月的流逝,神性精粹儘數消磨,由紫變灰。

可如今薑明珠同其相契,成了可與其主一同成長的本命之物,將以時日,功參造化,她又恰是純木靈根,主生生不息,或許當真有一日可重返真靈之態。

薑明珠的潛力不可估量。

而這葫蘆的具體訊息再問下去就冒昧了,裴夕禾不語。

薑明珠和她對視相笑,接著道:“此番我薑家將有兩位化神尊上同我前行,你如今且在城中等候三日,訊息一出,我自來尋你。”

兩尊化神,裴夕禾心底幾番思索,薑明珠的用意已經被她琢磨清楚,笑容更誠摯了些。

“那自是好的。”

薑明珠取出一道木牌交予裴夕禾手中。

“此乃我的木令,是通天藤的葉片所化,若有要事可靠此物同我聯絡。”

禮尚往來,彼此坦誠,裴夕禾同樣拿出了一道存儲著自己氣息的傳訊符遞給薑明珠,後者收好便是起身。

“如此我便先告辭了。”

“也多謝木掌事的一番招待。”

木晚起身送客,含笑道:“薑真君客氣,你委托珍寶閣的事閣中必竭力為你辦好,如今我便不一路相送了。”

薑明珠點頭淡笑,隨即離去。

木晚剛剛重新坐回椅上,就將裴夕禾笑意盈盈地看著自己。

她不禁笑道:“你這般看著姐姐做什麼?”

裴夕禾眨了眨眼睛:“姐姐不妨猜猜我給你帶了什麼禮物,此番我可不是空手而來的。”

珍寶閣的木掌事早就有過一番閱曆,練得一副玲瓏心思,可瞧著麵前姝色燦爛的姑娘,還是軟了心腸。

自裴夕禾小時木晚便已和她結識,見她一點點靠著自己的倔勁成長,這心中忽然生出了一點感慨來,像是自己昨日還護著的一株小芽,今日就突地成了遮陽大木來。

剛剛裴夕禾同薑明珠交談,她亦是心中感慨萬千,既驕傲於其如今的厲害,又不免生出點黯然心思來,她的修煉到築基圓滿已然絕了,或許再過個百年多便會壽元耗儘。

隻盼當初她的這小妹妹能一直如朝陽般燦爛。

她柔聲道:“你送姐姐的東西,姐姐都會喜歡。”

裴夕禾眯眼笑著,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物。

她攤開了掌心,那是一枚拳頭大小的藍白色果實,表麵帶了點粗糙的之感,可以瞧見鱗片般的凸起,彼此之間卻相互連接形成了奇妙的花紋。

這正是當初裴夕禾在仙刹的鮫人境中購下那生於深海的五品靈物,清髓。

木晚不識得此靈藥,畢竟其已經在天虛神州滅絕多年,便是最適合其誕生的無儘海都未曾有過訊息傳出。

她解釋道:“這靈果喚作清髓,由海髓之力所化,對於初聞道以下的修者能提昇天賦。我記得姐姐靈根中正有水靈根,服下此果便可洗滌肉身,排除體內丹毒,提高水行天賦。”

“屆時靜修一段時日,如再加上培金丹相助,便有八成把握讓姐姐修成金丹修士,”

雖然是未曾感悟道蘊,靠著丹藥之力強行晉升的金丹初期修士,修為增長再也無望,可也能將三百年壽數提高到八百年。

木晚的眼眶微紅,聲音都帶了點顫音,她瞭解裴夕禾,也知曉其心意,不曾推脫,隻餘心底的感動。

“姐姐,姐姐真的是要多謝你了。”

裴夕禾輕聲說道:“我一切都記得的。”

記得從小到大木晚給予她的照拂和提點,記得進入神隱境之時那詳儘的準備安排。

那些年的一點一滴,一樁一件,她都在心裡記得。

……

薑明珠於雍城中客棧的廂房內靜坐,她瞧向自己掌心的葫蘆。

青灰色的濛濛輝光,泛著神秘又古樸的氣韻,其實她是真的不知道這是否是傳言中的七彩葫蘆藤上結出的葫蘆,可其蘊含無窮變化,給她指出了道的方向,卻是真的。

如逢花開,如瞻歲新。

薄言情悟,悠悠天鈞。

薑明珠透過窗望向天際,如悟得天地自然道,生生不息,她一直追尋的登仙路階便能掃開全部雲霧,清楚坦白地呈現眼前。

那道樹果實,她勢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