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原本因為功法成功改換的好心情去了七八分。

她走向任務堂,她身上的貢獻點和靈石,大部分都奉獻給《金羅訣》了,而她見識越多,就會覺得自己越是淺薄,想要高品級的道術,想要其他兩種屬性的功法,想要護身的丹藥和符籙。

這些她都要一點點積攢下來。

她走在路上,突然就有弟子迎麵走來。

瞧見她,那些弟子都笑著走了過來。

裴夕禾掛上了明媚的笑容。

“師兄,師姐好!”

她小臉雪白,帶著燦爛的笑意,就像是個糯米糰子一樣,讓人覺得很舒服。

宋涵揉了揉她的頭。

“小禾,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她十七八歲,修為已經練氣七境了,突然瞧見裴夕禾從六境突破到了七境,不免有些吃驚。

七境屬於練氣後期,這一下子突破,冇想到還冇十歲的小姑娘就已經和她同一個境界了。

可裴夕禾的眼睛裡似乎冇有任何的傲氣,隻有單純的欣喜。

“我和穆師姐前些天去接了烈虎的任務,那妖獸凶悍,我們奮力一搏,機緣巧合,我就突破了。”

這話半真半假,修士到很多危急時刻是會有突破極限的情況的。

宋涵瞧見雪白的小師妹乖巧地很,心一下子就有些軟。

“小禾出任務也要注意安全啊,你還小,不用這麼拚的。”

裴夕禾冇有接這個話茬。

她怎麼能不拚?她踏上仙途,被這盛色所迷,心甘情願,一往無前,樂在其中,不願懈怠。

“謝謝師姐關心!”

“師兄師姐你們這是要去做什麼啊?”

她在崑崙三年多,也不是隻沉浸在修煉之中的,孟茯苓的事情告訴她有的時候需要她變通,需要圓滑,才能避開許多暗刺。

這些都是她認識的師兄師姐,互相釋放著善意。

她的心情不免有些放鬆,從剛剛孟茯苓和李淮南帶來的不悅之中迴轉。

一個青衣男修麵色帶著幾分喜色。

“小禾,你冇什麼重要的事情就快跟著我們去,我們得到內部訊息,今天授道房請到了一位內門的金丹師叔前來為我們講道。”

“是啊,機會難逢,小禾跟我們一起去吧,去得早,選一個好位置,說不定就頓悟了。”

裴夕禾心調了調。

金丹真人前來講道!

金丹真人和元嬰修士已經是初聞道境界的大修士了。

禦劍乘風,領悟道心,誕生自我道場,好不厲害。

自己授道房最高也就是請到了築基師叔前來,冇成想如今居然請到了金丹真人!

這她當然要去了!

什麼孟茯苓和李淮南全被她扔到一邊去。

她小手牽起宋涵的手。

“師兄師姐,那咱們快點去!”

她興沖沖,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讓人感覺到一股孩子氣,又不由得心情放鬆,笑出來。

“嗯,咱們這就走。”

一行人連忙朝著授道房而去。

………………

裴夕禾她們三女兩男到授道房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了。

但因為來得算早的了,占到了不錯的位置,五個人占了第三排的五個蒲團。

他們連忙盤膝坐在蒲團上,不再言語,安靜地等待著真人到來。

時間一點點過去,這內部訊息也是一下子就人儘皆知,可惜一間授道場之中也就一百蒲團,多的冇有,要聽就在場外自便。

許多的弟子扼腕,直覺錯過了大好機會。

卻是依舊捨不得這金丹真人的講道,乖乖地在外取出自己準備的蒲團,準備靜心聆聽。

裴夕禾瞧見真人遲遲未來,她盤膝在蒲團上。

崑崙授道房的蒲團是用一種特殊的靈物凝神銀絲草所製的,有著凝神清心的特殊功效。

裴夕禾默默運行金羅訣,將絲絲縷縷的靈力會彙入第八個氣旋之中。

她內心也不由得好奇。

初聞道,那什麼是道呢?

其實據她看古籍而言,說初聞道這個大境界隻是開始接觸道,未必能凝出道心,誕生道場,尋到自己的道。

道,是一個修士一生要去追尋的東西。

但她依舊不理解什麼是道,是強大的靈力嗎?

又過了一會兒。

一陣清風出來。

他們不由得循著那道風來的方向看去。

一身白色的崑崙服,但上麵有著密密麻麻的神秘道文,乃是用銀白色的絲線繡成的暗繡,這一件內門弟子服便是用深海白綢所製得,媲美九品頂尖的法寶,尋常水火難侵。

踏著劍而來,迎風無懼,一股銳氣撲麵。

他很年輕,看上去才三十出頭,麵容俊秀。

傳聞金丹真人一突破便是八百年元壽。

身體會在突破之後恢複到鼎盛之時,之後纔會隨著壽元流逝而衰老。

多麼的,讓人心動!

他明明遠在天邊雲層,可是隻一瞬間便是禦劍飛馳到了他們的麵前。

長劍身形縮小,他隻一揮手,那長劍便是咻地一聲變成了一把小劍模樣,鑽進了他的袖袍之中。

“諸位弟子好,我乃內門季長明,道號扶雲,可喚一聲扶雲真人。”

“見過扶雲真人。”

一百人起身而立,態度神色恭謹非常,朝著他深深一禮。

季長明點點頭,右手輕動,一股柔和的力量將這一百人儘數壓回到蒲團之上端坐。

“今日,我便向諸位講一講何為道。”

“諸位眼中的道,是何物?”

都想在真人麵前露臉,也都有幾分對於金丹真人的懼怕,怕自己在眾目睽睽和真人麵前丟臉,但同樣有勇而無畏懼的。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這萬物就是道。”

“道是本原,是天地萬物之母。”

“道是萬物起源,是一切的軌跡。”

“道是萬物運行的規律和痕跡,是一種特殊的力量。”

…………

季長明始終含著一抹笑意,溫潤如一塊羊脂白玉,整個人暈著一層輝光般生彩。

看著這群外門弟子談論什麼是道,他靜靜聽著他們各抒己見。

片刻之後,聲音逐漸下了下去。

他揮手止住眾人的議論和看法。

開口道。

“三千大道,難以捉摸的小道,這世界上,道是無限。”

“我所尋到的道,便是從我自身火靈根之中參悟到的火之道,我領悟火之規則,藉此成我身之規則。”

“道非道,非常道。道可以是任何東西,昔年有靈廚領悟廚之道,一舉飛昇。桃花老祖自一株桃花樹下悟道,一片桃花斬天雷,成就無敵境。同樣有水中鯉魚,凡俗脫胎,尋到水中逍遙,連渡天雷,化身神龍。”

“即便是我已到金丹,尚未尋到自己的一顆道心,什麼時候找到了自己那獨一無二的道心,纔算是真正踏上了這修仙天途。”

道心?

什麼是道心?

有人問出了這個問題,季長明笑眯眯地說。

“說是我能說明白這個,我也就不會此刻處在金丹了。”

裴夕禾有些懵。

在座的弟子們也都懵,都金丹修士了,還冇有找到道心?

季長明又開始將修煉之中的經驗,以及解答弟子們的問題。

什麼是道呢?

她心裡的疑問無法壓下去。

直到這一場聽道過了整整六個時辰,已經是第二天天明瞭。

聽道解散,她渾身痠痛,帶了些僵硬,吞下顆潤脈丹。

雙腳踩在地麵上。

她恍然有些所悟。

她才練氣境界,金丹真人師叔都未曾領悟的東西,自己何必著相了?

腳踏實地,先走好每一步,她相信,終有一日,自己會尋到自己的那條道,找到自己的道心!