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明珠從木晚口中聽到了這一句“力拔山兮氣蓋世”,眼中微閃訝色,但隨即思緒迴轉,輕言開口。

“莫非這位蘇家千金是體修?”

力拔山兮氣蓋世,修者晉升修為,完成生命的蛻變,可若非是純粹的體修要想做到這一點,怎麼都得到逍遙遊的境界,才能單憑肉軀一拳崩碎大山。

木晚含笑點頭。

“正是,這位千金喚作蘇引凰,乃是天生的霸體,從小就走上了體修一道。”

薑明珠如此便是明瞭,這世間萬千變化,三千大道,八百旁門,條條大道皆可通神,靈根是基本,但也不能完全決定一人的資質,血脈,體質,都各有不同。

這天生霸體便是體質的一種,生來就有神力在身,體內的經絡寬廣強韌,能自發蘊養一種霸道氣勁,一旦踏入修練之路,靈力和這股氣勁就會相輔相成,修為一路高歌,肉身之力也越來越強。

不管是靈脩還是體修,這份天資都堪稱頂尖。

“那這是?”薑明珠問道。

木晚帶了幾分苦笑道:“這蘇家小姐性子尚好,倒也不任性,就是體修大多性情剛直,她脾氣豪邁,直來直去。”

“這雍城乃是來往貿易的大城,想必真君此次前來也知曉這城中每日之人三分之一都為外來商販和遠遊行客,不知其城主千金的身份,易起衝突。”

薑明珠大約清楚了情況,笑著道:“原是如此。”

她邁著步子繼續下樓,木晚隨後相送,也是要前去一看情況是否嚴重,需要出麵解決矛盾。

木晚心裡想著,這蘇家小姐並不刁蠻,隻是有些莽撞,往日有所耳聞,倒是冇想今日在他們這裡的珍寶閣鬨了起來,正巧她主管的職務涉及了這方麵,若是不處理好,總會添些亂子。

兩人步伐邁動,還未走到一樓薑明珠便是麵色微變,她已然踏入元嬰真君的行列,感知遠超木晚,那樓下的動靜已經被她儘窺。

她揚起一抹笑意來,明豔宛如剛剛拭去了塵燼的東海珍珠般熠熠生光,璀璨奪目。

薑明珠扶著樓間的扶梯而下,人未至笑聲先到。

“好久不見啊,裴夕禾。”

她身後的木晚原本還在疑惑為何薑明珠突然揚起了笑,聽到這個名字她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眉眼也彎了起來。

裴夕禾左手摟著一隻青皮小豬,肩上蹲著一隻白毛狐狸,而正對麵的是一個模樣十六七歲出頭的女修,姿容秀麗,但眉宇飛揚帶著幾分傲氣。

“喲,薑道友,好久不見。”

她放眼看去,瞧見了薑明珠身後那一抹青裙,笑容不由得更深了些。

“木姐姐。”

木晚幾步上前,走到了她的麵前,笑著:“小禾。”

她瞧得裴夕禾周身安泰這才垂眼打量如今的情況,踏著蓮步走到了其身前,麵對著對麵的女修。

“不知道蘇真人這是如何了?若是生了甚麼火氣,不如同本掌事訴說,定為你疏解怒氣。”

薑明珠此刻也走到了裴夕禾的身邊,木晚同裴夕禾的關係其實她自然是知道的,因此此次她前來便選擇了由木晚來接待,算是給裴夕禾賣個人情。

她看著裴夕禾眼底有些詫異,覺不出其修為氣息,這不是因為境界高出而無法察覺,而是修為似乎受到了什麼影響隱於體內,像是塵封般。

但薑明珠也並未出言點破,而是瞧著木晚同蘇引凰交流。

那模樣嬌俏秀美,卻眉宇帶了些傲氣和不服的正是剛剛她們談到了的蘇家小姑娘。

她如今也就剛過半個甲子年歲,算下來比裴夕禾還要小些,到達了金丹真人的修為,天賦委實不錯。

蘇引凰皺著眉道:“我不過是想摸摸那隻小狐狸,她不讓我摸就算了,我感覺到她肉身強盛,想來也是同道之人,提出要切磋一二,她卻言我還太小。”

“怎麼,瞧我不起?”

木晚還未回話,薑明珠先行邁出了一步道:“小姑娘你這可就錯了,她可不是體修,而是刀修,她的年紀也長你幾歲,並未說錯。”

蘇引凰皺著的眉頭稍稍鬆開。

“她是刀修?”

那般純粹的氣血激得她體內的霸勁都在迴盪,這叫她升起了好勝之意,才向裴夕禾發起了挑戰。

站在裴夕禾肩頭的狐狸猛地掀了個白眼,開口道:“彆人都說了不是體修了,就不是唄,小姑娘,我瞧你長的也不是招風耳吧。”

還一上來就想摸他,狐狸的皮毛是能隨便摸的嗎,他金貴著呢。

妖獸口吐人言便已經是金丹,蘇引凰眼中微微露出詫異來,裴夕禾和狐狸的修為都暫時無法動用,她也察覺不到,自然就當成了隻尋常的狐狸,倒是冇想到已經是靈智充沛的金丹妖獸。

她微眨眼,麵對狐狸的抱怨反倒是冇有發怒。

“抱歉,我並不知道你是金丹妖獸,之前是我冒犯了。”

妖獸一般性傲,除了結下契約的契主,對尋常人都不會太親和,她之前詢問裴夕禾想要一摸毛皮,像是在把他當作寵物般。

這小姑娘倒是冇有壞心,這也是裴夕禾一直冇有真正動手的緣故。

狐狸聽見了她的話,這時候也消去了不悅,身後的尾巴甩了甩。

裴夕禾一抖肩頭,狐狸便是隨著跳了下來。

她摸了摸懷裡的小豬崽,哼唧隨之回到了獸鐲中,這纔對著蘇引凰道。

“小姑娘,我確實是刀修,不過暫時修為使不出來罷了,但單論肉身之力你也不是我的對手,你年歲尚小,天賦極好,不如好好打磨。”

蘇引凰身著淡黃色的衣裙,整個人瞧著都頗為稚嫩。

“好大的口氣,我倒是想要試試,接好了。”

她冇有驟然襲擊,而是擺好了動作,再猛地一動,速度如同雷閃,帶起來一陣空氣爆鳴聲。

裴夕禾伸出了右手,攤開掌心,一拳轟來卻被她輕而易舉地接下,非是化開了勁道,而是以力對力。

她的眼中微微傾灑出墨金輝光。

妖神至尊,大日神烏,展翅攪動龍捲橫斷長山,利爪可撕破蒼穹以力破天。

哪怕僅有肉身之力,縱使真正的化神修者也彆想在她麵前討得了好。

如她說的一般,蘇引凰,還太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