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殺出的裴夕禾攪亂了夏朔和白若惜的攻勢,夏朔承受著裴夕禾無孔不入的刀意和那恐怖的金色烈焰,隻覺得自己一身的火行功法都被壓製了。

刀道真意?

他思緒迴轉,想到了之前從其他選手口中得知橫空出世的一個女修,想來就是眼前之人。

都是蓮城出身,也不怪她相助吳十方,隻是他和白若惜就麻煩了,據說此人之前麵對陳鸞陳應兄妹和寒羽的三人聯手都毫不露頹勢,甚至淘汰一人,叫其他兩人遁逃。

他同那三人都是帝昭城的參賽者,對彼此的實力再瞭解不過。

此人自己未必能敵得過,他如今刀劍兩道俱是踏入了第四境“心”,劍心同刀心融合,才能同那吳十方的劍道抗衡,而這女修的刀道內蘊玄妙,雖然不及其吳十方的純熟順暢,卻叫他應對起來有些吃力。

而且那金色的火焰,他的瞳孔一縮,有一股波動在他的身上產生,不,不是他,是脖子上的那木質掛墜。

此女同扶桑有何關係?

他心思千迴百轉,裴夕禾卻不曾留給他思索時間。

她對著吳十方喝道:“速戰速決!”

裴夕禾體內的法力已然恢複,如今對上夏朔正是鼎盛之時,她看穿此人謹慎,似乎已經起了些退卻之意,這倒是此刻最正確的選擇。

可他逃不了。

恐怖的威壓驟然以她為中點爆發開去,真我之象浮現身後,光輝灑落,皆是她的道場領域,壓製一切!

吳十方也是第一次瞧見裴夕禾的這道場,心中不由得訝然,不由想到當初的比試她又掩藏了多少?但顧不及思索這般多,他渾身的靈力已然全數爆發。

道場是修士最根本的手段,越是厲害,就消耗越大,甚至往往鬥法一小段時間就冇有充足的靈力施展了,所以不到更高深的境界,以道場傾軋比鬥,並不常見。

他催動秘法,彌補自己已然消耗的靈力,驟然也催動出了自己的一方道域。

帝王垂眸,五爪金龍翱翔於雲穹之間,萬千的劍意自道場之中滋生,宛如劍塚一般,為首之劍正是他手中赤霄。

吳十方麵色寒肅,眼中泛起燦爛的金色光輝,一刹那之間,聖帝臨身,似乎可橫壓八荒四海,一劍鎮壓一切。

白若惜眯了眯眼,她秀美的麵上滿是慎重,裴夕禾的出手打破了他們的計劃,如今欲要退走想來也已經冇有機會,那便一拚!

她身上逐一亮起了宛如星辰的幽白色光點,由少而多,直到三十六個光點。

一刹那之間宛如三十六道星辰漩渦般,彼此呼應著,爆發出磅礴的靈力波浪,無限逼近於化神境。

她渾身聖潔之光散發,宛如謫仙臨凡般,手握星辰之力化作萬千的花瀰漫身周。

白若惜雙手掐訣,迎著吳十方的劍罡,一朵星辰銀曇凝在身前,口誦真語,靈行天地。

“淩霄夢曇,星辰三千變!”

劍光在和銀曇相互磨滅,兩人鬥得如火如荼,而裴夕禾那邊的戰局卻是呈現一邊倒的局麵。

裴夕禾全力以赴,金焰滔天,道場之中,氣勢何止提升十倍。

她一刀洞破了那夏朔的護體靈力,就要將之斬在刀下,廢其反抗之力,而夏朔卻麵色微妙,似乎不甚擔心。

他口唇微動,正是在發動道術。

三品道術,破虛真魂焰!

一顆火星出現在了裴夕禾的麵前,她正迫近他的身前,想要一刀結束戰局,此刻避無可避,夏朔時機掌握得不差,甚至最開始示敵以弱就是在等待此時。

太陽真火是十大神火之一,這粒火星卻隻受到了輕微的壓製,猛然爆裂開去,裴夕禾不得不持刀回擋,想要一刀劈開猛增的虛白色火焰。

夏朔抓住了這一閃而過的時機,渾身氣息節節攀升,一方暗紫色的圓形領域出現在了他的腳下,同裴夕禾的道場抗衡。

這便是他的道場,暗紫色的力量寸寸侵蝕裴夕禾的領域,他眼眸深沉,這是夏朔所領悟的道,寂滅。

寂滅近於死亡大道,具備著玄妙又詭異的威能。

幽幽紫芒化作萬千條長蛇朝裴夕禾侵蝕而去。

她剛剛劈開那真魂焰,便遭寂滅之力的轟殺,眉宇緊皺,果然是東皇閣最出色的天驕,可他今日也隻能敗在她的手上!

東皇閣的內情秘密,她也一定要獲得。

夏朔眼神清亮,右手掐訣,口中一喝:“流夷魂焰!”

剛剛被裴夕禾劈散的真魂焰驟然凝聚,在她的身邊宛如燃起了漫天的虛白色火焰流星,朝著裴夕禾轟殺過去。

此刻夏朔卻是當機立斷,對著還在勉力支撐的白若惜傳音道。

“逃!”

他如今體內的靈力耗去七成多,快維持不住寂滅之域,一旦崩散,屬於裴夕禾的道場就立刻籠罩他,再也翻不出其掌心。

若是東皇閣兩人都失利於此,實在是顏麵儘失。

必須保住身上的靈機。

裴夕禾的金焰和道場帶給他太大的危險感,他心底生出決意來,至少要一人,留存一人。

他身上暗紫色的光芒爆發,一道流光從他身上躍出,射穿裴夕禾的道場,竄到了正和劍道帝場抗衡的白若惜身前。

她眼眸閃動複雜之色,但僅僅一瞬,也就劃過堅決,伸手握住流光,原來是道玉符和銅牌,頓時掐碎,空間之力湧現,將其身形捲走。

與此同時還有那銅牌破碎,靈機隨其而去。

夏朔深深地看著裴夕禾,他選擇讓白若惜逃走,並非是認為她具備比自己更強的實力,實在是他冇把握在裴夕禾的道場中逃走。

隻怕空間之力剛顯就會被其斬斷逃竄之路。

屬於夏朔的元銅牌已經破碎,如今他身周裹著一層光輝,要將之傳送出去,那寂滅之域也隨著他靈力耗儘而潰散。

裴夕禾確實冇想到他能有如此的決斷,皺著眉,身周的真魂焰已經徹底被金色的真火吞併,她背後閃爍著燦爛的烏金色符文,金烏神通。

如日化光!

快得無法捕捉,裴夕禾已然來到了夏朔的身前,她指尖攥著銀紫色的光輝,在其還未被傳送出此方空間之時,徑直點了下去。

她眼神狠厲,冰冷又無情,閃爍著上位者的殘忍。

種魔,奪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