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真眼裡閃爍著寒光,聯絡自己這些時日的調查,一切都聯通了。

長光之前歸家的訊息唯有自己和顧家有所得知,顧家因長光得到自己幫扶纔有今日,怎麼可能泄露其蹤跡?

他一番探查,發覺那顧家小輩顧北辰魂魄有些許的異常,卻無法弄清楚發生了什麼。

如今再見到了裴夕禾先是施展灼熱無比的金色真火,宛如焚天煮海般的威勢,雖然同那日破開自己施加在長光身上的護體神光的力量有所差彆,但已經叫他生疑。

再加上之後裴夕禾奪取夏朔一部分的魂魄,所來作何?他執掌人族刑法之事多年,自然知道有著一些修者掌握著搜魂之術。

一下子,冥真就將一切關聯起來了,好大膽的女修,帝昭城中宗師鎮壓,也敢行凶,當真是蔑視人族威嚴!

但見其做事謹慎周密,如不是那一刹那的不對勁,失去了元銅牌的感應,叫他們側目,薛青又接著施展占卜之術慘遭反噬,誰能料到一個元嬰修者竟將他們一眾宗師耍得團團轉?!

明顯她已經覺察到了自己同其他宗師的注目,卻依舊行事果決,遮掩隻是一時,出了空間落到他們手上便會冇有任何秘密可言。

所以此女主動出手,謀取自己所求之物,哪怕暴露出了更多的細節。

若非其身份和立場,冥真都會對其生出幾分欣賞,如今卻隻有提防和殺意。

隻怕是此女仍有謀劃暗手,所以他才叫滄山佈下陣法,提防一切!

以滄山為中心,磅礴又似乎無窮的陣紋隨著蔓延開去,融入這片天地之中,頓時原本無所不在的靈氣開始枯竭,空間開始凝固。

冥真,孔辭鏡,薛青,天夏等人隨之出手,助力此陣成形。

對付一區區元嬰小輩就施展出這般恐怖的天極陣法,幾乎可以稱得上殺雞用牛刀。

可若是冥真所言非虛,他大乘境界全力護持下的護體神光都能被一股神秘恐怖的力量焚燒成虛無,這女修身上所藏著的秘密絕對不小。

更有薛青占卜時的慘狀叫他們知曉此女命格之貴,氣運之盛。

絕不可給她留下一絲可以逢凶化吉的機會!

這天極大陣“封天絕地”就極為合適,無一人提出反對之語。

待到陣法已成,滄山收束陣印。

“諸位,如今我們便靜等吧。”

孔辭鏡秀美的麵上閃過深思,又化作了一片沉靜。

不顧暴露的危險參與人族的大比,偽裝身份,汲汲營營,擊殺長光,想來是因為其一雙法眼之下無物可遮掩。

此次大比提前開始眾人議論紛紛,有不少的傳言,都在揣測是出於什麼目的。

但隻有他們這些大乘境界的修者纔有資格得知,確實是天柱現世出現了征兆,如此想來,九成把握是外來之人!

起因,目的,經過,都被貫穿成了一條完整的線。

在場的各位宗師都是心智不俗之輩,眼底或早或晚都有類似的神色閃過。

炙熱又剋製,隱秘又勢在必得。

仙刹無法飛昇,他們想要嘗試突破為羽化仙,從外界之人身上瞭解更多,另尋法門,是唯一的機會!

機會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怎麼可能不去抓住?

……

客棧洞府之內,一隻白毛狐狸正慵懶地躺在搖椅上,他微微側著身子,身後的尾巴有一會兒冇一會兒的甩動著。

赫連九城不看好贏緋奪下前三,卻對裴夕禾有信心,這一路相伴下來,他多看到的是她在越境作戰,畢竟這仙刹中的危機太層出不窮。

狐狸對她的實力可是心裡清楚得很,催發起自己的妖神血脈,連見長生的法力都可一指焚滅。

這場大比最高不過觸及化神門檻,可她早就能做到橫掃同境無敵,冠絕當代。

可突然,他渾身炸毛,猛地從搖椅上翻身而起,身後恍惚間出現了九尾虛影,瘋狂地催動其神通。

天狐至尊,可迷惑天意,他雖年幼力弱,可也不可輕。

麵對那道力量的來回搜尋,赫連九城心底生出了不好的念頭,待到那力量消去,他也未曾撤去神通,持續消耗著法力,果然幾息之後,那力量乍然捲土重來,瘋狂搜尋,直到確定了依舊冇有任何的異常,這才完全散去。

狐狸的心底暗罵了一句:“真是個陰貨。”

不太妙的預感湧上心間,裴夕禾的洞府被大乘境宗師搜尋了,這是極其冒犯修者**的舉動,也就是九成的可能,她暴露了。

他心底暗自歎了一聲,兩隻狐狸耳朵耷拉下來貼在頭上,錯失了尋得天柱的良機啊。

但安全最重要。

赫連九城,裴夕禾,贏緋兩人一狐在之前就交換過念力凝物,可以交換訊息,裴夕禾身處大比空間,存在隔閡,無法傳送,贏緋正在煉丹場,隻怕被那些宗師順藤摸瓜很快就會暴露。

需得速速通知她,催動之前佈下的大陣陣印逃離此地,往那蓮城地脈中躲藏個幾年再謀其他。

他催發識海中贏緋的念力凝物,將訊息傳送了過去。

如今呆在洞府中,他有兩個選擇,一是立刻催發陣印遁離此地,而是留待裴夕禾歸來,助她一臂之力。

畢竟裴夕禾雖然身懷種種神通不凡,可依舊隻是元嬰境,真對上一群大乘修者,安危難說,自己雖也才合體,可終究比裴夕禾更強幾分。

他最後還是心裡道,算了,終究相伴一路,還是留此等她,見機行事。

如此這番捨出去,不信以後這女修還能不對狐狸好,以她的氣運必能逢凶化吉,自己都為她捨生忘死了,以後沾點光不也是應該的?

他身形於原地化作陣陣白光隱去,悄無聲息地接近那大比空間所在的方位,在一處隱蔽之地顯出天狐真身,狐眸閃爍著白金色的光焰,透過層層遮攔看去。

這一看他便是麵色大變。

該死的,這些宗師怎麼這般謹慎,對付個元嬰修者居然使出了這般連尋常宗師都能輕鬆鎮壓的絕天封地大陣?!

他識得此陣,是為天極巔峰,封鎖天地。

赫連九城細細掐算一番,比較陣法差距,再推衍計算,這才得出,若在這大陣範圍內,裴夕禾催動識海陣印之後,隻怕會被延遲三息的時間才能成功傳送離去。

這三息雖短,可對大乘修者而言,擒下裴夕禾,廢去她所有的反抗之力,連一個呼吸都不用!

補昨天的更應該要晚一點,我先出去吃晚飯了,晚上再碼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